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华人 华裔女孩入选瑞士体操国家队,备战2020东京奥运

吴小玉,打入瑞士国家体操队,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

吴小玉打入瑞士国家体操队,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

(Dahai Shao, swissinfo.ch)

在瑞士阿尔高州Niederlenz小镇上,有一幢很不起眼的老楼,墙上斑驳的印记记忆着久远的旧时光。谁也不会将这里与艺术体操联系在一起,然而这儿却恰恰是瑞士艺术体操的摇篮--阿尔高州艺术体操训练中心,中国小姑娘吴小玉就刚刚从这里被选入瑞士国家艺术体操队,今夏开始 ,她将开始为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集训。

门开着,里面的世界别有洞天,在一个宽大的训练厅中地上铺满垫子,吊环、鞍马、高低杠、平衡木各种体操器械在这里应有尽有,从5、6岁的小小孩到14、15岁的少年在这里忙碌,做着各种体操动作,有的像在蹒跚学步、有的已经动作娴熟到位。原以为只有中国运动员才有的专业系统强化训练,原来在瑞士也毫不逊色。

中国血统,瑞士文化

练就一名优秀的体操运动员,需要挥洒无数艰辛的血汗。中国体操奥运、世界冠军光鲜的桂冠下,不知道藏着多少辛酸泪。中国的强化性训练也世人皆知。

然而看阿尔高州体操训练(Aargauer Turnzentrum,德外部链接)中心的架势, 如果认为只有中国才能培养出优秀的体操运动员,就大错而特错了。

在训练大厅中,有一个身影非常突出,在瑞士小山城的这个训练中心,一个身形纤细,细眉细眼的东方小姑娘鹤立鸡群。吴小玉,父母都是中国人,在瑞士土生土长,2014年与父母、妹妹举家加入瑞士籍,今年被选入瑞士国家体操队(kunstturnen nationalkader schweiz,德外部链接),今夏开始她将紧锣密鼓开始训练,备战2020东京奥运。

这个看起来地地道道的中国小姑娘,其实并不“地道”,因为她生在瑞士, 长在这里,在瑞士读书, 讲一口纯正的瑞士德语。但作为除了度假没有在中国生活过一天的她来讲,中文也算相当过关。

她用中文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她告诉瑞士资讯:“我觉得我既是瑞士人也是中国人,”追问她哪个更多一点 ,她承认还是瑞士人多一点。今年十四岁的她,给人感觉落落大方,非常有主见。问她今生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始料不及的居然是“成为外科医生”。原来并不是拿到体操金牌!“当然如果我能拿到金牌,我将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人,”她不忘了补充一句。

她从5岁开始练体操, 7岁来到阿尔高艺术体操中心,因为表现出色现在被选入国家队。问她最喜欢体操什么,她说:“练体操可以控制全身, 我喜欢那种飞起来的感觉,”她说的很美。

她有一张很典型的中国脸,小小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小鼻子小嘴,这样的一张脸或许在中国很普遍,但在瑞士这个高鼻梁大眼睛的社会,这样的长相非常有东方特点。问她自己觉得自己是否漂亮,她表示:“我不是最漂亮的,但也绝不是最差的。”

虽然出生于中国移民家庭,但她的身上却丝毫没有寄人篱下的拘谨。“我很幸运,我的朋友们都接受我 。当然我也感受到过异样的眼光,但是不光是我,我的瑞士朋友也有这样的经历。 ”

训练中的吴小玉

训练中的吴小玉

(邵大海,瑞士资讯swisisnfo.ch)

说到中国的体操,她知道姚金男和何可心 ,也坦诚地承认,对手很强大,虽然她没有亲眼见过中国体操运动员的训练,但是“我在Youtube上看过视频,如果我那样练,我可能早就死了,”这是她的原话。

虽然每周训练25个小时,但是小玉学习依然很棒, 她刚刚进入了 重点中学,她说:“从小就这样,已经习惯了这样有计划的生活。如果我不训练我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喜欢画画,也喜欢和朋友们出去玩,从她的这点小爱好上,才看出这个说话像小大人的人其实还只是个14岁的孩子。

严师出高徒

瑞士不是体操强国, 近期最好成绩是2015年欧洲女子个人全能冠军,获得者是23岁的茱莉亚·斯坦格鲁伯(Giulia Steingruber)。但瑞士有来自各体操名国的移民, 在阿尔高州的这个体操中心,就有来自俄罗斯、克罗地亚等东欧体操王国的教练。

Viktorija Gojkovic*是吴小玉的教练,她曾是俄罗斯国家体操队的替补队员。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Anny(吴小玉)是一名非常有潜力的体操运动员,她技术非常全面,稳定,我们很高兴她被选入国家队 。”

她不认为运动员的成绩与国籍有关,而更多的是与训练和教练有关。她已经在这里执教15年之久,作为一名前俄罗斯国家队体操运动员,她对于瑞士和诸如俄罗斯及中国这样的强化训练国的区别体会很深。

她说:“瑞士的孩子跟俄罗斯和中国的孩子不一样,那里是教练决定一切。而这里是孩子要努力表现自己,显示出自己的能力和意愿,而教练起辅助作用,针对孩子的特点施教,训练起来也是要流汗流泪的。 ”

这边的孩子比较“独立自主”,在学校里老师对孩子比较客气。这位女教练对此有亲身体会 ,“我感觉每次开家长会,老师在反应我儿子在学校的不良表现时,甚至有些“怯懦”,对自己的学生似乎有种“惧怕”。 ”而在训练中心却不一样 ,“教练一定要有一定的威慑力,他们不一定怕我,但是一定要尊重我,我的话说一句算一句。这样才能有训练效果。我是很严格的。”

Viktorija Gojkovic

阿尔高体操中心教练Viktorija Gojkovic

(Dahai Shao, swissinfo.ch)

家长的支持

吴小玉的爸爸妈妈吴恩源和王锐当都是来自中国的电脑工程师,原本在北京有着稳定安逸的生活,就凭着一个”世界很大,我要去看看“的想法,离开祖国,来到了真正的”外面的世界“瑞士。

他们都是七零后的高知,来了以后首先学语言,“语言是桥梁,“爸爸吴恩源并没有感到融入过程中有多少歧视,因为”我把自己沉浸在另一种文化中,用开放的心态入乡随俗,“他一语道破融入的“要害”。

女儿小玉被选入国家体操队,令他们感到十分骄傲,她说:“作为家长,我为她取得的成绩非常自豪,不仅为我们自己,也为中国人感到自豪。”

小玉4岁的时候,就显示出运动天赋,“她喜欢在沙发沿上跑来跑去,喜欢爬树,”吴爸爸回忆道,所以他们就把她送到了当地的体操俱乐部中,后来被推荐到阿尔高体操中心。如今已经快10年了。

孩子的成绩里,当然离不开家长的支持,他们十年如一日的陪伴、接送、鼓励,他说:“我们没有逼她做什么,这是一个心态的问题,一个人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有激情的时候,才能做好。”这大概是生活在西方的家长与中国家长不同的地方--注重孩子的自发性。

通过陪伴小玉参加训练,接触体操俱乐部,对于吴恩源一家的融入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吴恩源由衷地说:“深入到瑞士人当中去,也是融入的一把金钥匙。”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吴爸爸的以女为豪溢于言表。他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中国文化中的精髓,但是要因人而异 。”通过他的自身感受, 中国的教育应该向瑞士借鉴的地方是,为孩子提供多方面的可能。“上大学并不是唯一出路。”

说到瑞士的教育,妈妈王锐当更是有感而发,她特意发邮件补充了自己的观点:“瑞士教育让我们最为敬佩的是尊重每一个孩子的权利,不论是智力超常,还是智力落后,不论是有极高的运动天赋,还是身体有一定的局限,每一个孩子都被父母,教育体系,社会体系精心培养,教育,让他们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尊重每一个个体,应材施教。被这样教育体系沁润的孩子长大后,无论他们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无论是政界名流,体坛明星,医生,护士,教师,工程师,还是侍者,收银员等,每个人都能在自己的位置上尽职尽责,心平气和,对自己的客户和周围的人展现自己真诚的微笑。“

在有女初长成的吴家,依然秉承着望女成凤的中华传统,吴爸爸告诉小玉:“学习是一辈子的事,希望她能上大学,当博士。并”威胁“她:”如果学习落下了,就放弃体操。”

小玉不负爸爸的教导,不仅入选国家体操队, 学习成绩也一流 ,进了重点中学。暑期结束之后,她将在Magglingen参加国家队强化训练,只有周末才回家。

三年之后, 在2020东京奥运会上,会不会有一位中国面孔的瑞士姑娘翻飞在比赛场上?让我们翘首以待!

(编者按:*Viktorija Gojkovic-这位俄罗斯女教练,2017年7月10日在家中浴室里被发现已死亡,死因尚不明,排除自杀可能。这大概是她接受的最后一个采访。)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