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學校向霸凌“宣戰”

許多學校現在正在採取具體方案,以打擊校園欺凌帶給青少年的傷害。 swissinfo.ch

在瑞士,每10名兒童當中就有一名遭受過校園欺凌。在這一數字背後,隱藏的是巨大的、有時會導致自殺的痛苦。教育機構正試圖通過改變學生群體的活力,以打擊欺凌現象。日內瓦Lancy私立國際學校就是其中之一,該校採用的是芬蘭的方法。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09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欺凌者並不是壞人,“ 一位學生說:"有時候他們自己也在和一些東西進行著抗爭。“ 他是日內瓦Lancy私立國際學校六年級的學生,他的班級剛剛組織了一個旨在防止欺凌的角色扮演遊戲。遊戲中,這些12歲的孩子分別飾演不同的角色:被欺凌者、欺凌者,或是那些沒有勇氣介入並幫助受害者的“沉默的證人”。

“如果你是欺凌者,你會覺得自己掌握權力。”另一名女生說。體驗結束後,孩子們與老師分享感受和想法。然後,他們一起嘗試制定群體規則,以防止欺凌行為的發生。

通過討論,學生們獲得了一些新視角。 "在最後一堂課上,我的學生們意識到,他們曾經欺負過一位同學。”法語教師Ingrid Defretin介紹說:“我們試圖搞清楚為什麼會這樣,以及我們如何能夠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

在2020年8月學校啟動KiVa反欺凌教學計劃後,該校1400多名學生一直定期參加這種討論會。該教學法是在芬蘭圖爾庫大學在教育文化部的支持下,於20世紀90年代末開發出來的。如今,它不僅在大多數芬蘭學校中獲得普及,而且在超過18個海外國家的學校得以推廣。

>> KiVa教學計劃旨在預防霸凌。該教程向教師們提供角色遊戲和其他針對不同年齡段學生的教學活動設計。

近年來,校園欺凌這種破壞學校生活的現像有增無減。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於2018年12月公佈的最新調查顯示,自2015年以來,校園欺凌案件至少增加了2%。在接受調查的15歲青少年中,約有13%的人經常被嘲笑,11%的人被謠言傷害,7%的人遭受過身體傷害。在國際比較中,瑞士的校園欺凌率高於鄰國,令人堪憂。數據之高到底是由於確有更多案例發生,抑或是因為案例被揭露的比例更高,原因無從知曉。

不管怎樣,有一點是肯定的:嘲弄、侮辱、威脅和身體侵犯對許多學生來說,是家常便飯。其後果往往是隱性的,有些青少年甚至會因此而自殺。這類悲劇經常成為媒體頭條。 2013年,來自法國薩瓦省的13歲男孩Matteo因不堪忍受被同學欺凌而自殺,事件震驚法國。這個男孩長了一頭紅色頭髮,僅僅這一點就足以引來同學的嘲笑、精神虐待以及變本加厲的肢體侵犯。他最終在自己的房間上吊自殺。

預防措施可以抑制霸凌案件發生的數量,但不能完全根除這一現象。因此,當一起個案發生時,KiVa計劃也提供了一套應對方法。 "Lancy私立國際學校教育項目負責人、KiVa項目協調員Francisco Benavente解釋說:"我們不會對騷擾其他同學的學生進行懲罰,而是通過與當事人交談來尋找解決方案。這種模式鼓勵學生表達自己的想法,"他說,"這樣一來,他們更愛來跟我交流,因為不用懼怕懲罰。 ”

當下,校園欺凌一詞頗為熱門。它經常出現在媒體上,許多學校都圍繞這一主題開展活動。人們對此問題有了更清晰的認識,這是值得欣慰的進步,但區分欺凌和學生間的簡單衝突,這一點也十分重要。 Benavente介紹說:"一些家長有時會混淆這兩件事。生活裡難免分歧和爭吵。但欺凌是反复、蓄意的,無論是在學校或是其他地方,都不應該給欺凌事件以容身之地。

"雖然家長們可以發出警報,但他們不要干涉過多,要放手讓學校處理問題,這點非常重要," Benavente接著說,"我們需要他們的信任,我們會竭盡所能幫助他們的孩子。”

瑞士霸凌案件高比率

洛桑高等社會工作學院講師、培訓項目負責人Basile Perret認為,每所學校都必須採取預防措施,並在案件處理的過程中建立干預議定書。

日內瓦的Lancy私立國際學校選定了Kiva計劃,沃州的學校則參照“共同關切”的方法展開教學,而納沙泰爾州也有自己的干預模式。在專家看來,關鍵性的一點就是要避免一味的批評指責,以減少進一步污名化的風險。 "一些受害學生講到,在欺凌者接受制裁後,他們遭到更為地獄般的折磨。" Basile Perret解釋說。相反,欺凌者應該被動員起來,去想辦法改善受害者的感受。

最糟糕的就是視而不見

教師或學校其他員工,要做到不容忍、不參與欺凌行為。 "最糟糕的就是視而不見,”Basile Perret強調說,"當情況變得過於復雜時,教師必須能夠獲得專業團隊的支持。”某些行為可能屬於刑法範疇,我們應該毫不猶豫地提請少年管教警察的介入。

瑞士學校似乎漸漸意識到了行動的必要性。然而,Basile Perret並沒有徹底放心。他說:"目前的挑戰之一在於,如何運用學校獲得的資源長期地堅持各種預防和乾預計劃。”尤其必要的是,要通過定期追訪、不同視角的觀察和所有相關者和觀察者(從教師、食堂員工到校車司機)的參與,以確保欺凌現象切實得到了抑制。

抗擊校園欺凌的戰爭永遠不會勝利。 “要保持鬥爭的精神,” Basile Perret堅定地說。

>> 2016年,瑞士資訊曾經採訪了兩名校園霸凌受害者。讓我們重溫一下這兩個女孩的故事:

(译自法语:郭倢)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