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去喧嚣看卢塞恩

英国著名浪漫派画家威廉·特纳笔下的《卢塞恩的夜晚》,画于1842年。 The Print Collector/heritage Images

卢塞恩是瑞士德语区最受欢迎的城市,也是外国游客的热点旅游目的地。但是现在往日喧闹的老城区却出现了门可罗雀的景象。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历史学家Valentin Groebner,就这种恍若穿越到中世纪的境况进行交流。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9日 - 09:00
David Eugster(文)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本来是想谈谈这个城市的“过分旅游化”问题,但是今年可能不会是这种情况了……

我觉得可以谈,因为过分旅游化和过低旅游化其实有着紧密的关联。

那种关联?

新冠疫情期间卢塞恩城市中出现的空城现象是平时那种难以想象的过分旅游化带来的后果。

旅游业将城市变成无人居住区?

可以说是经济特区。

卢塞恩是怎样成为一个成功的旅游目的地的?

18世纪的旅游报告中将卢塞恩形容成一座伤心、陈旧、压抑和落后的城市。德国哲学家阿图尔·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曾一针见血地写道:“一座建得很糟糕、毫无生机的小城。但是却拥有无限美丽的视野。”的确,在卢塞恩可以看到无限美丽的景色:瑞士没有几座城市,能越过湖面向南一直望到终年积雪的山脉。日内瓦、蒙特勒可以,卢塞恩也可以。而这里的湖恰恰能够满足19世纪人们的浪漫视觉。

1800年左右卢塞恩宫廷桥(Hofbrücke)全景。 Stadtarchiv Luzern

浪漫视觉您指什么?

这是18世纪末英国旅游者带进瑞士的,其中之一就是英国画家威廉·特纳(William Turner),他用浪漫的手法将瑞士未经触摸的原始景色描绘出来,带给那些非常富有的英国顾客。

在此之前,瑞士是一个人们不愿问津的地方,因为大山是交通阻碍,天气也异常恶劣。瑞士人的语言也很独特,无人听得懂。19世纪,受过良好教育的旅游者将瑞士视为逃离工业化的的世外桃源,清新的空气、干净的水在其他欧洲地区都是稀有物,而瑞士则依然保持着“以前的样子”。

在19世纪的发展过程中,瑞士、湖泊和山脉成为人们能从工业化的负面影响中,暂时逃脱之地-前提条件是只要你能付得起路费。

伯明翰、曼彻斯特和卢塞恩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异曲同工之效。资本家们在英国北部,从肮脏的纺织厂挣了钱,来瑞士休养-他们住的酒店也像是一个粉红色的工厂,因为它与苏黎世高地或其他地方的纺织厂一样,同样用钢筋水泥建成。

您说瑞士的形象来自外界?

19世纪上半叶,瑞士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19世纪30年代瑞士人被穷困、饥饿所困扰,就像在内战中一样:到处是政治谋杀、游行和起义-然而所有这些却在像画家特纳和作家罗斯金笔下充满浪漫主义的画风和文风中荡然无存。

旅游者为瑞士想象出美丽的过去-当然是后加上去的。那段时间到处都在创作民族历史,然而这里的创作则与旅游业结合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讲,阿尔卑斯被旅游业变成了一种工业景观,成为一个经济特区。

卢塞恩是怎样向这种浪漫视觉发展的?

可惜风景最好的地方,城市却嘎然而止,曾经那里是一片沼泽和一座中世纪古桥。因此1830年左右,酒店不再建在市里,而是向外发展,于是建有许多新酒店的城市搬到了湖边,这里可以看到美丽的风景。1830-1840年间,那座中世纪的古桥被拆毁,因为它是“错误的中世纪”。

什么叫错误的中世纪?

所谓错误的中世纪,是指那些不浪漫的事物。1840年左右卢塞恩像当时的所有其他城市一样拆毁了中世纪城墙,因为它是城市发展的绊脚石,在卢塞恩的山坡上还残留了一小段城墙,因为不碍事,所以被保留了下来,而且马上被官方出钱修缮,因为可以用来作为酒店的背景。

为什么那时候的人不仅将阿尔卑斯,而是将整个中世纪田园化?

19世纪的工业化国家是那么的年轻,他们只需要一个尽可能古老的民族背景,一个历史基础。

这对卢塞恩意味着什么?

一个旅游目的地需要一个叹为观止的老城,于是就顺应游客的需求建了这么一个老城区,这一点从卢塞恩的耶稣会教堂不难看出:它的塔楼比卢塞恩火车站还要年轻:是在19世纪末加建的,为了让教堂看起来更有巴洛克风格,显得更古老。如今,在离教堂几步之遥的地方,那座所谓的Suidtersche Apotheke药店大楼依然矗立在那里,虽然看起来像来自16世纪古药房,但实际上它建于19世纪30年代。

19世纪初就存在的这座药店老楼依然存在。 Archiv Wehrli

卢塞恩的中世纪化分不同阶段。在19世纪90年代,人们将房屋的外墙装饰成新哥特式,1940年左右,又被质朴的中世纪劳动人民形象所补充:穿着白色牧人服装的强壮农奴,那是完全不同的中世纪风。

卢塞恩真正变成旅游城市是在20世纪70年代。在耶稣会教堂前,建起了一个巴洛克式广场,有楼梯和威尼斯式样的栏杆-那种古城剧场建筑的样子。

为什么这一推动发生在1970年左右?

1970年左右,航空和旅游大巴发展起来,而当时的瑞士旅游局局长Kurt Illi开发了亚洲市场。于是进入了欣欣向荣的阶段,除了2001年和2008年的些许惨淡时光,旅游业至今都在蓬勃发展。时下的新冠危机是1970年以来旅游业首次受到真正意义上的打击。但不管怎样,在褪去喧嚣之后,卢塞恩终于展示出了它本来的样子。

前所未有:卢塞恩城中出现鬼城般的寂静。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