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逃难中还要受到性侵威胁的女性

一个安全的住宿,对于逃难中的女性至关重要。 Keystone

除夕夜德国科隆等一些欧洲国家的女性遭到穆斯林男性有组织的性侵事件引起了人们的公愤,在当今的难民潮中,欧洲女性的安全受到了威胁。然而女性维权人士提出,性暴力和性歧视已经在当今的社会中构成问题,然而这一问题并不是仅仅来自穆斯林国家。 逃难中的女性难民面临更严重的问题,却未受到足够的重视。

此内容发布于 2016年02月16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些经历战争的磨难、想拚死将孩子和自己带到安全之处的女性,虽然身处欧洲的安全地带却依然受到性骚扰的威胁,这些骚扰不仅来自男性难民,也来自欧洲的保安人员。瑞士虽然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但仅仅设置分开的过夜和洗浴空间,能保护女性免受性侵吗?

国际大赦组织对40名在德国和挪威的女难民进行了询问,所有人都表示,在逃难的路上遇到过威胁并感到不安全。这些女性几乎在逃到的每个国家都遭受过精神暴力和金钱敲诈。

女性生活在惶恐之中

正是这些奔走在逃亡的路上、居无定所的女性,特别容易受到性侵的威胁,因为她们没有正式的身份,只能在“地下”出没,所以常常被人贩子盯上。好不容易来到了欧洲,还要长时间与陌生、单独逃难的男性难民挤在拥挤的难民收容所中,因为没有明确身份,所以她们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

人贩子知道这些逃亡在外女性有多脆弱,所以就利用这一点,如果她们的钱不够继续上路,有时候只能出卖自己的身体。接受国际大赦组织询问的女性中的三名,表示他们被人贩子提出过用性交换获得优惠的路费或者较短的等待时间。

骚扰也来自欧洲人

根据国际大赦组织的一份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女性难民不仅会遭到来自男性难民的性骚扰甚至性暴力,欧洲人也会趁人之危。该组织对在挪威和德国的女性难民进行调查时得知,她们也会受到欧洲保安人员的调戏和性骚扰。

被采访的女性透露,她们在欧洲的难民收容所中遭到过毒打、触摸和心怀不轨的盯视。一位22岁的伊拉克女性对国际大赦组织说,在德国,一位身穿制服的男人曾尝试用几件衣服作为交换,要求和她“单独在一起”。

瑞士的努力

在瑞士针对女性难民的性暴力也已经引起注意,人权组织-女性的土地(Terre des Femmes)2014年对女性难民居住的集体宿舍进行了调查,得出结论,在这些难民收容所中对于按性别隔离住宿这一问题的重视程度不够,而且缺乏对于女性难民的住宿及日常照管的统一规定。

对于女性的土地组织性暴力专家Milena Wegelin来说,难民收容所的工作人员也缺乏敏感度。“许多女性咨询处的人缺乏相关知识,无法对求助的女性难民提供帮助。”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些女性也就不再寻求帮助。

瑞士难民收容所的情况比其他国家稍微好一些。ORS是瑞士一家专门负责难民事务的公司,该公司常常与女性的土地一起合作,为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提供咨询和相关信息。

难民中的女性也被告知:如果遇到问题请找工作人员,“我们也特意在每组工作人员中都安插了女性员工,我们知道女性难民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会喜欢找女性工作人员。”因此在许多难民收容所中都设置了专业咨询中心。

男女分开的宿舍

对于ORS公司来说,男女分开安排住宿非常重要。“单独逃难的女性和男性不会在男女混合的宿舍中过夜,我们尽可能地将女性安排在其他的楼层或者房子的另一面。”

在卫生设施上,各难民营也尽量让男女分开,“如果实在不可能提供分开的洗浴空间,我们会为男性和女性安排不同的淋浴时间。”

对于女性的土地组织来说,仅仅是分开的住宿和洗浴空间并不解决问题,没有单独的空间,女性在去洗浴的走廊上就会遭到骚扰。

这一点从那40位接受询问的女性难民口中得到证实,除了收容所中洗手间的卫生条件很差之外,还很不方便。这些女性反映,在德国一个临时收容所中的男女共用卫生间和浴室中,女性在上卫生间时总是被一些男人偷窥,所以为了避免上厕所,有些女性干脆不吃不喝。

国际大赦组织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倘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出现这种危机,那么就应该马上找出应对措施,来保护这些弱势群体-比如一个单独逃难的女性或者只身带着孩子逃难的女性。”落实到具体事务上,至少要让这些女性有分开的、光线充足的卫生间和单独的、安全的就寝空间。“这些女性已经饱受了战争的摧残,终于费尽千辛万苦逃到欧洲,却依然受到威胁,这不是一个很大的丑闻吗?”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