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業是否從封鎖中汲取了真正的教訓?

亞洲遊客在琉森 ©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疫情令熙熙攘攘的旅遊勝地變得門可羅雀。有些旅遊景點在暗自高興,至少短時期內“過度旅遊”的現像沒有了;而許多地方已在懇請遊客:趕快回來!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8日 - 10:30
Eva Hirschi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當瑞士還未開放瑞意邊境時;意大利就突然宣布自6月3日起,從瑞士出境的人可以自由進入意大利。此後第二天,洛桑的Sylvain和Anastasia Nicolier就已站在兩國的邊境大聖伯納。 “昨晚我看到邊界開放的消息,就問我太太是不是想去威尼斯。

隔天我們就帶上2個月大的女兒出發了,”Sylvain Nicolier說。入境很是順利,沒人檢查。“起初我感覺不太妥當,”Anastasia說:“這是我們第一次帶嬰兒出國”。

這對新手父母以前經常旅行:Sylvain Nicolier是旅遊部落格的部落客,他在自己的網頁以及社交媒體上用“Suisse moi”(英)這個名字發布攝於世界各地的影片,他太太輔助他。

威尼斯他已去過4次,但那裡的人山人海令他興致全無,好長時間提不起精神帶太太去。而對她來說,威尼斯則是心儀已久的夢幻之地。

“現在去正是時候!”這一對夫婦說。他們將新冠疫情下威尼斯空曠的街道和小巷的照片傳遍了全世界。

限流的措施

疫情爆發前,威尼斯每年要接待2600萬-3000萬遊客;旺季每天有13萬的遊客在這坐落於洩湖島上的城市裡參觀遊覽。當地居民認為遊客太多了,並因此發起抗議,他們紛紛抱怨這種“過度旅遊”:威尼斯裝不下這麼多人;連街道都擠不過去,房租越來越貴,紀念品商店甚至比給居民服務的店鋪數量還多。

這座城市給出了對策:凡是不在當地過夜的遊客都需購買門票,同時削減在此停靠的郵輪數量。 Sylvain Nicolier認為這些措施不錯:“我們應當倡導可持續發展和負責任的旅遊業,這很重要”。從原則上來說,人們不應詆毀旅遊業:因為“許多地方的當地人都受益於此”。

經濟支柱:旅遊業

事實上,旅遊業對威尼斯的經濟來說至關重要,對整個意大利也很重要;它創造了該國逾10%的國內生產總值。這從意大利6月初便匆忙開放邊境就可以看出:當時該國衛生部門持反對意見,事先也根本沒有和鄰國進行磋商,該國政府便屈從於經濟聯合會的壓力。

在意大利,一些城市的財政經費很大一部分來源於城市稅,這是每位遊客在住宿時都要額外繳納的一筆費用。

“我相信,當外國遊客消失不見的時候,當地人也感受到了旅遊業的重要性,”Anastasia Nicolier說。他們所到之處受到了由衷地歡迎,氣氛很好。

旅遊勝地琉森

瑞士也有城市達到了它的接待極限。琉森-當之無愧的瑞士旅遊勝地,每年接待遊客940萬。這裡的居民也非常不滿:6月初發布的琉森高校民意調查報告(德)指出,在1530名受訪者當中,近8成的人認為如今老城的遊客數量過多,這帶來了更多的交通堵塞和停車問題。

特別令他們心煩的是大型的亞洲旅行團。該調查是在2月,也就是瑞士出現首個新冠病例之前不久完成的。

“與此同時,人們也意識到了旅遊業對琉森經濟的影響,”琉森高等專業學校旅遊經濟研究所所長、該調查負責人Jürg Stettler說:“近四分之三的受訪者認同旅遊業創造了工作崗位;近三分之一的人認為,旅遊業對許多企業的營業額和利潤貢獻很大”。

然而:大部分受訪者表示,還應進一步引導和整治旅遊業。獲得最多支持的是整治遊覽車旅遊的措施,其內容涉及遊覽車數量、場地以及停車費用等。市議會也要加強對旅遊業的管理。

投資建設基礎設施

少女峰是瑞士的另一處熱門旅遊景點,每年有100多萬人拜訪山上歐洲海拔最高的火車站。現在的情況比以前強多了,酒店老闆Otto Hauser說:“幾年前這裡亂死了”。作為格林登瓦爾德(Grindelwald)五星級酒店的老闆,他對這一帶的旅遊業非常熟悉,許多遊客選擇從他的Schweizerhof酒店出發前往少女峰。該酒店六、七成的客人,特別是亞洲團隊會選擇在旺季出行。

在瑞士少女峰上的經歷。 ¬© Keystone / Anthony Anex

“以前山上快擠爆了,現在人潮洶湧擠來擠去的景象不見了,”Hauser說。自2009年起,每天訪問少女峰的遊客數量被限制在5250人以下。從今冬開始,滑雪者的人數也要受限。擴建工程還在同時進行:一項高達4.7億的“V-軌道”項目將提供新的纜車和車站,以縮短登上少女峰的乘車時間。

對Hauser來說,這是個不錯的辦法,也顯示出了投資的必要性:“治理是一項經年累月的工作,不是通過一兩天的努力就能把遊客管理好的”。

管理也非萬能

琉森高等專業學校的Jörg Stettler補充說:“整治絕不是萬能的。琉森只能治理旅遊團;而對那些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進出的自由行遊客來說,就無能為力了”。不過報告也指出,當地居民很少受到自由行遊客的打擾。

Sylvain和Anastasia Nicolier為了寫部落格,也總是自由行。 “為了避免見到'大陣仗',我總是淡季出行。例如巴厘島,我就選擇雨季去。所有人都說那裡到處是遊客,但我卻在島上很享受!”這位博主說。

可偏偏是當地經濟在對遊客的迅速回歸翹首以待。又要陷入新一輪的兩難境地嗎? “旅遊業要保持持續性發展,這不僅是旅行者的觀點,也是經濟領域的心聲,”Stettler說。凡是進行短暫的城市遊、只逛逛景點的,對這個城市的經濟貢獻也很少。應該改變一下市場策略,Stettler表示,讓遊客更願意長時間地停留。 “如果在琉森待一段時間,誰也不會總在卡佩爾橋和獅子紀念碑那裡遊覽,而會在本地區郊遊。當地的旅遊項目很豐富,這樣遊客就會分流,其他行業也將從中受益”。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