围绕提高儿童保育免税额有何争议?

瑞士幼儿日托费用相当高,这也是阻碍膝下有子女的女性在休完产假后重返工作岗位的因素之一。 Keystone/Laurent Gillieron

去年瑞士议会批准了多项措施,以减轻有子女居民的税负。然而反对者对此持批评态度,认为这么做会“便宜了”富裕家庭。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05日 - 09:00
瑞士资讯/urs

税制改革便是今年9月27日瑞士全民公投的议题之一。

公决决的是什么?

End of insertion

本次税改涵盖两个重点:家长送子女进托儿所或第三方保育机构,则子女保育支出每年的免税额度上限,将由目前的1万瑞郎(约合7.27万元人民币)提高至2.5万瑞郎(约合18.2万元人民币)。

此外,有孩子的家庭原本可以每年享受每个孩子6500瑞郎(约合4.73万元人民币)的减税优惠,如今这个额度将提升至1万瑞郎。

据估计,这些措施将导致联邦政府平均每年额外支出3.8亿瑞郎(约合27.64亿元人民币)的税收金额。但政府希望税改能在未来几年产生2500个全职工作岗位。

正反方都怎么说?

End of insertion

反对者认为只有高收入家庭才能从减税提案中获益。这是因为逾四成的瑞士家庭并不缴纳联邦税。在瑞士的三级税制框架下,州与地方行政区有更大自主权,可以设置各自的税率。

令人担心的另一个问题,则是收入降低会导致政府迫于压力而引入削减开支的措施。

税改的支持者称,面对生活成本的增加,很有必要减轻家庭的财务负担,这还可以鼓励父母双方-主要是女性-进入职场赚钱养家,从而解决瑞士熟练劳动力短缺的困境。

议会辩论的争议,主要围绕着减税范围和受益者的界定。

选民为何有权决定?

End of insertion

就2011年启动的政府计划进行过多轮讨论后,议会于去年通过了修订法案,以解决瑞士的熟练劳动力短缺问题。

然而反对者利用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对这一法律改革提出挑战,从而将之诉诸全民公决。

他们集齐了所需签名(在100天内收集到至少5万个公民有效签名),让瑞士选民们通过投票箱来做出最终决定。

正反方都是何许人?

End of insertion

左翼的社会民主党(SP/PS)和绿党(GPS/PES)及中左翼的自由绿党(GLP/PVL)希望废除这次税改,其他主要党派则表示支持。商界对此意见不一,而各工会建议拒绝改革。

尽管财政部担心税收会有所减少,但政府追随议会内部大多数议员的意见,建议对这一改革方案予以批准。

有何政治及社会背景?

End of insertion

近年来,关于如何改善瑞士家庭的生活与工作平衡一直讨论不休,该用哪些措施来让有孩子的人接受有偿工作,同时对保育支出进行减税也属于讨论的一部分。

瑞士政府也希望能解决职场缺少熟练劳动力的难题。

过去十年里,由中右翼和右翼政党提出的儿童补助与保育支出减税的多轮投票都在公投中被选民明确否决。

基督民主党(CVP/PDC)和瑞士人民党(SVP/UDC)曾各自发起过修宪提案,但两党的动议最终都未能赢得选民的支持。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