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人有弹劾政府的权利

Endingen的犹太教会堂,所有犹太人在瑞士都必须集中在该村及另外一个村子内居住,直至1866年。 RDB

对你的州政府感到厌烦吗?想不想把他们都送到沙漠里去。瑞士人民又有福了,如果他们想,他们就可以办到。“不过这种权利只有少数瑞士人知道:瑞士有6个州都将公民对民选政府的罢免权写入了州宪法”,政治学家Uwe Serdült说。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4月08日 - 08:22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自1848年瑞士成为一个现代的联邦制国家之时,各州就赋予了州民罢黜州政府和州议会的权利。为了满足外国政治学家对此的好奇心,直接民主研究中心(c2d)的Uwe Serdült于2015年出版了文章《罢免权在瑞士-这一沉睡着的制度、历史、立法规范和实践》。Serdült是该中心的助理研究员,而该所又隶属于阿劳(Aarau)民主中心。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不少国家的国民,做梦都希望能够拥有罢免政府的公民权;瑞士人有,却几乎没用过,这是为什么?

Uwe Serdült:这是在其他机制不起作用的情况下,所能采取的最后一招。19世纪中晚期,这种对民选政府或官员所拥有的罢免权逐步被确立下来,这是瑞士过渡到现代国家正在增进统一的一个时间段。那时的瑞士,还远不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这样一个规范且平静的国家。

首先确立了这一公民权,之后才出现了全民公决和公民动议。这就意味着公民可以通过投票修改法律或宪法,而不必动辄上来先让政府或议会解体。

纪念允许犹太人定居150周年

瑞士联邦1848年的宪法对瑞士基督教信徒的居留权作出了限制。

联邦试图在各州层面取消这种限制,但未果。于是联邦委员会和联邦议会决定废除相关法律。

1866年1月14日,瑞士以53.2%的赞同率允许犹太人在此定居。

End of insertion
Uwe Serdült,身为历史学家、政治学家的他就职于阿劳民主中心(ZDA),并是该中心所属的直接民主研究中心(c2d)的副所长。他与女政治学家Yanina Welp一起,出版了文集《人民的力量》(Die Menge macht das Gift),书中对南美洲、美国和瑞士的弹劾进行了分析。 zvg

此外,还有有力的司法体系,以及受公众监督的种种机制。如今在瑞士,政客的昏庸腐败主要都会通过法律途径、舆论压力和内部重组等方式得以解决。

瑞士对这种罢免权是如何规定的?使用频率是怎样的?

在联邦层面没有这种权利。瑞士的26个州中,伯尔尼、沙夫豪森、索罗图恩、图尔高、乌里和提契诺这6个州有相应的立法,最后两个州还将罢免权下放到了社区层面。

与其他国家弹劾某个人不同,瑞士要弹劾的是一个机构-政府或者议会。这就需要一个具有最低下限的公民签名数,根据要罢黜的主体不同,最多需要全国30%的选民都同意,才可以发起投票。

一旦多数选民都同意罢黜,那么就可以解除该公共机构、重新选举。直至本届任期结束或下一届如期选举。

在瑞士,这种罢免机制曾被启动过大约12次。其中4次要求罢免的请求进入了最终的公民投票程序,但只有1次,也就是1862年在阿尔高(Aargau)州获得通过。

最近的两个例子都发生在提契诺州,罢免政府的权利受到了限制:2008年,在州投票中出现了罢免;2011年又出现在贝林佐纳(Bellinzona)社区投票中。

罢免在瑞士唯一取得成功的一次发生在154年前,那次还和反犹太主义有关……

是的。当时新教自由派的阿尔高议会希望赋予犹太人购买土地的权利,并通过立法让他们获得定居权,因为那时犹太人只被允许在该州Endingen和Lengnau两个贫穷的天主教农村社区居住。

一些天主教政客和部分新教信徒共同发起了抗议活动。他们袭击了犹太人的房子,并拿起了“罢免权”这项武器。这需要6000个瑞士籍公民签名,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就收集到了9000个。1862年7月,选民以63%的多数票将州议会罢黜,政府也下台,并开始了新一轮的选举。

这样的罢免权可以让人民的不满之情在进入民主程序之初,就得以排解。

必须特别强调的是,这一机制是某一时期的特定产物,那时瑞士的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有很大、很严重的分歧。而当时间转到1848年,冲突双方已不再因矛盾而付诸武力,而是试图在一定的制度下解决矛盾。人们经历了漫长的革命和巨变,而那时正是组建现代瑞士的时刻。

一些州明确表示, 之所以确立罢免权,无非是为了避免革命。这才是该机制制度化的立法背景-为了避免暴力!罢免权可以消除恐惧、缓解人民的不满情绪。

罢免的权利

瑞士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人民拥有罢黜政府权利的国家。

进入近代,美国、日本、德国、波兰、秘鲁、哥伦比亚、古巴、厄瓜多尔、阿根廷和委内瑞拉也相继承认了这项权利。但各国的具体情况不尽相同。

以下6个州是现代瑞士最早将罢黜权引入直接民主体系、与州宪法挂钩的:

伯尔尼:1846年,可以罢黜政府和议会;

索罗图恩:1869年,可以罢黜政府和议会;

图尔高 (Thurgau):1869年,可以罢黜政府和议会;

沙夫豪森:1876年,可以罢黜政府和议会;

提契诺:1892年,承认可以罢黜政府;自1911年起,可以罢黜行政社区政府;

乌里(Uri):1915年,可以罢黜社区及州政府。

阿尔高州(1852-1980)、巴塞尔乡村半州(1863-1964)和卢塞恩州(1875-2007)随后又废除了这项权利。

在联邦层面,人民既没有直选也没有罢黜瑞士政府(联邦委员会)的权利。

自1900年以来,瑞士曾发起过多次全民动议,试图由国民直选联邦委员会,但从未获得成功。最后一项动议由右翼保守党派瑞士人民党(SVP)发起,于2013年被选民以76%的高票否决。

End of insertion

这些要求可曾产生过影响?

瑞士的罢免程序针对的是按常规多由五至七名成员组成的整个行政机关。但如今更常见的趋势则是要求弹劾某个个人的机制,尤其是对州一级政府而言。

日内瓦州发生的就是这种情况。一件丑闻影响到民众对州政府某成员的信任,导致该州于2021年修订了该州宪法,规定自2023年6月起,有可能解除七人集体政府中一名成员的职务。

州立法机关(议会)必须至少有40名成员同意解除该人职务。如果议会三分之二以上成员表示支持,那么提案将交由选民进行强制性公投。换句话说,议会以投票的方式把最终决定权交给公民。

而阿尔高州也将于2022年5月决定是否引入罢免州政府某位成员的权利,不过不会使用拟议机制中提到的直接民主工具。

瑞士人所享有的罢免权将会消失吗?

历史趋势是这样显示的。9个曾在宪法中确认了罢免权的州,如今只剩下6个。

在失败过3次之后,提契诺州的政治精英们经过“浴血奋战”,终于在2011年将罢免权送到了各个社区政坛。如此看来,对地方行政区来说罢免权还是很有必要的。在最近该地区爆出过多次丑闻之后,该州的民众又在抱怨,提出应该在州这个层面,也承认和推进罢免权。

鉴于很难出现在瑞士议会的党派,也很难组阁联邦委员会,那么通过直选和罢免由人民来对行政机构进行选择,不是很有意义吗?

实际上已经出现了类似的动议,不过未获成功。理论上讲,也可以发起相关的全民动议,要求联邦议会或联邦委员会下台。不过我不认为,这样的动议会获得选民的支持。

多份调查报告显示,近些年联邦委员会的支持率已从80%掉到65%,但这也是相当高的了。

我们的政治所达到的统一,已平衡了各语言区和各文化的差异,也尽力让城市及乡村地区的不同利益群体达到有效平衡,所以我不认为,直选和罢免联邦委员会是合时宜的。

相反,如果这样一意孤行,可能会导致很大的两极分化,并在各文化之间造成新的鸿沟,而在此之前是并不存在着这种分化的。我个人也不赞同人民可以直选或罢免联邦委员会,因为议会是有能力对此作出选择的。

国外各界人士为何对瑞士的罢免权这么感兴趣?

许多国家的政治学家,例如秘鲁的学者就曾问过我们:这一机制在瑞士如何运转?因为他们国家有上百位官员,当选了却又被罢免了。就此我们已经出版了一本书,对拉丁美洲、美国和瑞士的这类情况进行了比较。这一论题对现在的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也很重要。随后,我们还将与波兰和日本的学者一起,出版一本介绍那两个国家罢免权运作的书。

(本采访稿发表于2017年,更新于2022年。)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