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如何用民主的方式生产口罩

如果第二波疫情出现,口罩将成为许多国家的必备防御措施,为了避免像第一波时出现的,奸商利用假货获取高额利润,瑞士发起了一个口罩动议。 Künzi, Renat (swissinfo)

新冠病例还在不断增多,人们在聚会时、酒吧里还有国外不幸染病:第二波疫情正在向我们走来。瑞士政府经过长时间地权衡,最终颁布了在公共交通设施中的口罩令。如今防护口罩动议也启动了。2位敏锐的瑞士人希望将具有资质的口罩生产分散化,并且民主化。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在第一波新冠疫情爆发时,有人大发国难财,至今仍难以收场。这些骗子和罪犯的行径,让国家和人民被伪造的、毫无价值的防护口罩骗取了几十亿。

瑞士也概莫能外。2名年纪在22、23岁的小伙子于3月通过口罩交易一跃成为百万富翁。他们是能以最快速度将来自中国的口罩供给瑞士军队的人。

口罩在先,法拉利在后

据一个独立的“来自苏黎世的金融信息”平台-瑞士财经媒体《Insideparadeplatz》报道:2位苏黎世青年通过口罩生意变为了百万富翁。今年3月,这两位年龄分别在22、23岁的小伙子以“Emix”公司的名义,将来自中国的口罩通过瑞士军方药店卖给了瑞士部队。这笔生意的利润之大,令他们一跃成为“黄金湖岸的口罩神童”,这是Insideparadeplatz对他们的称呼,因为他们随后就购买了法拉利和宾利的超级跑车。“军队药店是以市场价格从Emix购入的口罩”,《周日报》援引了瑞士联邦国防、民防、体育部(VBS)发言人的话。

End of insertion

“在新冠疫情爆发期间,因为有人哄抬物价和标准造假,口罩很快就演变成了政治事件。我们认为这样不行,”Marie-Claire Graf说。这位来自巴塞尔的女性在24岁时就成为了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知名专家,并且是联合国100位青少年气候大使中的一位。

最近4周,Graf与她的盟友夜以继日地召开视频会议,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生产商、资质认证专家以及方方面面的参与者共同商讨对策。

万无一失的方案

其最终结果就是出台了口罩动议。动议委员会可以向提出申请的政府、机构、组织、企业和个人提供生产口罩的机器。该方案还包括供应基本物资,如无纺布、过滤层和松紧带等。这些都是免费的。

参与者必须具有完备的资质。这些特许经营者可以自由地出售口罩、自行定价。但每生产出一个口罩就要给提案发起人缴付小额的机器使用费。

行业巨头首相助

凭借这种分散式生产系统,“我们希望所有地方都可以自己生产口罩”,共同发起人Graf说。新冠病毒的第一波疫情已证明,那种集中制的体系不可取。

首位特许经营人已经找好,它就是总部位于柏林的、德国最大的口罩生产商。它已备好12台机器,很快就能开工。“我们的口罩将供给大型的德国企业和国际集团,”Graf说,其中包括一家航空公司和一家零售连锁店。

Graf和共同发起人Oliver Fiechter也开始在瑞士寻找潜在的合作伙伴,无论是城市还是各州,军队、医院、药房,或者像大超市Migros、Coop以及邮局这样的大企业,都在考虑之中。

Flawa的问题

在3月份新冠疫情首次爆发时,封锁期内的瑞士急缺大量口罩。我们的库存太少了。

自4月中旬起,圣加仑的Flawa公司每周生产40万个标准口罩以满足国内需求。但高成本的防护口罩和要达到认证标准的医用过滤口罩,则存在大量缺口。虽然从3月开始,Flawa已拥有2台来自中国的生产机器,但还没有制造出一个FFP2或FFP3型的口罩。其原因是:所产口罩未达到德国技术监督协会(TÜV)的标准。2台机器共花费160万瑞郎,由联邦和苏黎世州买单。

End of insertion

速度是动议的一个重要环节。"第一波疫情已结束,但第二波正在路上。"Graf说。

她说,目前已经得到来自欧洲和海外的约100个咨询电话。感兴趣的各方来自土耳其、俄罗斯、突尼斯、埃及、美国和巴西。

首批30台机器已预订一空。“太夸张了,” Graf看到中期结算数据后说。他们的目标是300台机器。

防护口罩动议

“承包商”:首先,Graf和Fiechter要对意向客户进行背景调查,并向他们解释自己的需求。被选中的特许经营者必须按照合同生产和销售口罩。

机器:来源于专业从事自动化生产的莱比锡机械制造厂(MBL)。个别精密部件来源于瑞士企业。

一台机器大概花费35万欧元,每月最多可生产300万个口罩。Graf和Fiechter已借助自己的渠道募集了500万欧元的预先融资。

原料:提案发起人还提供高品质的无纺布作为原材料。供应商来自瑞士、德国、葡萄牙和土耳其,以及中国和印度。

商业模式:所提供的机器依然属于提案发起人。特许经销商按照生产出的口罩数量支付机器使用费,在0.2-0.8欧元之间(因不同标准和过滤程度不同而各异)。

下一步:为了在下一波疫情到来前做好准备,Graf和Fiechter计划将预备向全球分发的生产机器进行数字化联网。这样疫区的人就可以更快地获得口罩。

几十亿的市场:该动议为Graf和Fiechter开拓了价值几十亿的市场,“防护口罩动议将迎来三赢的格局,所有参与者都可获益,”Graf说。

赢利:一个计算模型显示出瑞士这项“发明”的效益如何。以每台机器每月计,产量如果是200万个标准口罩,那么就有56万欧元返回到防护口罩的提案委员会中。如果合同以2年、最多3年计,就是逾1300万欧元。如果以30台机器、2年时间计,总共收入逾4亿欧元。

End of insertion

无论有多少回款,Graf和Fiechter都会将其直接投入到该项目的扩大再生产中。

因为他们的目标还有:向经济发展落后地区输送机器。“目前我们正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商议,看该项目应该考虑哪些国家,”Graf说。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