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特殊教育 倾听失聪儿童的心声

A pupil at SEK3

SEK3学校的教育理念是:既为学生适应外面的世界做好准备,又要帮他们建立强大的内心世界。

(Jonas Straumann, Sonos Schweizeriser Hörbehindertenverband)

在瑞士,许多失聪儿童和正常孩子一样去普通学校上学。但瑞士聋哑人联合会(Swiss Federation of the Deaf)表示,很多失聪儿童难以适应这种方式。他们希望学校能更多推行双语教学,对手语和口语给予同样重视。

在这个夏末的多云天,学生们正在苏黎世郊区Wollishofen的Hans Asper (德)外部链接学校教学楼前踢足球。人们可以在瑞士各地的学校里见到同样的场景,但这里有一点不同-有的学生失聪或者重听。

他们就读的是SEK 3 (德)外部链接,一个包含在普通教育机构里的特殊教育中学。

“无论学生重听还是失聪、需不需要手语,都有机会接触听力正常的人和整个青年人文化,跟普通州立学校并无二致,”SEK3联席校长彼得·巴赫曼(Peter Bachman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手语

根据学生听力缺陷的程度,他们或被部分编入普通班级,或就读结合了手语与口语的中学水平双语班。目前共有37名年龄在13-15岁的注册学生。

请观看这段视频以了解双语授课方式:

Isabelle Cicala 失聪者的双语老师

Isabelle Cicala是位失聪的手语老师,她的目标是帮助失聪儿童与成人接受高等教育。 她和一位听力正常的老师一起给失聪儿童上课,以便这些儿童既能学习手语,又能同时学习口语和口语的书面表达形式。 ...

Hans Asper学校还鼓励学生们都学习手语外部链接。SEK3的第三部分,是为家住苏黎世以外地区学生开设的住宿学校。

彼得·巴赫曼和他的学生。

(Jonas Straumann, Sonos)

巴赫曼解释说,这一整套并轨加双语的教学概念令SEK3独树一帜。在瑞士德语区,只有两家提供双语教育的中等教育机构。

主流教学

“一般说来,听力障碍儿童都会就读当地的普通班级,授课只用口语,”瑞士聋哑人联合会(德、法、意)外部链接的玛蒂娜·拉施莱(Martina Raschle)在电邮中写道。

她补充说,这违背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外部链接》,其中第二十四条要求为学习手语和宣传聋人的语言特性提供便利,而瑞士也签署了该公约。

要跟上普通班级,失聪儿童往往都十分吃力,同时还缺乏受过足够训练的手语老师。作为班里唯一的失聪学生,许多都会觉得受到孤立。

联合会也认同科学的看法,即学习手语和口语有助于失聪儿童的语言发展、增加他们的受教育机会。该会希望看到(德)外部链接在瑞士全国推广足够的双语概念。这可能是在每个州开办一所SEK3这样的学校,它将继续贯彻当前对特殊需求教育的融入式教学,但也给失聪学生接触同类孩子的机会,这对他们的身份认同来说很重要,拉施莱表示。

数据

瑞士没有官方的统计数据,但瑞士聋哑人联合会估计,在瑞士800万人口中,约有一万名失聪者,另有60万左右被归为重听人士。

在全世界范围,据估计聋哑人中9%为儿童。大约90%的失聪儿童生长在听力正常人的家庭里。

信息框结尾

拉施莱还补充说,在瑞士周围的几个国家情况也没什么两样。欧洲的唯一例外是斯堪的纳维亚,那里有更多接受双语教育的机会。她指出美国在这方面做的最好。《美国残疾人法案(英)外部链接》确保失聪儿童的融入以及手语教学,那里还有世界上唯一一所专为聋哑与重听人士开办的大学加拉德特大学(英)外部链接

大学挑战

对许多失聪者来说,上大学始终是一项挑战。瑞士仅有两位取得博士学位的失聪人士,其中一位就是任联合会会长的医学博士塔季扬娜·宾格利(Tatjana Binggeli)。深造需要手语翻译的帮助,还要经历许多繁文缛节。“这需要极强的意志力与极高的学术造诣,”拉施莱表示。

这也是巴赫曼的经验。从他的学校毕业的失聪学生很少会继续念文理高中,后者是升入大学的必经之路。大多数失聪学生会选择做学徒工。他解释说,学校的目的是为培养学生应对将来校外的生活,举例来说,参加该校午餐准备工作的,就有希望成为厨师的失聪学生。

那么,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双语教学?巴赫曼说,部分原因即所谓的融入式教学方式。尽管各界态度在慢慢转变,“但有些人仍常有这种感觉,就是手语对口语有害,”他补充道。

特殊需求教育

罗曼·拉内尔(Romain Lanners)是瑞士特殊教育中心(德、法)外部链接负责人,该机构代表各州监督瑞士的教育。

据他透露,近十年来,每个州都草拟了自己的特殊教育需求方针。他在电邮中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评估特殊教育需求时,孩子的福祉永远会被优先考虑。”

教育体系中听力障碍儿童的统计数据目前尚不存在。但就读特教学校的学生总数从2004年的5万人下降至2016年的3.1万人,这证实了从特教学校向融入式教学的转变。

潜力

至于为何极少为听力障碍儿童提供双语教育,拉内尔称,由于缺乏数据,这个问题很难作答。此外,围绕这个问题各州之间也有差异。他指出:“存在创新教学方法,但未在各地均衡实施。”

拉内尔还补充说,要改进听力障碍儿童的教育,需要联邦、州与地方三个层面有关各界更好的协作。“这可能是加强决策者的认识,以及促进双语性、语音转文本报道和辅助技术等领域的教育人员培训。”

数码服务与工具的新发展为教育融合带来很大潜力,尤其是为那些听力障碍者提供了“能为我们所用的潜力”,拉内尔最后指出。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