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蜂群是否意味著摒棄傳統?

swissinfo.ch

瑞士的蜜蜂要面對許多生存威脅。專家提出了一些更注重蜜蜂福祉而非蜂蜜產量的新主意,但這些主意可能不容易被傳統蜂農接受。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約有1.8萬名蜂農和16.5萬個蜂群,其密度達到每平方公里4個蜂群,高過其他歐洲國家。德國的蜂群密度為每平方公里1.9個,法國為2.5個,英國僅為1.3個。瑞士的為2014年數據,其他國家的則為2010年數據。 (來源:Agroscope)

End of insertion

蜜蜂和野蜂完成了80%的植物授粉工作,因此牠們在食品生產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但棲息地的消失、疾病與殺蟲劑都在威脅著這種益蟲的生存。

“蜜蜂比其他任何昆蟲都更能俘獲我們的心靈,使我們從感情上與大自然的奇蹟與奧秘產生連接。” - 托馬斯·西利

End of insertion

多年來一群美國(英)德國生物學家(多語)極力主張,如果蜂農的做法能更貼合野蜂的生活習性(英),那麼蜜蜂就可以更好地自我保護。這方面的最新出版物就是杜賓·席費爾(Torben Schiffer)的《養蜂的演化》(Evolution der Bienenhaltung)。

然而他們的主意不太受瑞士蜂農的歡迎,後者正在呼籲更多證明其功效的科學證據。瑞士蜂農指出,做出對蜜蜂更友好的調整往往成本更高,實施起來不容易或者不現實,還可能令蜂蜜減產。

處理寄生蟲

影響蜜蜂健康的一大挑戰是瓦蟎,一種源於亞洲、外形似螃蟹的蟎蟲。蜂農該怎樣處理這種寄生蟲?

食品科技農業研究所蜜蜂研究中心(Agroscope Bee Reserach Centre,多語)研究員讓-達尼爾·夏里埃(Jean-Daniel Charrière)透露,大多數瑞士蜂農使用甲酸和草酸來控制瓦蟎。但瓦蟎對這些合成物質正在形成抵抗力。

席費爾等生物學家擔心這類替代性化學品都會傷害到蜜蜂。根據德語報紙《弗里堡新聞》(Freiburger Nachrichten,德)的報導,他今年3月在弗里堡州(Fribourg)農業研究所講話時曾把瑞士的養蜂與集約工廠式養殖相比。 “既想利用蜜蜂又想保護蜜蜂,我們無法兩者兼顧,”他說道。他還詳細介紹了自己針對特定物種、不加處理的養蜂方式的想法。

瑞士蜂農組織BienenSchweiz(多語)的會長馬提亞斯·格蒂·利馬赫(Mathias Götti Limacher)表示:“我們非常感謝新的提議。但我們在提出實用建議以前,必須明確這些主意有廣泛的科學依據。”

改良蜂巢

一些科學家主張先行除滅易遭瓦蟎寄生的蜂群,從而淘汰對瓦蟎缺乏抵抗力的蜜蜂,並預防這種蟎蟲大量擴散到其他蜂群。但瑞士並不推薦這種做法。養蜂培訓員伊莎貝爾·班迪(Isabelle Bandi)認為,對所有蜂群採取不加處理的方式過於劇烈,也會威脅到授粉,她的看法是蜂農應該首先改善蜜蜂的生存條件。

有抵抗力的蜜蜂

2019年,一支由瑞士蜂農組成的代表團去威爾斯做實地考察,那裡有數片地區的本土蜂群在與外界隔絕的環境下生存,牠們經歷進化以滿足當地的條件,似乎不容易得病。通過飼養更多這種具有天然抵抗力的蜜蜂,威爾斯蜂農希望能夠扭轉瓦蟎滋生造成的蜂群衰退。

這趟旅行給了瑞士蜂農一些對付寄生蟲的新想法,但瑞士蜂農組織反對進口蜂群,認為養蜂應當適應當地條件。格蒂解釋說:“我們不能僅僅從威爾斯進口蜜蜂,仿效他們的養蜂方式。”

為了降低遭瓦蟎寄生的蜜蜂交叉感染的風險,一些科研人員主張在蜂巢之間留出30至50米的距離。但此做法在瑞士這種蜂群密度高、採用傳統養蜂方式(即蜂巢就近疊放,所有蜂群都沿襲相同飛行路線)的國家很難實現。

班迪這樣安排她的蜂巢:

格蒂認為:“我們的前進目標是養蜂開發的典範,而非背道而馳。”班迪補充說:“在培訓當中,我們必須引入更貼合大自然的養蜂建議。每位蜂農個人想實現的目標則是另外一回事。”

殺蟲劑危害

農業使用的化學品對蜜蜂造成的威脅目前正在通過政治層面來解決。 2019年一個蜂群問題議會小組得以設立,自2013年起瑞士還禁用了3種用於玉米和油菜籽等作物的殺蟲劑。 2014年的蜜蜂健康國家行動計劃增加了一些條款,以減少殺蟲劑對農作物附近的蜂群造成的危害。還有兩項反對使用殺蟲劑的人民動議被提交給政府。一項動議要求禁用一切可以殺死蜜蜂的人造殺蟲劑。另一項名為“全體共享潔淨水”(Clean Water for All)的動議則要求將來只向不使用殺蟲劑的農民發放補貼。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