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是否存在种族歧视问题?我们用数据说话

2020年6月1日在苏黎世举行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目前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纷纷爆发反种族主义示威活动,瑞士也不例外。成千上万的瑞士人走上街头开展示威活动,社交媒体上的抗议声浪更是此起彼伏。统计数据显示,尽管瑞士的种族关系尚未达到极度紧张的地步,但这个阿尔卑斯山国家仍然普遍存在仇外心理。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22日 - 09:00

种族定性

CRAN组织一直致力于消除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该组织的秘书长坎雅娜·穆托姆博(Kanyana Mutomb)表示,瑞士的确存在种族歧视问题:黑人居民被警察搜身和要求出示身份证明的频次要高于其他族裔。

穆托姆博最近在接受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RTS)采访时表示:“每位黑人和警察打交道的经历都很糟糕。”另外几位年轻黑人男子在节目上表示:“我们要为所作的每件事自证清白。”

在法语区的沃州,最近有几起黑人嫌犯在与警察打交道期间或之后丧生的案子,其中包括一名尼日利亚籍男子,2018年2月他在洛桑被警察制服,警察将其牢牢地摁趴在地上,随后该男子死亡。

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时,瑞士联邦反对种族歧视委员会(EKR)的阿尔玛·维肯(Alma Wiecken)和反种族主义与排犹主义基金会(GRA)的多米尼克·普加奇(Dominic Pugatsch)均认为瑞士的种族歧视状况不及美国严重。维肯指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袖手旁观。”虽然多数种族歧视事件纯粹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但瑞士依然存在结构性和体制性的种族歧视问题。  

种族歧视事件数不断上升

联邦反对种族歧视委员会的年度报告涵盖了各种类型的种族歧视事件,当事人将这些事件举报给瑞士约20个咨询中心。尽管真实的事件发生率很可能高于统计数据,但这些数据确实能让我们了解瑞士种族主义问题的总体情况。

去年,瑞士通报了352起种族歧视事件,同比增长30%。此外,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近年来遭遇种族歧视的人口比例从2014年的10%上升至2018年的近17%。这些统计数据不仅显示事件数量不断增加,还表明受害者越来越多地举报此类事件。

去年通报的种族歧视事件中,有20起左右(约占7%)与种族定性有关。近100起事件牵涉公共部门,其中三分之一以上发生在公共行政部门。此外,约三分之一的事件与警察执法相关。


外部内容


外部内容

住房和就业

纵观各类种族歧视事件,绝大多数发生在私人场合和公共领域。瑞士资讯采访的专家表示,这些领域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的迹象:比如有的人在社会上和就业市场里受到不公平待遇,有的人觉得难以找到容身之所,又比如在公共行政系统和司法系统中,他们的代表性不足。

“在瑞士,黑人或外国姓氏人群往往在寻找住所和工作时会遇到麻烦,”阿尔玛·维肯说。例如,去年瑞士联邦住房办公室开展的一项研究表明,带有科索沃或土耳其姓氏特征的群体在申请公寓看房时,响应率不足5%。  

纳沙泰尔大学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一项研究还表明,具有外籍移民背景的瑞士人在收到面试邀请前,发送的工作申请要比其他瑞士人多出30%。巴尔干和非洲姓氏人群受影响最大。

在联邦反对种族歧视委员会(EKR)的报告中,非裔群体面临的歧视最为严重,占受害者总数的三分之一。其次是具有科索沃、土耳其或塞尔维亚等国背景的社会群体(31%)。

然而,歧视与国籍没有直接关系,也与公民身份没有直接关系:歧视主要源于确知或臆想某人具有外国血统。2019年,超过四分之一的种族歧视受害者都是瑞士籍公民。

潜在的仇外心理

2019年通报的大多数种族歧视事件都涉及不公平待遇、侮辱性或攻击性言语。然而,反种族主义与排犹主义基金会(GRA)的多米尼克·普加奇认为,这些通报的事件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他表示,瑞士存在一种潜在的仇外心理,它影响着所有社区,并体现在平日的你来我往之中。

一名年轻的黑人女性在接受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RTS)的采访时也说了类似的话。她指出,她所遭受的种族歧视更加“隐蔽”。她说:“有一次乘坐火车时,我刚坐下,对面的人就起身离开了。”诸如此类的事件并未反映在统计数据中。

外部内容

联邦反对种族歧视委员会(EKR)的报告同时指出,大多数歧视事件的根本原因在于针对少数群体的普遍仇外情绪,而非专门针对黑人或穆斯林的种族歧视心理。普加奇认为这是瑞士种族歧视问题的典型特征。他说:“很不幸,对于少数群体的种族歧视和“种族异化”每天都在发生。在这种背景下,少数群体不禁感到“全社会都是敌人”。

尽管如此,他依然具有强烈的政治意愿去阻止仇外情绪滋生。“瑞士政府在十分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我们成立了联邦反对种族歧视委员会,我们还对种族歧视事件进行统计,并为警察提供培训以打击种族歧视现象。我们不希望出现美国那样的情况。”

联邦反对种族歧视委员会(EKR)的维肯表示,关于种族歧视的讨论和辩论在不断增加,这本身也是一种进步。“这意味着我们开始意识到,这不仅是少数群体的问题,而是全社会的问题。”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