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伊斯兰主义者又在蠢蠢欲动,怎么办?

印度穆斯林在举行针对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示威。然而即使在欧洲,也能通过社交媒体感知穆斯林的不满。 Sukhomoy Sen/nurphoto

欧洲的穆斯林在社交媒体的论战中攻击西方。而官方组织的代表们却无一应战。除了他们,谁还能接触到那些生活在“过滤气泡”中的人呢?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2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在目前瑞士、德国和奥地利的一些Facebook群里,会看到令人不安的画面:当法国总统马克龙向伊斯兰极端主义宣战的时候,总有人将之曲解为“反伊斯兰和穆斯林的战斗”,甚至号召抵制法国货。

“事实可以被扭曲,罪犯也能变成受害者”

伊斯兰极端主义问题专家、德国作家、心理学家Ahmed Mansour警告说,这是一种虚拟的平行社会,网络正在塑造人们的所思所想,甚至所为。“这样一种两极化的讨论,和对所谓‘西方宣战伊斯兰’的谴责,我甚至在移民的Facebook网页上也看到过,而它们原本只涉及在德国的工作与学习等日常问题,”他对瑞士资讯说。 Mansour是“促进民主和预防极端主义”倡议团体的负责人,组织过相关研讨会。

他在与监狱犯人和逃犯有关的工作中观察到:“事实可以被扭曲,罪犯也能变成受害者。虽然这些人都很极端,有的甚至杀过人、犯过不可饶恕的错误”。

在瑞士这方面最活跃的要数“瑞士伊斯兰中心委员会”(IZRS)了,它在Facebook上有5万名追随者。该组织由瑞士的皈依者领导,他们的观点正是:马克龙向伊斯兰极端主义宣战,就是在对付伊斯兰和穆斯林。他们甚至就此组织了一场讨论。

虽然近几年IZRS丧失了一些影响力,弗里堡大学瑞士伊斯兰和社会中心(SZIG)主任Hansjörg Schmid说:“但在社交媒体上它的存在感仍很强,吸引了一批人。”

网上的“回声”越来越大

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话题已沉寂许久。然而在巴黎、尼斯、德累斯顿和维也纳相继发生了恐怖主义事件后,社交媒体的“回声室”中声音越来越大。

伦敦国王学院激进主义研究国际中心主任Peter Neumann不久前接受瑞士广播、电视台(SRF)采访时说,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可以真切感受到圣战组织的存在,“一场践踏道德的燎原之火又烧了起来”,人们“看似”重新发现了这一话题,这一行动“似乎是从内部酝酿的”。

令人吃惊的“置身事外”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的伊斯兰联合会对这场讨论置身事外。位于苏黎世的伊斯兰组织联合会在其Facebook页面(英)上,既没有对最近袭击发言,也没有提及相关抵制。

在法国教师被杀后的第12天,在Facebook上拥有635名粉丝的瑞士伊斯兰总联合会 (FIDS)才表态,对“血腥的袭击事件予以最严厉的”谴责,并呼吁停止暴力。“意见不同永远都不应用暴力来回应,也不应被当作借口,”页面上写到。但与此同时,要“理性运用,而不该‘为了侮辱’而滥用”舆论自由的权利,这暗示的是法国的漫画事件。侮辱、诋毁和嘲笑“无益于对话,还会加深两极分化”。

这些组织为什么不参与讨论,却让舆情持续发酵呢?

在问过多次后,FIDS的负责人回答说,他们已多次强调,并在自己的网页和Facebook账户上“进行过3次明确的沟通”。

疲沓和力所不能及

Hansjörg Schmid教授将这种伊斯兰官方组织的克制解释为“压力过大导致的疲沓和力所不能及”。负责人也时常担心媒体不能真正理解其意。而且在人们眼中,穆斯林总有种负面的形象。

此外他们不擅长和媒体打交道,也没有相应的资源。有些信徒并不想出现在媒体上。还有些人担心,如果他代表穆斯林讲话会影响其职位,Schmid说。

Ahmed Mansour对伊斯兰机构克制的态度提出警告,这最终会导致网络空间里不再有对立的意见。以鼓吹伊斯兰和极端主义为生的人,或穆斯林保守派的代言人将引导这场讨论。

对话,但是谈什么?

在哪里展开对话?有意义吗?由谁来引导对话?Mansour认为学校应起主要作用,那里教授的不应“仅仅是专业科目还要有价值观”,孩子们也要学着接受讨论文化。

但又不仅于此,Mansour希望能开展一场全社会的大讨论、一场伊斯兰内部的辩论,还要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宣讲,以及更好地促进移民融入。他对政坛颇有微词,因为只要有人批评融入程序,就被责难说成是极右翼分子。“我们要放弃这样的讨论,”他说,“我们必须知道,挑战就在眼前,这不仅仅是法国的问题,而是全欧洲的。”

SZIG的主任Hansjörg Schmid教授也期待着一场跨文化的对话,“所有参与方都要作出努力”。少数族群不该被孤立,全社会都要释放出明确的信号:穆斯林也是社会的组成部分之一,和其他公民一样,并为他们提供更多经济和教育上的可能性。

在这场文化对话中,告知自由的意义和有什么样的优越性,这很重要。因为穆斯林也可由此而发展。

Mansour和Schmid都确信,我们的目的是为社会赢得穆斯林,而不是正相反。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