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冠病毒与全球化 疫情令企业高管们不堪一击

 Fassungsloser Banker vor Mehrfach-Bildschirmen

上周瑞士股市跌到了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最低。

(Keystone / Arne Dedert)

新冠病毒忽然间让全球化及其带来的相互依赖暴露了弱点,美国和瑞士管理学教授Suzanne de Treville倡议工业生产还是应该从亚洲搬回西方。她希望这次的危机能让人们有所醒悟。

新冠病毒席卷全球,世界经济都受到压迫。亚洲、美国、欧洲经济都受到新冠病毒的摧残,经济增长明显下降,全球股市在随之颤抖。

Suzanne de Treville洛桑大学经济学教授,她是瑞士和美国双国籍。

(Moosberger Concepts 2018)

危机令风险和依赖性暴露无疑,生产和供货链都受到拖延。

洛桑大学管理学教授Suzanne de Treville外部链接援引大量金融经济理论证明,将生产线建立在本地而不是在国外的优势。这一理论也同样适用于生产成本比较高的国家,如瑞士。

swissinfo.ch:新冠病毒在短短几周内就影响到世界经济,是我们的企业管理者低估了全球化的弱点和与之相关的系统风险?

Suzanne de Treville:大多数企业管理者,未将诸如新冠病毒带来的这种意外打击纳入他们的决策模式中,这就与现实发生了冲突,所以100个或者500个企业现在遇到了严重问题。

生产链之间的距离越来越长带来的风险非常明显却很少被人关注。因此,未来对管理人员在逻辑和系统思维上的培训是不可忽略的。

与助理 Jordi Weiss一起,我们研发了一个软件和模仿游戏,能估算出拉长生产链间距形成的真实费用。

swissinfo.ch:新冠病毒会产生电击般影响?

Suzanne de Treville:但愿不会。新冠病毒对人类生命和经济的影响足够引发思考,而在几周前还没有这种可能。

"新冠病毒对人类生命和经济的影响足够引发思考,而在几周前还没有这种可能。"

引言结束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西方企业便开始将生产线往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转移,而对于所带来的风险和依赖性却未经思考。今天猛然惊醒,许多经济界领英人士提出这样的问题:当时怎么能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

swissinfo.ch:如今的世界是相互依赖的。中国占据了全世界生产链的五分之一,成为全球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游客每年在全世界花费2600亿美金;现在还有可能把时针拨回到过去吗?

在过去的20年人们似乎认可这样的理论:富裕国家搞革新,生产成本比较低的国家搞生产。但是革新并不总能与生产结合在一起,而工业生产能创造工作岗位。制造业的一个岗位,能够在供应链或服务行业创造5-10个岗位,这是一个很大的数据。

转移生产线造成的实际费用

Suzanne de Treville研制了一个Cost Differential Frontier Calculator (CDF)外部链接计算系统,显示出转移生产线比在本地生产更加昂贵。

该软件将隐藏的扩大生产和转移生产线费显现出来:企业要么订购了过多的物资造成浪费,要么订得太少造成库存不够。

这一计算系统也引起了负责美国再工业化策略的经济专家的注意。

CDF系统还有一个补充系统参考30多个参数,除了成本之外,还有海关、翻译、包装、生产力不足、基础建设缺乏、专利丢失、政权不稳或监督不足等因素造成的额外费用,都被企业低估了。

信息框结尾


如今的社会,已经不再能将制造业与服务业完全分开,它们是相互关联的。

swissinfo.ch:这说明什么?

Suzanne de Treville:我们拿纺织业做例子:今天许多大服装公司都将他们的货架填满由中国或孟加拉廉价劳动力生产的廉价衣服,很多时候这些衣服只能卖出去10%-20%,剩下的为了给新款腾地儿就会被销毁。

这无论在经济还是社会性和环保问题上都带来很糟的影响,纺织业现在排在石油业之后,成为第二大污染行业。美国商务部在过去的6年里利用我们实验室研究出来的一个软件对纺织业加以控制,设法在当地创造工作岗位,改变浪费的做法。

swissinfo.ch:怎样才是有效的做法?

Suzanne de Treville:今后如果想买衬衫,可以找一个私人咨询师,他会对您进行扫描量身,专门为您定制一件专属衬衫。这件衬衫将在一个您附近的小型作坊或者分配给美国一个地区的工厂,这件衬衫在穿过40-50次之后,可以退回给厂家,回收重新利用。

这样的服务根据订单所需时间,价格会不一样,这与机票的价格类似,乘坐头等舱和商务舱的人要比选择经济舱的人多花一些钱。

这种经济循环模式非常灵活而且比大批量生产的品牌更符合顾客需求。

swissinfo.ch:您与特朗普政府的合作,不是在进行一个威胁到全球平衡的贸易保护主义策略吗?

Suzanne de Treville:我们参与的研发工作,早在奥巴马当值时就开始了,的确,负责该问题的、美国商务部的人已经在职34年了,既为共和党政府也为民主党政府效过力。

"这种经济循环模式非常灵活而且比大批量生产的品牌更符合顾客需求。"

引言结束

创造工作职位和发展工业,在美国是最少被作为政治话题的题目,在美国大部分地区消除非工业化和贫困是最不受争议的措施。

swissinfo.ch:您的这一说法能够说服美国或欧洲的领导者,但是新兴国家正是因为过去这些年的工业化,才有了飞跃,难道这些国家不应该表现出他们的吸引力?

Suzanne de Treville:您错了,当我2014年在麻省理工任教的时候,好多中国学生来听我的课,他们认为我的观点会为中国带来希望。

现在中国的工厂对于工人来说简直就是地狱,过分的工业化为那里人们的健康和环境都带来了很坏的影响。

中国领导人现在已经意识到不能再继续这样发展下去,现在中国不再热衷于廉价产品,而是开始将兴趣转向更有价值的产品和国内市场。农业也在向有趣的经济循环模式发展。

swissinfo.ch:那么瑞士呢,瑞士真能在高成本、瑞郎坚挺的情况下保持竞争力吗?

Suzanne de Treville:当然瑞士能在瑞郎坚挺的情况下运转正常,对于许多企业来说这只是其中的细节,很容易克服。瑞士拥有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力,年轻人拥有在现代、充满活力和有吸引力的企业中工作的机会。

另外一个重要的优势是,瑞士距离世界最好的大学和科研中心很近,我的一项研究显示,瑞士的灵活性能令企业获得15%-100%的增值。

这还没算上基础建设的高性能,无论是在交通运输还是公共管理方面,瑞士都很出色。因此瑞士拥有所有先决条件,发展有竞争力和强大工业。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