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等待瑞士的將是什麼:2021年的政治展望

瑞士和歐盟之間的關係將如何發展? Keystone / Martin Ruetschi

與歐盟面臨的是框架協議的破裂;在國內等待瑞士的是一場圍繞“布爾卡(Burka)禁令”展開、充滿敵意的討論;在國際上對總部位於日內瓦的世貿和世衛來說,明年都是決定其命運的關鍵一年。即使瑞士平安度過新冠危機,2021年等待它的也將是奮鬥的一年。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31日 - 12:25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聯邦政治:將是波瀾起伏的一年

End of insertion

2021年從“遮臉”開始

2020年末一項被稱作“企業負起責任”的動議掀起了瑞士投票的“歷史性戰役”,雙方勢均力敵爭論相當激烈。這樣的激烈情緒明年還將持續,因為年初的第一個議案就會讓人情緒激動。 3月7日瑞士選民將就是否允許在公共場合佩戴布爾卡或尼卡布(Niqab)進行投票。這一項於2017年由瑞士極右派發起的修憲動議,屆時將毫無疑問地登上國際媒體的頭版頭條。

提出該動議的Egerkinger委員會也是“禁止修建清真寺尖塔議案”的發起者,該動議於2009年以57.5%的支持率獲得通過。該委員會得到了多方支持,不僅拘囿於傳統的保守及民族主義黨派。在瑞士法語區已成立了一個薈萃各黨名流的委員會,宗旨是提倡男女平等,並防止伊斯蘭主義在瑞士冒頭。

理由如此充分,甚至可能會削弱政府、議會和人權組織的反對之聲,它們其實認為該動議沒什麼用處,也不會提升女性權利。但近幾年布爾卡禁令已在法國、比利時、丹麥和奧地利等歐洲國家推行開來,在瑞士的提契諾和聖加侖州也已實施。

可笑的是,這項動議的官方名稱叫“遮臉禁令”(多語)外部链接,但自今年夏天開始,所有的瑞士人在公眾場合都是要戴口罩遮住臉的。所以很難說疫情對投票結果是否會產生影響。

農藥向社會提出巨大挑戰

2021年會不會成為公民動議年呢?一般來說公民動議案的通過率很低(僅佔一成),另兩項要求修憲的議案可能勝算更大,它們都與人造殺蟲劑有關,該議題對瑞士和全世界的消費者來說都很重要。

第一個是“瑞士不要人工合成農藥”議案(多語)外部链接,它提出瑞士的農業生產應禁止使用農藥,也不應進口含農藥殘餘的食物。第二個是“清潔的飲用水和健康飲食”(多語)外部链接動議,它提出對使用農藥和抗生素的農民減少補貼。

雖然提案有些極端,但確實喚起了公眾的認同感,至於農民和農業化工企業能否打贏這場艱難的宣傳戰,還真難說。從歷史上看,瑞士人對餐盤裡的東西特別敏感:2005年正是瑞士率先頒布了基改產品禁令(多語)外部链接

養老金是瑞士政壇永恆的主題

和人民一樣,瑞士議員明年也不會閒著。聯邦兩院將就最重要的議題之一-養老金體系改革進行討論。繼2019年的議案被公民拒絕後,政府又提出養老金體系修訂案,意圖再次推遲女性的退休年齡。

此外我們還在等議會對於企業養老金(第二支柱)改革的意見,這是對內政部長亞藍·貝爾賽(Alain Berset)威望的真正考驗,最近幾個月他都衝在抗疫第一線。好的,夠了,這些足以填滿議會的4次會議了,會議還將在伯恩會展中心舉行,直到戰勝病毒。

外交政策:挑戰重重

End of insertion

新的框架協議

隨著談判的暫停時間接近尾聲,瑞士外交政策的痛點-與歐盟的框架協議,在2021年又重回焦點。雖然協議草案近2年來毫無進展,但今年9月瑞士選民拒絕了由右翼保守黨派瑞士人民黨提出的限制動議,為雙邊之路掃清了障礙。 10月聯邦委員會任命駐巴黎大使Livia Leu(德)接替Roberto Balzaretti擔任首席談判代表,明確表示要為與歐盟的對話注入新活力。

這只是瑞士單方面的示好,歐盟的談判代表目前還空缺。近幾年我們知道與歐盟的分歧主要集中在工資保護、國家補助、聯盟成員準則、調停部門等方面。雙方的意見並未靠攏,談判席屢敗屢戰的名單上有Yves Rossier、Jacques de Wattwil和Pascal Baeriswyl,彷彿是在介紹瑞士的外交使團,他們全都在與歐盟的嚴峻談判中敗下陣來。脫歐談判已明確表明,歐盟想做的妥協極其有限。目前局勢不會有什麼進展,因為即使在瑞士國內,如果沒有實質性調整,草案在左翼、右翼、中間黨派的集體圍剿下也不會有任何勝算。

移民:會帶來新的混亂?

封鎖!但僅限歐盟內部,移民一攬子計劃對瑞士也產生了間接影響。在12月各成員國最後一次碰面時,許多問題都未達成共識,特別是在歐盟內部“分攤”難民遭到了波蘭和匈牙利的強烈反對。移民可能仍是歐洲2021年要面對的重要課題。如果戰勝了疫情,那麼明年夏季移民潮可能會再次回歸。尚不能預見的結果是:危機可能會加重國家民族主義,歐盟將再次加設邊境檢查。深受移民潮之苦的歐洲南部國家,也可能會保留他們擴建的邊防設施。像萊斯沃斯島上那樣的混亂和人道主義坍塌可能會再次上演。

移民問題還將影響瑞士的外交政策。 2021年新的國際合作策略(英)外部链接將援助發展中國家的工作進行了地理上的劃分,並與移民政策掛鉤。直至2024年瑞士將逐步停止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的發展合作項目,此後資助的重點地區將轉移到:北非、中東、東歐、中亞和東南亞。 2020-2023年的外交政策(多語)外部链接指出,瑞士還將繼續秉承傳統推進和平及人道主義行動,以期在2023/24年的聯合國安理會中擁有一席之地。

瑞士和超級大國

面對美國和中國兩個世界超級大國,瑞士還要重新整隊。隨著拜登出任新總統,美國的對外政策也將發生變化,特別是近東政策,這也是瑞士浸淫多年的領域。聯邦還要向美國澄清瑞士國家銀行的外匯干預問題,以躲避制裁,儘管從瑞士的角度來看這樣的干預是必要的,否則瑞郎會過熱導致出口艱難。

聯邦新的對華政策也需要敏銳的觸角。年中屬自由民主黨的外交部長伊格納西奧·卡西斯(Ignazio Cassis)的幾句批評,就得到經濟協會的猛烈回擊。到目前為止瑞士與中國僅發展了經濟關係,與之進行的人權對話不具約束力,更是被左派稱之為“遮羞布”。不知明年聯邦委員會是否會拿出更多勇氣,但為了緩解國內壓力,它最終沒有延長與中國簽署的備受爭議的遣返協議。

國際日內瓦:後川普和後新冠時代

End of insertion

對世衛和世貿來說都是重要的一年

2021年可能會給國際化的日內瓦帶來具有決定意義的轉變,特別對那些受非議的組織而言,如世界衛生組織(WHO)和世界貿易組織(WTO)。作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樞紐,移民和人道主義問題將會影響日內瓦在地緣政治中的角色,尤其是美中關係問題。對設在日內瓦的聯合國和其他非政府組織來說,資金問題將是重中之重。此外新冠疫情對日內瓦的國際化運作方式產生的長期影響,也將慢慢顯現出來。

與美國重新開始

隨著華盛頓的新政府登台,許多搖搖欲墜的機構都希望能重新獲得美國的支持,並讓來自川普的壓力有個終結。不過期望拜登政府在一夜之間改變一切是不可能的,像世貿這樣的組織面臨著巨大的改革壓力。世貿會不會建立一個有效的仲裁系統,還是在發生貿易爭端時只管調停?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在世貿裡要承擔什麼義務?明年初該組織會有一位新領導上任,至少有一點是肯定的,這將首次是位女性。

川普對世衛組織的指責之一就是新冠疫情期間對中國太軟弱,但它在積極推進COVAX-疫苗實施計劃,並努力讓疫苗覆蓋發展中國家。當首支疫苗進入實施階段後,才可以看出COVAX能否幫助世衛重塑形象。世衛還提出另一項由它來管理的“病原體-全球共享體系”,“以促進醫療應對措施作為全球公共產品的發展,”該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Ghebreyesus)表示。

高目標

數位化在2021年也會是一個重要課題。疫情期間引入的“居家辦公”和“E-外交”雖然也有缺點,但具備節約潛力。作為國際之都的日內瓦將如何應對呢?它將在數字化政治架構、數據倫理、數據管理和網絡安全等方面搭建平台。那麼今後的效果如何,我們將拭​​目以待。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