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是否从封锁中汲取了真正的教训?

亚洲游客在卢塞恩 ©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疫情令熙熙攘攘的旅游胜地变得门可罗雀。有些旅游景点在暗自高兴,至少短时期内“过度旅游”的现象没有了;而许多地方已在恳请游客:赶快回来!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8日 - 09:00
Eva Hirschi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当瑞士还未开放瑞意边境时;意大利就突然宣布自6月3日起,从瑞士出境的人可以自由进入意大利。此后第二天,洛桑的Sylvain和Anastasia Nicolier就已站在两国的边境大圣伯纳。“昨晚我看到边界开放的消息,就问我太太是不是想去威尼斯。

转天我们就带上2个月大的女儿出发了,”Sylvain Nicolier说。入境很是顺利,没人检查。“起初我感觉不太妥当,”Anastasia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带婴儿出国”。

这对新晋父母以前经常旅行:Sylvain Nicolier是旅游博客的博主,他在自己的网页以及社交媒体上用“Suisse moi”(英)这个名字发布摄于世界各地的视频,他太太辅助他。

威尼斯他已去过4次,但那里的人山人海令他兴致全无,好长时间提不起精神带太太去。而对她来说,威尼斯则是心仪已久的梦幻之地。

“现在去正是时候!”这一对儿伴侣说。他们将新冠疫情下威尼斯空旷的街道和小巷的照片传遍了全世界。

限流的措施

疫情爆发前,威尼斯每年要接待2600万-3000万游客;旺季每天有13万的游客在这坐落于泄湖岛上的城市里参观游览。当地居民认为游客太多了,并因此发起抗议,他们纷纷抱怨这种“过度旅游”:威尼斯装不下这么多人;连街道都挤不过去,房租越来越贵,纪念品商店甚至比给居民服务的店铺数量还多。

这座城市给出了对策:凡是不在当地过夜的游客都需购买门票,同时削减在此停靠的邮轮数量。 Sylvain Nicolier认为这些措施不错:“我们应当倡导可持续发展和负责任的旅游业,这很重要”。从原则上来说,人们不应诋毁旅游业:因为“许多地方的当地人都受益于此”。

经济支柱:旅游业

事实上,旅游业对威尼斯的经济来说至关重要,对整个意大利也很重要;它创造了该国逾10%的国内生产总值。这从意大利6月初便匆忙开放边境就可以看出:当时它的卫生部门持反对意见,事先也根本没有和邻国进行磋商,它的政府便屈从于经济联合会的压力。

在意大利,一些城市的财政经费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疗养税,这是每位游客在住宿时都要额外缴纳的一笔费用。

“我相信,当外国游客消失不见的时候,当地人也感受到了旅游业的重要性,”Anastasia Nicolier说。他们所到之处受到了由衷地欢迎,气氛很好。

旅游胜地卢塞恩

瑞士也有城市达到了它的接待极限。卢塞恩-当之无愧的瑞士旅游胜地,每年接待游客940万。这里的居民也非常不满:6月初发布的卢塞恩高校民意调查报告(德)指出,在1530名受访者当中,近8成的人认为如今老城的游客数量过多,这带来了更多的交通堵塞和停车问题。

特别令他们心烦的是大型的亚洲旅行团。该调查是在2月,也就是瑞士出现首个新冠病例之前不久完成的。

“与此同时,人们也意识到了旅游业对卢塞恩经济的影响,”卢塞恩高等专业学校旅游经济研究所所长、该调查负责人Jürg Stettler说:“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认同旅游业创造了工作岗位;近三分之一的人认为,旅游业对许多企业的营业额和利润贡献很大”。

然而:大部分受访者表示,还应进一步引导和整治旅游业。获得最多支持的是整治大巴车旅游的措施,其内容涉及大巴车数量、场地以及停车费用等。市议会也要加强对旅游业的管理。

投资建设基础设施

少女峰是瑞士的另一处热门旅游景点,每年有100多万人拜访山上欧洲海拔最高的火车站。现在的情况比以前强多了,酒店老板Otto Hauser说:“几年前这里乱死了”。作为格林登瓦尔德(Grindelwald)五星级酒店的老板,他对这一带的旅游业非常熟悉,许多游客选择从他的Schweizerhof酒店出发前往少女峰。该酒店六、七成的客人,特别是亚洲团队会选择在旺季出行。

在瑞士少女峰上的经历。 ¬© Keystone / Anthony Anex

“以前山上快挤爆了,现在人潮汹涌挤来挤去的景象不见了,”Hauser说。自2009年起,每天访问少女峰的游客数量被限制在5250人以下。从今冬开始,滑雪者的人数也要受限。扩建还在同时进行:一项高达4.7亿的“V-轨道”项目将提供新的缆车和车站,以缩短登上少女峰的乘车时间。

对Hauser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办法,也显示出了投资的必要性:“治理是一项经年累月的工作,不是通过一两天的努力就能把游客管理好的”。

管理也非万能

卢塞恩高等专业学校的Jörg Stettler补充说:“整治绝不是万能的。卢塞恩只能治理团队游;而对那些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进出的自由行游客来说,就无能为力了”。不过报告也指出,当地居民很少受到自由行游客的打扰。

Sylvain和Anastasia Nicolier为了写博客,也总是自由行。“为了避免见到’大部队’,我总是淡季出行。例如巴厘岛,我就选择雨季去。所有人都说那里到处是游客,但我却在岛上很享受!”这位博主说。

可偏偏是当地经济在对游客的迅速回归翘首以待。又要陷入新一轮的两难境地吗?“旅游业要保持可持续发展,这不仅是旅行者的观点,也是经济界的心声,”Stettler说。凡是进行短暂的城市游、只逛逛景点的,对这个城市的经济贡献也很少。应该改变一下市场策略,Stettler表示,让游客更愿意长时间地停留。“如果在卢塞恩待一段时间,谁也不会总在卡佩尔桥和狮子纪念碑那里游览,而会在本地区郊游。当地的旅游项目很丰富,这样游客就会分流,其他行业也将从中受益”。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