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專家警告:“普篩並非解決新冠疫情的靈丹妙藥”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Isabella Eckerle)在2020年1月舉行的有關新冠病毒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聲。 Keystone / Anthony Anex

隨著瑞士啟動普篩以面對第三波疫情浪潮侵襲,直言不諱、且主張大規模進行新冠病毒檢測的日內瓦大學病毒學家伊莎貝拉·埃凱爾勒(Isabella Eckerle)則警告稱,絕不能將其視為靈丹妙藥。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25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日內瓦新興病毒性疾病研究中心(Geneva Centre for Emerging Viral Diseases)的主管埃凱爾勒,在整個疫情期間始終公開倡導應開展更為積極的新冠病毒檢測。偶爾,她也會對瑞士所採取的疫情管控措施直抒己見,予以嚴厲批評。

她曾於去年8月提出警告稱,瑞士面對可能的第二波新冠疫情“尚未做好充分準備”,同時對該國在應對新冠病毒的蔓延方面“缺乏策略”以及“檢測缺乏一致性和協調性”表達了個人擔憂。當時,瑞士聯邦衛生部門以擔心檢測試劑供應問題為由,並未全國性推動普篩。通常只有那些已表現出可自我感知或可臨床識別症狀、或者自己清楚可能與確診患者有過密切接觸的人,才能獲得免費檢測的機會。

目前,在瑞士政府等待預購的新冠疫苗分批交付、運抵瑞士的過程中,它也正在逐漸改變論調。瑞士政府已於3月12日對外官宣,將會在全國啟動大規模新冠病毒檢測,自3月15日起,即便是沒有出現症狀的人,也可以免費接受快速檢測。政府還允諾,一旦聯邦衛生局向市場投放新冠病毒自測工具,那麼瑞士每一位居民每月都可在藥店免費領取5套自測用品。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Isabella Eckerle)是日內瓦大學附屬醫院(HUG)共同與日內瓦大學醫學院(Faculty of Medicine, University of Geneva)聯合成立的日內瓦新興病毒性疾病研究中心(Geneva Centre for Emerging Viral Diseases)主任。她出生於德國,曾在海德堡大學攻讀醫學學位。在一次赴非洲考察後,她對傳染病學產生了濃厚興趣,繼而進入波恩大學與SARS的共同發現者之一-知名病毒學家克里斯蒂安·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合作工作。

她將研究重點聚焦於人畜共患病毒,並在過去的十年間專注於研究冠狀病毒。她所在的實驗室,曾領導了針對瑞士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徵冠狀病毒2(SARS-CoV-2)診斷法的開發和驗證工作。與此同時,她還始終致力於研究兒童在冠狀病毒傳播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為什麼瑞士花費了這麼長時間,才開始著手採取更積極的檢測策略?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我個人的印象是,在瑞士,很多地區都存在著一種淡化、輕視疫情形勢的傾向。這種觀念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新冠病毒檢測的開展,因為當很多事情都是可做、可不做的時候,人們接受檢測的積極性就會降低,因為他們不想去面對各種不利於自己的後果,譬如接受強制性隔離。

我們在我們醫院(即日內瓦大學附屬醫院)就看到了這種情況。在第一波疫情期間,檢測量實在太大,我們幾乎無法應對。目前我們新冠病毒檢測出的陽性率依然居高不下,但更多的人還沒有來檢測中心接受過檢測篩查。人們已經對檢測感到厭煩了。

不過在應對疫情過程中,瑞士的整體新冠病毒檢測方法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檢測標準有所調整,而且因州而異,這無疑讓檢測工作步履維艱。

在某些方面,瑞士的確做的不錯。比如我們去年反應迅速,很快就能為民眾提供快速抗原檢測。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就提供檢測而言,瑞士的問題到底有多嚴重?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最初階段,我們根本不具備每天進行數千次逆轉錄酶聚合酶鏈反應檢測(PCR test)的能力。當時我們每天的檢測量上限僅能達到幾百個。雖然數家檢測試劑製造商很快就推出了高度自動化新冠病毒檢測系統,多少對我們有所幫助,但我們依然沒有足夠的檢測試劑。這一問題直到去年夏天才得以解決。

目前市面上有多種檢測試劑,所以在提供檢測服務方面不成問題。隨著家庭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的推出,檢測供給問題也會得到逐步改善。

難點就在於,不僅僅要提供充足的檢測試劑,而且還要開展大型檢測。這就需要完備的基礎設施,比如搭建檢測中心以及為醫護工作者提供相關培訓。此外我們還要面臨一個問題:拿到檢測結果以後該怎麼做。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你認為瑞士宣布提供免費檢測服務和家庭檢測工具這一舉動,能夠幫助瑞士有效控制住疫情?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我認為這一舉措有助於降低檢測門檻,這絕對是很好的措施。但應對新冠疫情的總體目標必須要明確:我們究竟是想降低新冠患者的住院率,還是想遏制病毒傳播?如果我們沒有一個明晰的目標,就無法根據這一既定目標調整檢測策略。

實際上很多場所-譬如學校和日間托兒所,都理應開展更多的檢測。我們很清楚在那些場所存在新冠病毒確診感染病例,但如果我們沒有發現感染病例,就無法著手切斷傳播鏈。

不過,並不存在一套統一的解決方案。我們曾經以為快速檢測能有效扭轉局面、徹底力挽狂瀾,但現實情況是,沒有什麼能夠扭轉疫情發展形勢-即便是接種疫苗。我們需要把所有措施整合推進-包括疫情防控限制措施、提供檢測服務、接種疫苗。你不能簡單地用一種新的措施來替換現行措施。我們需要的是所有措施一起進行。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你認為在某個特定地區或城市針對當地居民進行普篩,是否會行之有效?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截至目前,我還沒有看到令人信服的數據,以證明對某個特定地區或城市的居民進行普篩能有效遏制疫情傳播。

只有在每隔幾天就對特定地區的居民重複進行一次普篩的情況下,這一措施才會真正有意義。但我個人對於在沒有表現出任何可自我感知或可臨床識別症狀的居民中推行普篩這一長期策略存在質疑。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你是否認為,人們應該通過檢測拿到了陰性檢測證明,才能去餐廳就餐或者現場觀看足球賽事呢?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你不能把普篩看作解決新冠疫情的靈丹妙藥。你可以藉助檢測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病毒的進一步蔓延傳播,但你不能拿檢測來取代防疫保護措施。這麼做是行不通的。你不能因為接受了快速檢測,就此獲得萬能通行證。

即便是我們採取了多種快速檢測法,我們也無法回歸昔日的常態,因為檢測中總會有“漏網之魚”。新冠檢測,僅僅只是那一刻的狀況,被檢測者明天就有可能轉為陽性。而每人每天接受一次檢測,顯然是不切實際的。

關鍵是要盡可能地降低感染風險,而這一點無法通過檢測來實現。問題就在於,該如何最大限度地善用檢測,以及我們能承受住多大的風險。在我看來,在學校開展普篩是很有意義的,因為保障學校正常運轉的好處已顯然而見。

如果一所學校裡已經出現了一個孩子被確診為新冠肺炎患者,那麼我們為什麼不派遣一支流動檢測隊入駐校園對患者所在的整個班級成員進行檢測呢?我們知道,孩子可能即便攜帶新冠病毒也不會出現任何相關症狀,因此任何潛在陽性病例-也就是俗稱的無症狀感染者都可以通過逆轉錄酶聚合酶鏈反應檢測來進行進一步的確認。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據我所知,你已經針對兒童在新冠病毒傳播中所扮演的角色進行了深入而廣泛的研究。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們從中獲得了哪些新的認識?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我們了解到兒童也同樣會不慎感染並傳播新冠病毒,但我們並不認可這一點,因為兒童即便感染上新冠病毒,也往往不會真的生病。確診感染的兒童可能不會出現呼吸道病症,但他們有可能出現其他症狀,比如疲勞或者胃痛-然而這些症狀在兒童身上其實很難精準地確定或者準確地描述。

日內瓦第一波新冠疫情消退後的血清陽性率檢測(即對人體血液中的抗體進行檢測,從而評估被感染人群佔該地區人口比例)結果顯示,兒童感染新冠病毒的機率要比成年人低得多。然而在第二波疫情結束後的血清陽性率檢測中,6歲以上兒童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幾乎與成年人無異。

至於2019冠狀病毒疾病變種病毒株,英國多項研究顯示,很多兒童都感染了新冠變種病毒,但這也有可能是變種病毒感染者的總體發病率更高所致。我們從英國的數據中也發現,和成年人一樣,新冠兒童患者在治癒後同樣會存在新冠長期症狀。

瑞士對待兒童群體的立場是很不同尋常的。比方說,瑞士低齡兒童無需在公共場所戴口罩,要知道,很多其他國家都明令幼兒佩戴口罩以防護。

自疫情爆發迄今,瑞士圍繞兒童是否會感染新冠病毒的討論眾說紛紜,但並未關注該採取哪些具體措施以確保兒童的安全,比如針對規模較小的班級該實施哪些防疫措施、是否需要讓兒童在公共場所佩戴口罩。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你認為我們能從此次新冠疫情中學汲取哪些經驗教訓?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我希望我們能聚焦於疫情究竟從何而來,例如人類對棲息地造成的破壞,以及動物的消費和利用方式。我們知道,現存的很多病毒都有可能會遵循著與新冠病毒相同的傳播路徑蔓延到人類之中。野生動物貿易、棲息地的喪失、以及家禽牲畜的大規模飼養的大環境下,都很有可能會隨時爆發另一場從動物中間宿主身上寄居病毒的外溢事件。

我們需要把重點放在預防上。我們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前就很清楚,存在類似於當年非典SARS的風險,但遺憾的是,我們對此幾乎沒有採取過任何防範措施。和當前我們面臨的氣候危機一樣,很多預防措施可能需要持續實施幾十年以後才能看到成效,但我們目前需要聚焦於防範於未然。

如今在疫苗領域我們已經取得了巨大創新-這的確是一場醫學界的革命,因此我的確堅信我們會準備得更為充足,以應對未來的挑戰。

在社會層面上,此次疫情讓本來就存在的不平等現象愈發凸顯。工資收入較低的群體,在疫情期間的患病風險也相對更高。據此,我們需要全球推進帶薪休假制度以及社會各界的支持。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當疫情結束後,你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伊莎貝拉·埃凱爾勒:我打算回德國探望我的家人。我非常懷念往日經常和親朋好友聚會的時光。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