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瑞士远程医疗的转折点

日内瓦大学医院的早苗·马祖里(Sanae Mazouri)医生(左)。 HUG

新冠肺炎疫情为远程医疗的发展注入了新动力,疫情封锁导致远程问诊数不断上升。虽然患者陆续开始前往线下医院就诊,但是在线医疗已成为标配。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认可在线医疗的优点。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9日 - 09:00
Laure Wagner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近年来,在线预约医疗服务和在线查看检测结果变得越来越普遍。然而,远程问诊却尚未成为主流服务,因为患者和医生都对这种服务模式心存疑虑:我们如何建立融洽的关系? 如何保证数据隐私?又如何保证诊断结果的准确性?

许多问题长期未得到解决。

因祸得福:疫情助推医疗创新

3月以来发生的新冠肺炎危机打破了僵局。OneDoc网站的负责人兼创始人亚瑟·杰曼(Arthur Germain)表示,为了规避传染风险,远程会诊已成为医生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该网站主要提供医生的在线预约服务。

杰曼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想开发一款视频会诊工具,但总感觉医生尚未做好转型准备,因此我们将这个项目暂时搁置。但是新冠肺炎疫情为项目推进注入了强大的动力:我们的开发人员经过一周的紧张工作,搭建了一个加密视频会诊平台。”

在疫情期间,远程会诊需求激增。“在两个月内,需求增长了十倍,”杰曼说。在他的网站上,医生注册数将近2’000,其中500名医生是冲着这项新功能而来的。

日内瓦初创公司“OneDoc”的创始人亚瑟·杰曼(Arthur Germain)。 Laure Wagner

在疫情结束之前,所有注册帐号的医务人员都可以免费使用远程会诊功能。这家位于日内瓦的初创公司希望说服更多的医生加入这个平台,做到比电话会诊更高效,比使用Facetime、Skype和Zoom进行视频会诊更安全。

“如果使用效果不错,那么视频会诊能够帮上大忙,”Teomera健康中心的全科医生和负责人埃里克·贝克(Eric Bec)说,“在危机发生初期,我为患者提供电话问诊,但由于看不见患者,很难给出准确的诊断。于是我首先使用Whatsapp与患者交流,然后使用OneDoc进行患者分诊,从而确定哪些患者可以继续留在家中,哪些患者需要前往健康中心接受诊疗。”

然而也有医生对远程会诊的使用体验颇有微词。“在必要时,我们会采取远程会诊,”科尔纳万医疗和外科中心负责人蒙塞夫·贝拉达(Mouncef Berrada)表示,“但是远程会诊不会成为常态化的诊疗手段。我们无法仅凭患者的描述来进行诊断,还是必须对患者进行身体检查。视频交流难以完全满足诊断要求。”

医疗2.0

在日内瓦大学的诊所中,面对疫情催生出的在线医疗机会,早苗·马祖里(Sanae Mazouri)医生选择主动作为。她在2019年5月启动了HUG @ home项目:利用一个带有聊天功能和音频视频通话系统的平台,让医生与Spitex养老院的照护人员保持联系。

马祖里表示:“我们的目标是鼓励患者住在家中,通过调节急诊病例的入院量,从而节省时间并减少患者二次入院的成本。我们对系统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测试,从日内瓦大学医院出院后在Spitex接受护理的患者参与了此次测试。实验结论十分明确:我们的系统使得90%的患者不用二次入院。”

鉴于研究结果十分积极,她计划从2021年起将服务推广至接受慢性病治疗的患者群体。她还添加了在线问诊服务,所有患者经过分诊后,都可以通过在线问诊来评估他们的医护需求。

疫情加速了这一过程...... “为了更好应对突发卫生事件并避免医院人满为患,我们进行了为期两天的系统升级,为日内瓦市的医生提供名“Docteur @ home”的全新远程医疗系统。自发布以来,该平台已经吸引了900多名日内瓦大学医院的医生和400名左右的日内瓦州医生入驻。

弗里堡医院也在着力发展远程医疗。今年4月,医疗主管罗纳德·冯兰登(Ronald Vonlanthen)提出的项目模式得到了弗里堡州政府的支持:通过一个装有医疗设备的手提箱,医生可以对患者进行远程诊疗。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当前卫生系统的两大风险:一方面,医院可能会人满为患;另一方面,需要在医院对高风险患者进行隔离。“我们可以带着手提箱前往患者家中,为他们现场提供医疗服务,”冯兰登说,“我们会尽量在患者发病前为其提供治疗,从而减少因并发症入院的患者数量。”  

在危机期间,医院派出实习护士作为辅助人员,在远程会诊期间为患者提供现场支持。然而这个宏大的项目需要5万瑞郎的启动资金,而冯兰登仍在寻找愿意致力于长期项目开发的投资人。

新型移动医疗:弗里堡医院的“药箱”。 HFR

过度数字化?

并非所有医务人员都热情拥抱在线医疗。大多数执业医生已经回到诊所岗位上,开始提供线下诊疗服务。

“远程医疗可以让医生了解患者的症状,”日内瓦的全科医生吉尔伯特·盖诺兹(Gilbert Geinoz)说,“但是我认为医患面对面交流是一种更好的诊断方式,有利于得出最合适的治疗方法。”

许多医生、护士和治疗师甚至担心自己的职业前景,抱怨医疗领域的“过度数字化”。“这不符合我的医学理念,” 贝拉达表示,医疗服务应该注重医患之间的沟通交流。

沟通交流在心理健康领域尤其重要。近年来,远程医疗在心理咨询领域的应用取得了一些进展,特别是在美国。日内瓦的精神科医生和心理治疗师皮埃尔-安德烈·马约尔(Pierre-André Mayor)指出:“分析肢体语言对我们的行医过程至关重要。”

“远程心理咨询使我能够在危机期间与患者保持联系,为他们提供治疗服务,但我认为在线工具之所以能派上用场,主要还是因为我之前已经与他们建立了融洽的关系。”

现在谈论新冠肺炎是否会导致传统医疗服务的终结还为时过早。然而亚瑟·杰曼表示,医疗行业的数字化发展是大势所趋。他认为:“医务人员必须顺应新形势,才能满足患者的新预期。”

罗纳德·冯兰登乐观地认为医患接触是医疗服务的内在特质。

他还表示:“新技术和人工智能将改变行医方式,并造就新的医学职业。但是,要想给出准确的诊断,还是需要人做判断,机器将始终无法替代人类的大脑。”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