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无援:疫情中的吸毒者现状

瑞士各地(比如图中洛桑的这家)洁净毒品注射室向吸毒者分发的崭新针管。 Keystone/cyril Zingaro

社会最弱势群体受新冠疫情的打击最重。在瑞士,吸毒者们感到超乎寻常的孤立无援,非法毒品的短缺威胁着他们的健康。医生们和相关协会正在努力展开援助活动。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在瑞士,病毒扩散和防疫措施正在严重影响着某些居民-尤其是弱势群体-的生存。吸毒成瘾者就属于这种情况,他们的生活一夜之间面目全非,除了毒瘾折磨和与世隔绝的痛苦之外,他们还必须去适应新的情况。


服务于伯尔尼州吸毒者的CONTACT基金会(德、法)负责人Rahel Gall指出:“这一群体受当前形势的影响尤其之大。他们通常有健康问题,属于风险人群;而且这些人会感到非常孤独,因为他们没有稳定的社交圈子。”

疫情期间,CONTACT成功地调整了工作结构,通过减少社会援助和医疗比重,以保证所有服务继续开放-最重要的是,为了遵守社交距离规则,基金会必须限制洁净毒品注射室的在场人数。在比尔市,多亏开设了几处额外的注射地点,清洁毒品的分发还算顺利。

但是伯尔尼市的情况要糟糕得多,那里提供的注射服务名额减少了一半:同一时段内只能接待11人,而不是22人,而其他人则必须等待。Rahel Gall提醒道:“当一位吸毒者需要毒品时,他们无法长时间等待。这样一来,街头吸毒的现象可能会越来越多。”

避免公共场所重现吸毒场景

确实,自从防疫措施施行以来,伯尔尼市的一些居民已经注意到,吸毒者在公共场所注射毒品的现象有所增加。Rahel Gall表示:“我们工作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防止出现20世纪90年代众人皆知的露天吸毒场。为了这一目标,我们正在全力增设监督之下的清洁毒品注射站。”

“街头吸毒的现象可能会越来越多。”

Rahel Gall, CONTACT基金会

End of insertion

CONTACT基金会已与伯尔尼市政府合作,确立了启用帐篷和集装箱的解决方案。从现在开始,可以使用的注射场所数量将恢复到22个。“通过这一措施,我们有望减少公共场所的吸毒现象。但是由于我们缩减了其他服务,而且同时接受清洁毒品注射的人数受到限制,因此还是会有许多吸毒者在大街上消磨时间。”基金会负责人警告说。目前,CONTACT基金会尚未在工作人员或接受服务的吸毒者中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 CONTACT

吸毒者们每天的生活也随着新冠危机的暴发而更加难熬:街上的行人现在拒绝接近那些讨要硬币的瘾君子;另外,由于国界封闭,毒品也越来越匮乏。Rahel Gall说:“我们本周启动了一个项目,尝试扩大我们扶助计划的服务对象。这样,我们就可以帮助到那些在黑市上找不到毒品,或者不敢频繁接触毒品交易圈的吸毒者。”

基金会负责人警告说:如果情况持续下去,毒品源会越来越匮乏,吸毒者的孤独感将进一步加剧。CONTACT的下一个工作目标是:寻找那些从疫情开始以来便不见踪影的人,确认他们是否状况良好,并避免他们过于绝望。

“我们目前正在考虑,直接在注射站点安排工作人员。”

Daniele Zullino,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

End of insertion

非法毒品枯竭的危险

面对疫情,那些向有医疗处方的患者提供海洛因药物的单位也必须做出适应性举措。在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HUG)的成瘾症科(法、英),以前每天来两次取药的人现在每两天来一次。对于有些病人,可以一次性给他们7天的药物,前提是当事人的治疗情况允许,而且其他药物耐受性良好。


“这种方式应该适用于我们的患者,”成瘾症科主任医师Daniele Zullino说,“他们很合作,到目前为止表现得很负责任,还没有人感染病毒。但吸毒者们常常感到焦虑,因为他们平均年龄50多岁,而且属于高危人群。”

大约有70名吸毒者在接受日内瓦大学医院的海洛因处方药治疗计划。到目前为止,从医院那里获取所需药品从没出现过问题。然而,黑市的情况则截然不同:和伯尔尼的情况一样,日内瓦的海洛因供应愈发枯竭,目前尚可买到的毒品也质量欠佳。

医院成瘾症科加强了与日内瓦清洁毒品注射站的合作,Daniele Zullino说:“为了防止吸毒者摄入危险物质或芬太尼(Fentanyl)-这种药物在美国和加拿大造成过破坏性后果。为了预防这一情况,我们降低了获得海洛因和阿片类药物处方的门槛。”

“具体来说,我们缩减了行政手续,以便吸毒者可以快速地加入扶助项目。” Zullino说。一周之内,已有十几名新患者被接收。

但是,Daniele Zullino对未来依然十分担忧,他说:“如果危机继续下去,一些人可能会求助于更加危险的物质,这些毒品可能会在瑞士境内扩散。我们目前正在考虑,直接在注射站点安排工作人员,以便于将吸毒者带入我们的计划,并为他们提供处方毒品。而且,这样一来,他们还不用被迫跑去医院。”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