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州一级的税收特赦

瑞士纳税人有机会弥补以前的任何“疏忽”

瑞士纳税人有机会弥补以前的任何“疏忽”

(Keystone)

瑞士决定追随法国和意大利的榜样,对逃税者进行宽恕,个别州为追回欠税,比政府追的更深。

又到了瑞士公民填写一年一度的报税单的时候,这次他们有机会对过去的错误进行修改,对偷漏的税额进行弥补。

只要付清应缴纳税款和其它相关利息费用,那些偷税漏税者就能申报其所有金融资产,而不会被罚款或起诉。

这一措施于2008年春经议会批准实施,对那些认为这种做法偏袒逃税行为的人而言,该措施“不道德”,而主张只有施行有吸引力的税率(5-15%之间)的大赦才足以带来大笔款项的人则觉得,这个措施“力度太小”。

在瑞士南部应用科学与艺术专科学院(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 and Arts of Southern Switzerland)任教的税收专家马尔科·伯尔纳斯科尼(Marco Bernasconi)也持此看法。“一切只需对联邦法作出简单修改,以加入这一特赦条文,”伯尔纳斯科尼说道,多年来他一直都在为此进行游说。

卢加诺(Lugano)律师和日内瓦大学(Geneva University)商业法教授亨利·彼得(Henry Peter)近日提出,联邦大赦将会帮助瑞士愈2000亿瑞士法朗(合1965亿美元)资产浮出水面。

特赦并不昂贵

事实是,税收特赦并不昂贵,却可能有很大好处。瑞士一些州已完全领会了这一信息。它们是受到了意大利模式的启发,意大利的税收特赦将持续至4月30日,可能会使约1250亿欧元(合1845亿瑞士法朗)资产回归意大利。

汝拉州(Jura)是第一个采取行动的州,它宣布的特赦甚至超越了联邦政府的规定,因为它允许逃税者在呈交隐匿收入评估数字时不必提供任何证明文件。

有关机构希望看到三分之一的隐匿资产浮现出来-这大约相当于3亿瑞士法朗。这对财政日益枯竭的各州而言无疑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它还保证了未来收入的增加。

联邦有关机构为此对汝拉州作出批评,他们认为汝拉州走了极端,在这个问题上藐视联邦法律。

弗里堡州(Fribourg)也在讨论税收特赦的问题。圣诞节前夕,中右翼基督教民主党(Christian Democrat)的让-路易·若玛南(Jean-Louis Romanens)质询当地政府是否有意追随汝拉州的做法。弗里堡州财政部长克劳德·莱瑟(Claude Lässer)应在2月份做出回复。

推动地区经济?

除了额外税收的优势外,特赦的支持者相信这些资金的到位能大力推动地区经济。

“并非如此,”弗里堡大学经济学教授塞尔吉奥·罗西(Sergio Rossi)指出:“面对失业威胁,谨慎才是真理,那些承认逃税的人会把钱投入金融领域或房地产。他们才不会拿这钱来消费。”

单就提契诺州(Ticino)而言,罗西甚至还看到了反效果。“特赦扭曲了辩论,只会延误对当地金融业结构改革的真正讨论,现在的金融业过于注重财富管理。”

他担心其它的州可能受到这一特赦“热”的诱惑。

“这些措施最受欢迎,因为它让政客们可以向选民炫耀,自己在为地区经济做实事。实际上这只是匆忙之举,对基础结构没有任何影响,”他表示。

“税收特赦就是一个未能完成公民所赋予职责的民主政权对自己弱点的承认。”

无论这种解决方法是好是坏,似乎都牵涉到许多技术问题,这已经让某些州政府为此头疼不已。

有些专家则看不明白,在税收分联邦、州和地方行政区三级的瑞士,这种只涉及州一级的特赦到底意义何在。

瑞士资讯(swissinfo.ch),Nicole della Pietra

意大利税收特赦

去年10月,意大利议会投票通过施行税收特赦,这是9年中的第3次。

匿名前来纳税的漏税者可得到相对较低的一次性5%的税率。

在欧盟内部及美国、日本、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等国开有银行账户的意大利人可仍旧将资产存在这些银行。但在瑞士银行开设账户者则被告知必须将其资产转入意大利。

美、英等其它国家也正在或已于最近实施税收特赦。

信息框结尾

瑞士税收体系

瑞士联邦和各州向纳税人征缴直接税收。根据各州税法,行政区也可直接征税。

目前来看,只有个别天主教州有实施州一级税收特赦的意向,它们分别是汝拉州和提契诺州,弗里堡州也表现出一定兴趣。

汝拉州有关机构希望因此而报税的款项每年能为州里带来300万瑞士法朗的税收,为各行政区则能带来200万瑞士法朗税收。

提契诺有关机构已准备于近日就该问题的议会动议做出决定。

据提契诺中右翼党派估计,10亿瑞士法朗资产将会浮出水面,这会给州里带来6500万瑞士法朗的财政收入。

目前还无法估算联邦一级税收特赦可能带来的收入数额。上一次税收特赦于1969年实施,当时有115亿瑞士法朗资产浮现出来。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