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新冠疫情蔓延,瑞士囚犯仍需待在监狱里

在瑞士全国范围内受新冠病毒疫情打击最严重的提契诺州,囚犯暂不允许接受亲属探视。 Keystone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21日 - 09:00

法国和美国已决定效仿其他国家,释放部分囚犯,以作为防止新冠病毒在监狱内传播蔓延的应对措施。虽然瑞士监狱里弥漫的压抑、惶恐、且紧张气氛日渐升温,然而瑞士并未打算借鉴美法,而是不断检验着其他解决办法。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管理缜密,封闭隔离性强,与外界接触极为有限……但即便是在疫情期间最安全的环境下,身处囹圄也并不轻松。虽然政府已屡次敦促民众尽量待在家中,但渴望外出远足、去户外做运动的人还是屡见不鲜。对他们而言,遵守出行限制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属自觉自愿行为;而其他群体-譬如分散囚禁于瑞士各地监狱中的7000名罪犯来说,则别无选择。随着瑞士政府努力控制此次新冠疫情危机局面,在押囚犯们与外界原本就极为有限的接触被进一步减少。

外部内容


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禁止探访,废除假释,取消体育活动。不准去劳动改造生产车间或教室。上述新规,还只是瑞士各家监狱采取的一系列限制措施中的极少数。近期制定的新规因州而异,其目的在于保障狱中囚犯和狱警的健康状况。

“我们目前正尽量避免监狱内服刑人员之间有所身体接触,努力让监犯们彼此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制止每次超过五人的群体聚集-要知道,在监狱里,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弗里堡州级监狱系统负责人Franz Walter在接受当地纸媒《弗里堡新闻》(Freiburger Nachrichten)采访时介绍道。

瑞士意大利语区州级监狱系统主管Stefano Laffranchini汇报称,在全国范围内受新冠病毒疫情打击最严重的提契诺州,在监囚犯暂不允许接受亲属探视。他在接受瑞士意大利语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称:“且不说(这一暂行规定)对他们重新融入社会产生的负面影响,还剥夺了在这样的紧张焦虑时刻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的一系列情感支持和情感交流。”

暴动风险

多位专家已经意识到,这种对狱中囚徒本应享有的特权进行限制,有可能会引发监狱暴动。“目前(笼罩在监狱内)的各种紧张氛围和主要问题,都与任何形式的监禁脱不开干系,”位于瑞士西部地区的沃州公共安全事务负责人Denis Froidevaux坦承道。

和因疫情蔓延导致监狱暴动酿成大量囚犯伤亡的拉丁美洲国家,或者与瑞士毗邻的意大利截然不同的是,疫情暴发迄今,瑞士各地牢狱还未见证过任何暴乱或越狱事件。然而,弗里堡州级监狱系统负责人Walter注意到:“(瑞士监狱内发生)暴力事件和暴动的可能性增加了。”

4月10日,日内瓦Champ-Dollo监狱内的43名犯人在运动时间截止后,拒绝返回牢房,并与监狱看守人员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对峙。次日,僵持局面再度重演,最终,监狱管理方要求安全部队介入进行干预调停,所幸并未造成任何人员伤害。

选择与外界隔离

在阿尔高州伦茨堡(Lenzburg)监狱担任狱警的Marcel Ruf注意到,监狱高墙内发生的一切,折射出囹圄之外的社会当前的状况。“有些人对(监狱方面)采取的步骤和措施持赞成态度,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这些预防措施实在有些过了头。取消劳动、禁止探视,囚犯们发现自己的处境显然不怎么轻松、不容易适应,特别是对那些有家室的犯人来说,”他在接受《卢塞恩报》报(Luzerner Zeitung)采访时感慨道。

监狱用钢筋混凝土筑起的高墙和加厚金属门,对于保护狱内人员免受新冠病毒感染来说几乎无济于事。人满为患、过度拥挤的居住设施内部,可谓是病毒感染风险最高的地方。据瑞士政府司法及监狱管理部门介绍,截至目前,瑞士各地监狱中已知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至少已累计达35例,其中33例患者均为监狱工作人员。而鉴于(监狱)尚未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因此,实际感染者人数或许会更高。

“如果一名囚犯呈现出轻微症状,那么他将必须在目前所居住的囚室中接受隔离。任何一位需要入院治疗的在押犯人,都会被带离监狱,”据Laffranchini介绍,目前瑞士监狱中,十分之一的在监犯人年龄已超过65岁,即属于新冠病毒高危易感群体的囚犯,他们也已悉数接受隔离。

腾出更多空间

在数位呼吁采取“非常规以及具有创意性的方式”来确保囚犯和监狱工作人员保持身心健康的人权倡导者看来,虽然当前的新冠病毒疫情危机属于特例,但在监囚徒的权利和自由,应尽可能地得到维护。

“眼下,囚犯们必须在自己的牢房里待上更长的时间,并减少和其他囚犯的接触。这是’双重隔离‘。囚犯的人身自由已经受到限制,因此,任何限制都需要借用其他的补偿性措施来平衡、抵消,”瑞士人权网(humanrights.ch)专注于研究涉及囚犯被剥夺自由相关议题的David Mühlemann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表示。

(监狱方需要)对囚犯丧失探视权进行弥补,这是(囚犯)“最后一点所剩无几的自由,也是他们与外界维系接触的唯一途径,”Mühlemann建议道。他表示,需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持(在监囚犯的)运动时间。“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的规定要得到应有的尊重,所以,有必要减少监狱内的服刑人员人数。”

应该将部分囚犯释放出狱吗?

据Mühlemann介绍,《瑞士刑法》允许服刑时间已经达到原判刑期三分之二的在监囚犯获得假释,但通常情况下,这种机会并不多见。

“在当前情势下,诉诸于让囚犯提前获得假释的办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他表示:“我想要做的还远不止这些。服刑时间至少已经达到刑期的一半、并且属于新冠病毒高危群体的服刑人员,应该获得假释。在监狱里,有很多年轻囚犯都有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

伯尔尼大学刑法学教授Jonas Weber也同样支持“大赦”的想法。他在接受瑞士德语期刊《周报》(Wochenzeitung)采访时表示,瑞士政府或许可以让目前所有仍在监狱内服刑、但只剩下最后两个月刑期的囚犯提前出狱。

不会提前释放

Mühlemann也注意到,虽然针对提前释放的沟通讨论并不多,但某些州目前正在积极采取行动。有一些监狱已分配出更多时间来安排囚犯与外界进行电话联络,而且眼下也在考虑和斟酌允许对外视频交流的可能性。

在瑞士最人满为患的一家监狱-日内瓦Champ-Dollon监狱里,探视区内已安装了有机玻璃隔板,从而确保家属探访依然能够如常进行。Mühlemann也发现,由于有些监狱找到了判处入狱监禁的替代方案,因此最近,那些监狱里在押的囚犯人数,从以往的650人减少到了如今的560人。而所采取的替代方案,包括的具体措施有软禁(有关人员不在牢房或监狱内遭受监禁,而在正常的生活环境中接受监视,自由行动受到限制)、罪犯需佩戴电子脚镣、以及承担向警方汇报的义务。

部分州则开始尝试更多的非常规办法。伯尔尼已经将27名属于新冠病毒高危易感群体、且被关押于监狱内的开放式监区或者半开放式监区的囚犯释放回家。而针对那些原判服刑时间少于30天、并且被认为不会对社会构成威胁的罪犯,伯尔尼政府相关管理部门已撤销了对他们的入狱监禁判决。

至于是否会借鉴法国、英国和美国因担心监狱出现聚集性感染、而大规模释放囚犯,瑞士对此似乎并不考虑。

据瑞士纸媒《20分钟》(20 Minuten)在报道中援引瑞士州级司法和警察局长联席会议(KKJPD)副秘书长Alain Hofer的原话称,在某位囚犯刚刚服完刑期的一半时就允许他获得假释,而理由仅仅只是他属于病毒高危易感群体,这在法律上是不可行的。他所在的联席会议称,因新冠病毒而导致的监禁中断或释放在押囚犯,属于最后才诉诸的措施。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