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伯尔尼:昨欢如梦»(十三)

十三

文清与小妹的婚礼订在次年春天。小妹一下卸去那副冷冷做做事业女性格调,把自己的美术知识全点点滴滴应用于新家的布置上,墙角一小块木板砖铺得不可心也要翻工。

可儿从法兰克福飞回瑞士四趟--其时她已升任哈格娜服装公司销售部经理,忙得从来脚不沾地。可儿是那种越忙越神采奕奕的女子,一天睡四五个钟点对她来说已是常事。这次她亲力亲为地帮钟小妹选婚纱与花店。钟小妹劝她不要太累,可儿总笑嘻嘻,“不累,不累,陆大哥要结婚,我做小妹的怎能不尽一份力--我能做的,岂不也只有这么多?”文清竭力从她脸上找出一丝一毫的虚伪--可他失败了,可儿一脸的真诚与无辜。

小钟身边又换了女人,这是个祖藉东北的深圳女人,长得高大丰满,皮肤是那种故意晒出的棕黑色,短发烫过,在头皮上密密地打着小卷,真通通的鼻口,一双微向上吊的眉眼,虽不很大,却透着无比的强悍与精明,一身不知名的套装在她身上也能熨贴与舒服。这回,文清不得不为小钟暗捏一把汗。

好容易盼到了结婚那一日,却是个雨天,教堂前大大的花钟散发着甜蜜的气息,钟小妹打扮得很漂亮,淡奶油色锻子长裙,浑圆的淡金色珍珠项链的光华含蓄地映到她晶莹的脸上--她的脸平静而柔美。

客人们纷纷向新人抛洒花纸屑与细小的糖果--忽然,文清的眼睛被狠狠刺痛了,在一大堆欢乐纷杂的人群中,他看到了一双清亮美丽、黑澄澄的眸子。文清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牢牢攥住,无法呼吸,无力挣扎……‘小蝶!”他在心中默默呐喊。

牧师说:“神啊,愿你使我成为播撒的平安的器皿,在有仇恨之处播撒爱,在伤害之处播撒原谅,在怀疑之处播撒信心……”

文清继续回头望着那束如被上帝吻过的目光,他的眼前慢慢地浮出一个幻象:在这个微雨的清晨,一只竹绿色的小蜻蝶轻轻弹一弹翅膀,从他所有的回忆与呼唤中起飞,一颗珍珠样的泪滴自文清眼睛轻轻滑落……

牧师说:“……在失望处播撒之希望,在黑暗之处播撒光明,在忧伤之处播撒欢乐……”

文清任由泪水滑过脸庞,这许多年来,他寻寻觅觅、忍辱负重,悲哀,惶恐,以致于绝望,不就是为了找寻这样一双眼眸吗?

牧师说:“……哦,神啊,愿你使我不渴求受安尉而是去安慰,不渴求被理解而是去理解,不渴求被爱而去爱,因为去给予,我们就会得到,去原谅,我们就会被原谅,向已死我们就得了永生。”

是小蝶!是小蝶,他心中如婴孩般温柔地扯动,生怕一个不小心,小蝶又倏忽即失。小蝶今日的穿着好似马来的贵族,一身富丽堂皇的绿纱衣裙,大半个面部及其秀发被面纱包得严严实实。但,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历经多少沧桑,即使被放逐到沙漠,即使他发摇稀齿缺行将就木,单凭这一双眸子,单凭这一双穿越时空的眼眸,他也立即可将她从亿万人群中拉出。

牧师说:“新娘,今天你将嫁于这位男子为妻子,从今后不论是好是坏,贫贱富有,生病健康,都要保有他,热爱他,珍惜他,直到你们被死分开。新娘,你愿意吗?”

小妹低声而坚决地说:“我愿意!”

站在小蝶身边,如影附形的,是个身材稍矮,形容略瘦,仍是马来装束的女孩,不过这个女孩却是白色印花衣裙。质地也稍显飘逸,那女孩一直东张西望,彼时才抬起来。文清一下呆住了--可儿。怪不得她说今日没时间观礼,怪不得她说要给自己一份惊喜,怪不得……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原来……

可儿与小蝶一样,也是只露一双眼睛,然而面纱飘扬时约略现出的脸形,然而她眼睛周围那飞扬的、浓密的睫毛,真真如假包换。

牧师说:“新郎,今天你将娶这位女子为妻,从今后不论是好是坏,贫贱富有,生病健康,都要保有她,热爱她,珍惜她,直到你们被死分开。新郎,你愿意吗?”

文清捏住了自己的右拳,小蝶,你是在惩罚我吗?这许多年以来,我没有一刻不在想念着你,记忆着你,你为什么偏偏在这刻才出现……文清像一个被弃在街边的幼童,委屈,无助到泪流满面。

牧师又说了一遍:“新郎……”

小蝶姐妹突然向教堂门口走去,不,文清在心中呐喊,不,不要这样又一次离开我--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不会再让你错过我的生命!

牧师顿了一刻,但还是耐心地重复了一遍:“新郎……”文清迷失了,“我……”,小妹急道:‘他愿意!”众宾客开始哗然。

牧师清了清嗓子,有意提高了声音:“如果有任何人能提出公正的理由,证明此二人不能合法地结为夫妇,请在此刻说出来,否则,请今后永远保持沉默!”

在席间小钟用幽默来抚平自己紧张的心绪,“Of course not”

“不!”文清冷静地打断小钟,“对不起,今天没有婚礼。”说毕,跳下神坛,径直向小蝶姐妹赶去。他推开人群,他不理会各种质问,身后是惊讶而悲伤的小妹。他顾不了这么多了,小蝶,小蝶,失去你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突然,文清眼前一黑,小钟疯了似的一记左钩拳,“你他妈的……”

女客们尖叫起来:“血!”“血!”“打架了!”“出人命了!”纷纷向门口涌去,乱作一团,成礼用的花球被践踏在脚下,与泥浆混在一起,散出一种凄美的幽香。

“小蝶!”文清轻轻拭开脸上的血,眼前只见淡漠的紫灰色天空……小蝶!他想。

下接» «伯尔尼:昨欢如梦» (十四)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