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杨过和小龙女的瑞士版大结局

爱情果酱 灯不鲁姑

30年前,在伯尔尼大学做保安的皮耶尔.格罗森提前退休,他和妻子玛丽亚决定要去深山里做一对幸福的养蜂人,他说:“我梦想中的人生,终于要开始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10年12月15日 - 14:29

皮耶尔自幼喜欢蜜蜂,觉得它们仿佛是传递大自然奥秘的精灵;而对于玛丽亚而言,最吸引她的是与大自然亲密无间的生活,她想要一座森林中的小木屋,和亲爱的丈夫携隐江湖。




于是,皮耶尔55岁这年,在瑞士西部比尔湖畔,远离尘嚣的深山密林里,夫妇俩建起了小小养蜂场。从那时开始,这个养蜂场就没有工人,只有夫妇两人打理一切,皮耶尔照顾蜜蜂,玛丽亚照顾皮耶尔。在高福利的瑞士,皮耶尔的退休金可以保证他和太太一直过这样的生活。

如今的格罗森夫妇须发皆白,我们拜访这个养蜂场时,两位老人刚过了结婚60周年的纪念日。他们的蓝宝石婚、金婚、钻石婚纪念,都在这片森林里。

和那些追随花季、居无定所的养蜂人不同,格罗森养蜂场从不迁移,30年来驻扎一地,专酿森林蜜——准确说是松树蜜,每年的产蜜量是100公斤。这些蜂蜜也不出售,只用来馈赠朋友,招待客人。

客人大多是学生。原来,皮耶尔在打理养蜂场的同时,还开办了一个小型的蜜蜂博物馆,对所有爱蜜蜂的人免费开放,在互联网上颇有名气。

皮耶尔一人兼任养蜂场老板和员工、博物馆馆长和讲解员的角色,即便如此,他还是建立了一套很规范的管理制度并严格执行:蜂场办公室里贴着工作进度表、蜜蜂健康情况记录、蜂场工作考核记录。蜜蜂博物馆墙上挂着一些记录本,密密麻麻记着参观者的留言。所有人都夸格罗森先生的讲解很出色。老爷子讲起蜜蜂就滔滔不绝,直到空气里飘起老太太在那边屋子里煮咖啡的香味。

“下了两个月的冷雨,天刚放晴你们就来了!”请我们到客厅坐下,玛丽亚微笑着轻轻说。

这个家是典型的瑞士山居风格,有一种纯朴的浪漫。壁炉上镶嵌着鹅卵石的装饰,原木的墙壁上,挂着瑞士传统的牛铃、刺绣、做奶酪的工具、舀奶油甜品的特质木勺等等。

桌上已经摆好上午茶:除了咖啡、茶、自制的细条饼干,还有一瓶……居然是传说中的蜂蜜酒!是玛丽亚自己酿的。倒在杯子里,蜂蜜酒是几乎是无色的,淡淡蜂蜜香味,看着有点儿稠,喝下去却是很清透的感觉,柔顺缠绵又不着痕迹,像是这片森林的代言人。

“这在古代欧洲,可是专供新婚夫妇的酒呢!”陪我们来的当地朋友赞叹。

据说,在中世纪之前,欧洲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习俗:新婚夫妇在家里一个月不外出,新娘制作蜂蜜酒,每天给新郎喝,据说蜜酒可以强壮身体,让新婚夫妇又快又好地造宝宝。这就是“蜜月”的来由——是相爱的两个人呆在家里,天天喝蜜酒。

这么说,格罗森夫妇,天天都在度蜜月!

以前想,杨过和小龙女携隐江湖后会在哪里、做什么……嘿嘿,神雕侠侣的瑞士版大结局,可不就在眼前吗!

灯不鲁姑的推荐

1,去格罗森养蜂场怎么走?只记得,从比尔小城出来,在山里开车近2小时,到一个没手机信号、有马儿拦着要舔车窗地方,下车钻进森林再走一会儿就到了……他们家网站了解详细路线,可与他们电邮联系,还可以在网上参观皮耶尔的蜜蜂博物馆。网址见右侧,电邮:pege@honeyfarm.ch。

2,森林蜜是蜜中珍品,你若去瑞士旅行,别忘了带一瓶回来。它比花蜜的颜色要深很多,质地也厚重很多,味道强烈,有深沉木香和果脯香,浑厚圆润。据说其来源是:松杉等树木有一种寄生蚜虫,采食树干含糖汁液为生,而蜜蜂则采集蚜虫所排出的糖液,酿得此蜜。这个蜜抹面包和兑奶茶都好;含一口慢慢吞下,更能细品它独特的丰富滋味。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