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等待瑞士的将是什么:2021年的政治展望

瑞士和欧盟之间的关系将如何发展? Keystone / Martin Ruetschi

与欧盟面临的是框架协议的破裂;在国内等待瑞士的是一场围绕“布尔卡(Burka)禁令”展开、充满敌意的讨论;在国际上对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贸和世卫来说,明年都是决定其命运的关键一年。即使瑞士平安度过新冠危机,2021年等待它的也将是奋斗的一年。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3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联邦政治:将是波澜起伏的一年

End of insertion

2021年从“遮脸”开始

2020年末一项被称作“企业负起责任”的动议掀起了瑞士投票的“历史性战役”,双方势均力敌争论相当激烈。这样的激烈情绪明年还将持续,因为年初的第一个议案就会让人情绪激动。 3月7日瑞士选民将就是否允许在公共场合佩戴布尔卡或尼卡布(Niqab)进行投票。这一项于2017年由瑞士极右派发起的修宪动议,届时将毫无疑问地登上国际媒体的头版头条。

提出该动议的Egerkinger委员会也是“禁止修建清真寺尖塔议案”的发起者,该动议于2009年以57.5%的支持率获得通过。该委员会得到了多方支持,不仅拘囿于传统的保守及民族主义党派。在瑞士法语区已成立了一个荟萃各党名流的委员会,宗旨是提倡男女平等,并防止伊斯兰主义在瑞士冒头。

理由如此充分,甚至可能会削弱政府、议会和人权组织的反对之声,它们其实认为该动议没什么用处,也不会提升女性权利。但近几年布尔卡禁令已在法国、比利时、丹麦和奥地利等欧洲国家推行开来,在瑞士的提契诺和圣加仑州也已实施。

可笑的是,这项动议的官方名称叫遮脸禁令”(多语)外部链接,但自今年夏天开始,所有的瑞士人在公众场合都是要戴口罩遮住脸的。所以很难说疫情对投票结果是否会产生影响。

农药向社会提出巨大挑战

2021年会不会成为公民动议年呢?一般来说公民动议案的通过率很低(仅占一成),另两项要求修宪的议案可能胜算更大,它们都与人造杀虫剂有关,该议题对瑞士和全世界的消费者来说都很重要。

第一个是瑞士不要人工合成农药议案(多语)外部链接,它提出瑞士的农业生产应禁止使用农药,也不应进口含农药残余的食物。第二个是清洁的饮用水和健康饮食”(多语)外部链接动议,它提出对使用农药和抗生素的农民减少补贴。

虽然提案有些极端,但确实唤起了公众的认同感,至于农民和农业化工企业能否打赢这场艰难的宣传战,还真难说。从历史上看,瑞士人对餐盘里的东西特别敏感:2005年正是瑞士率先颁布了转基因产品禁令(多语)外部链接

养老金是瑞士政坛永恒的主题

和人民一样,瑞士议员明年也不会失业。联邦两院将就最重要的议题之一-养老金体系改革进行讨论。继2019年的议案被公民拒绝后,政府又提出养老金体系修订案,意图再次推迟女性的退休年龄。

此外我们还在等议会对于企业养老金(第二支柱)改革的意见,这是对内政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威望的真正考验,最近几个月他都冲在抗疫第一线。好的,够了,这些足以填满议会的4次会议了,会议还将在伯尔尼会展中心举行,直到战胜病毒。

外交政策:挑战重重

End of insertion

新的框架协议

随着谈判的暂停时间接近尾声,瑞士外交政策的痛点-与欧盟的框架协议,在2021年又重回焦点。虽然协议草案近2年来毫无进展,但今年9月瑞士选民拒绝了由右翼保守党派瑞士人民党提出的限制动议,为双边之路扫清了障碍。10月联邦委员会任命驻巴黎大使Livia Leu(德)接替Roberto Balzaretti担任首席谈判代表,明确表示要为与欧盟的对话注入新活力。

这只是瑞士单方面的示好,欧盟的谈判代表目前还空缺。近几年我们知道与欧盟的分歧主要集中在工资保护、国家补助、联盟成员准则、调停部门等方面。双方的意见并未靠拢,谈判席屡败屡战的名单上有Yves Rossier、Jacques de Wattwil和Pascal Baeriswyl,仿佛是在介绍瑞士的外交使团,他们全都在与欧盟的严峻谈判中败下阵来。脱欧谈判已明确表明,欧盟想做的妥协极其有限。目前局势不会有什么进展,因为即使在瑞士国内,如果没有实质性调整,草案在左翼、右翼、中间党派的集体围剿下也不会有任何胜算。

移民:会带来新的混乱?

封锁!但仅限欧盟内部,移民一揽子计划对瑞士也产生了间接影响。在12月各成员国最后一次碰面时,许多问题都未达成共识,特别是在欧盟内部“分摊”难民遭到了波兰和匈牙利的强烈反对。移民可能仍是欧洲2021年要面对的重要课题。如果战胜了疫情,那么明年夏季移民潮可能会再次回归。尚不能预见的结果是:危机可能会加重国家民族主义,欧盟将再次加设边境检查。深受移民潮之苦的欧洲南部国家,也可能会保留他们扩建的边防设施。像莱斯沃斯岛上那样的混乱和人道主义坍塌可能会再次上演。

移民问题还将影响瑞士的外交政策。2021年新的国际合作策略(英)外部链接将援助发展中国家的工作进行了地理上的划分,并与移民政策挂钩。直至2024年瑞士将逐步停止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发展合作项目,此后资助的重点地区将转移到:北非、中东、东欧、中亚和东南亚。2020-2023年的外交政策(多语)外部链接指出,瑞士还将继续秉承传统推进和平及人道主义行动,以期在2023/24年的联合国安理会中拥有一席之地。

瑞士和超级大国

面对美国和中国两个世界超级大国,瑞士还要重新站队。随着拜登出任新总统,美国的对外政策也将发生变化,特别是近东政策,这也是瑞士浸淫多年的领域。联邦还要向美国澄清瑞士国家银行的外汇干预问题,以躲避制裁,尽管从瑞士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干预是必要的,否则瑞郎会过热导致出口艰难。

联邦新的对华政策也需要敏锐的触角。年中属自由民主党的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的几句批评,就得到经济协会的猛烈回击。到目前为止瑞士与中国仅发展了经济关系,与之进行的人权对话不具约束力,更是被左派称之为“遮羞布”。不知明年联邦委员会是否会拿出更多勇气,但为了缓解国内压力,它最终没有延长与中国签署的备受争议的遣返协议。

国际日内瓦:后特朗普和后新冠时代

End of insertion

对世卫和世贸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年

2021年可能会给国际化的日内瓦带来具有决定意义的转变,特别对那些受非议的组织而言,如世界卫生组织(WHO)和世界贸易组织(WTO)。作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枢纽,移民和人道主义问题将会影响日内瓦在地缘政治中的角色,尤其是美中关系问题。对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和其他非政府组织来说,资金问题将是重中之重。此外新冠疫情对日内瓦的国际化运作方式产生的长期影响,也将慢慢显现出来。 

与美国重新开始

随着华盛顿的新政府登台,许多摇摇欲坠的机构都希望能重新获得美国的支持,并让来自特朗普的压力有个终结。不过期望拜登政府在一夜之间改变一切是不可能的,像世贸这样的组织面临着巨大的改革压力。世贸会不会建立一个有效的仲裁系统,还是在发生贸易争端时只管调停?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在世贸里要承担什么义务?明年初该组织会有一位新领导上任,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将首次是位女性。

特朗普对世卫组织的指责之一就是新冠疫情期间对中国太软弱,但它在积极推进COVAX-疫苗实施计划,并努力让疫苗覆盖发展中国家。当首支疫苗进入实施阶段后,才可以看出COVAX能否帮助世卫重塑形象。世卫还提出另一项由它来管理的“病原体-全球共享体系”,“以促进医疗应对措施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发展,”该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表示。

高目标

数码化在2021年也会是一个重要课题。疫情期间引入的“居家办公”和“E-外交”虽然也有缺点,但具备节约潜力。作为国际之都的日内瓦将如何应对呢?它将在数字化政治架构、数据伦理、数据管理和网络安全等方面搭建平台。那么今后的效果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

(译自德语: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