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融点 2018极端天气令瑞士冰川体积进一步缩小

rhone glacier

孤注一掷的措施:瑞士罗纳河冰川上铺设的护冰毯

(Keystone)

一项新调研显示,过去一年里的跷跷板式极端天气状况--包括有记录的最热夏季之一-对瑞士的冰川造成毁灭性后果。

瑞士科学院(Swiss Academy of Sciences)于周二公布,一个降雪极其丰富的冬季也不足以抵消极端炎夏对冰川的打击,后者令瑞士冰川的体积缩小了2.5%。

今夏冰川体积的缩减只是延续了长期的趋势-十年来,瑞士冰川已损失了五分之一的冰雪,这些融化的冰雪足以在瑞士国土上覆盖25厘米高的水。

因此,2017-2018年不但是气温与干旱的破纪录年份之一,也是令冰川受打击最严重的年份之一,仅次于2003年的酷热夏季。

消融的冰川 阿尔卑斯山间的冰川:旧貌与新颜

左右拖动箭头,阿尔卑斯山区的冰川在上个世纪间的显著变化便可尽收眼底。 (图:Amédée Zryd、Hilaire Dumoulin及Nicolas Crispini)

但是上个冬季似乎提供了充分的雪盖:在冬季结束前,山区的降雪量是20年来的最高水平(雪层能保护冰川免受日晒,在某些情况下还能使冰川体积增加)。

然而,面对这个有纪录以来气温第三高的炎热夏季,再多的降雪都不够用。今年的夏季还因各地都发生旱灾,给农民带来各种问题。

“自81年前开始记录至今,夏季的新雪从未如此之少,”报告作者写道。

他们举了瑞士东南部维斯夫鲁峰(Weissfluhjoch)测量数据的例子,那里在5月17日-9月4日之间,未下过一场降雪量超过1厘米的雪。

实际上,“即使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海拔2540米),今夏87%的日子里,气温都未能低于零度,”他们表示。

瑞士冰川资料网GLAMOS主管马提亚斯·胡斯(Matthias Huss)对问题的成因直言不讳:“冰川后退与气候变化有着直接关联,”他告诉法新社。

“冰川受气温升高的影响非常大,而气温升高又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加有显著关联,”他指出,并补充说,如果以同样速度持续升温,那么许多面积较小的冰川将在未来数年中完全融化消失。

Keystone-SDA/dos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