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新冠危机遗忘的瑞士城市提出抗议

比尔市拥有许多钟表和微技术公司,这些公司尤其遭受到新冠病毒带来的卫生危机的影响。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面对卫生危机的既成事实,瑞士城市要求联邦委员会给出说法。它们担心自己所做的努力将永远不会从国家那里得到任何回报。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20日 - 09:00
Alain Meyer

瑞士市镇是新冠危机的最大输家吗? 5月28日,当瑞士开始恢复正常状态时,瑞士城市联盟(UVS) 决定发起反对联邦的抵抗运动。这是一个由130多个城市组成的利益集团,涵盖了主要城市。 抵抗的原因是政府在采取抗议措施时未征求市政当局意见。

 “2021年起,税收将大幅下降,市政企业收入、房屋租金也将下降”:UVS在当天发布的一个令人震惊的声明中警告说,大流行病可能为当地政府造成灾难性的财政后果。

财政低迷

根据对UVS所属的70多个城市的调查,一些城市(伯尔尼、阿劳、圣加仑、苏黎世等)非常担心其未来债务问题。它们担心在下个财年结束时市政财政上会出现巨大亏空。 结果就是,若不在某些领域增加税收,公共支出就会减少,从而直接影响到本地区人口。苏黎世市估计,仅2020年,应对这场卫生危机的高昂成本就超过3亿瑞郎(约合22.2亿人民币)。

“政府从未在任何话题上征求过我们的意见。卫生问题方面也从未进行过磋商。”

比尔市市长埃里克·菲尔(Erich Fehr)

End of insertion

由于很少有城市希望在这个动荡时期向市民增税,花光自己的财富或好年积累的储备后,它们只能考虑增加负债。

租金困境

危机期间,在租金问题上公私部门也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做法。租赁楼房和销售空间的城市与私人房地产中介相比,减少商业租金的方式并不相同。根据UVS的说法,尽管城市在减少租金方面表现出“善意”,尤其是对于半封禁时期被剥夺收入的私人独立租赁者,但许多机构却没有表现出同样的灵活性。联邦委员会必须在8月4日之前就一项法律草案征求意见,以引起陷入困境的商人们的注意,保证只需支付房租的40%。

如今,五分之四的城市认为自己在做赔本生意。UVS将“他们对人民、经济和手工艺的责任感”摆在首位。公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它申斥道。UVS建议说: “现在应该由(立法)议会在国家一级做出明确表态。”

贷款和部分扶持

这些还不够。市政府拼尽全力提供过渡信贷,向在线网站提供资金等支持,以确保弱势人群的生活必需品供应,或吸引居民在当地商户使用消费券,以重振商业。不用说,这些费用高达数亿瑞郎。

文化部门也是如此。许多市政补贴需要维持,但市镇没有获得任何补偿。在托儿所和日间学校方面,州与州之间的扶持政策各不相同,因此这种情况下,造成的巨大收入损失也因城市而异。

新冠时期的特殊市政支出清单还没结束: 安全成本增加,公共交通亏损等。考虑到国家向区域性或长途运输公司(如联邦铁路公司)给予的补偿,UVS也要求获得同等补偿。

 “不可接受”

就人口而言,比尔(约5.5万人)在瑞士城市中排名第十。市长决定提出抗议。社会党人埃里克·菲尔利用联邦委员会就新冠疫情法律在7月10日前进行征求意见的机会,向政府表明其想法,并要求联邦委员会重新考虑该法律草案,因为该法将可能延长卫生危机期间已采取的措施。在比尔,人们对于该法案从未征求市政府意见感到特别惊讶。

“社会援助的预注册人数已增加了50%。 我们正在等待企业在夏天结束前采取具体行动。”

比尔市市长埃里克·菲尔

End of insertion

市长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 : “这难以理解,不可接受。”在7月初发布的公报中他指出,自3月中旬以来,为落实健康措施,许多城市像比尔市一样“冲在前线”。因此他们不应该再被遗忘了。他还回顾说,多亏当地政府的努力,公共津贴发放一直维持到现在。

埃里克·菲尔指责危机期间联邦政府部门制定的指导方针有时甚至毫无“实际意义”。因此政府与各个城市之间的差距日益拉大。他个人不止一次有这种印象。政府决定总是直到最后一刻才传达给下层(州和城市)。对埃里克·菲尔来说,这造成了向媒体实时传达有关具体问题信息(如是否免费发放口罩)方面的困难。

贫困加剧

“政府从未在任何问题上倾听我们的意见 : 托儿所、远程授课、复课、公共交通措施、公共部门的部分失业……比尔市市长说 : “在卫生问题上政府也从未进行过磋商。”他刚刚要求伯尔尼州举行一次听证,以便将来更好地倾听城市声音,尤其是现在每天处理新冠危机的是州政府。

但比尔市政府还将采取更多措施,并警告道,未来形势将更加令人痛苦。人口的不稳定状况将进一步恶化,城市中心首当其冲。在应对这些危机时也应倾听城市的声音。

“社会援助的预注册人数已增加了50%。 我们正在等待企业在夏天结束前采取具体行动”,埃里克·菲尔对此感到担忧,也许是担心该地区关键部门,如制表或微技术行业的裁员。“肯定会出现清算、破产。”这对于城市来说更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