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從殖民主義中得到了什麼?

"伊達-齊格勒 "(Ida Ziegler)號是與印度殖民地進行貿易往來的溫特圖爾貿易商隊所擁有的三艘船之一。 Club zur Geduld, Winterthur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17日 - 09:00
Andreas Zangger

瑞士沒有殖民地。但它卻因此而獲益,得到了諸多殖民大國的保護,從而在世界經濟體系中佔據了一席之地。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或許正是因為瑞士人沒有殖民的野心,所以歐洲列強對它比較寬容。早在90年前,經濟學家Richard Behrendt就寫道:作為微笑的旁觀者,瑞士從帝國主義中所獲取的利益甚至比歐洲列強還多。畢竟為了維持殖民帝國,列強們花費不菲。

Andreas Zangger

他是一位在阿姆斯特丹进行历史研究的自由职业者。在其博士论文《殖民的瑞士》和英语论著《瑞士人在新加坡》中,他对海外瑞士人以及他们与殖民帝国的关系进行了研究。Zangger还定期为苏黎世的Johannn Jacobs博物馆工作,该博物馆的展览多次探究了全球史的问题。Zangger目前从事的项目,是Heiden博物馆曾在印尼驻留的阿彭策尔人的生平展(德)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那時在瑞士,誰要能找到殖民地的門路,一定能大賺一筆,特別是當時的富裕階層,沒少從中受益。

軍官和商人成為城市新貴

早在17世紀初,就有瑞士人受僱於荷蘭和英國的東印度公司,但他們的命運大多比較悲慘。不過有些軍官卻得到了財富和人脈,開始投身大規模種植經濟,生產糖和其他產品。從非洲來的奴隸便是他們的勞工。

有些瑞士的商貿公司-比如巴塞爾的Christoph Burckhardt和納沙泰爾的Louis de Pourtalès,都從橫貫歐洲、非洲和美洲的紡織品、奴隸、大規模種植產品的三角貿易中大賺了一筆。投資這種跨洋貿易的不僅有私人企業,當時的伯恩市政府甚至也參與其中。 1719年,它成為英國南海公司的最大股東,而該公司負責在英屬殖民地為南美洲提供奴隸。

駐紮海外的紡織業商人

殖民貿易將來自印度的緊俏棉織品運往歐洲,隨之而來的還有棉花的加工和染色工藝。歐洲的工業起飛就始於對印度棉織品的仿造,這一模式在19世紀很普及。由於鄰國的關稅壁壘高築,瑞士的紡織業不得不把目標鎖定在遙遠的市場,複製外國的花樣,並進行工業化生產,之後再以低於當地手工產品的價格傾銷到他地。

這就需要穩固的全球網絡。紡織廠將年輕商人派駐到當地的貿易重鎮並建立分支機構。在那個去往東南亞需要耗時3、4個月的年代,聯絡是極為不便的。所以只有得到帝國主義巨頭的軍事和法律保障,商人們才肯去冒險。對於日本、中國、泰國、伊朗和奧斯曼帝國這樣的非殖民地國家來說,也是如此,商人們需要更多的保障。

成功的原材料供應商

將來自殖民地的原材料供給歐洲工廠,這樣的生意雖然風險巨大,但很有賺頭。一些貿易公司就取得了很大成功,例如洛桑的André就是糧食貿易的領頭羊。溫特圖爾的Volkart憑藉在英屬印度的分公司創建了原棉和咖啡貿易的世界帝國。

Siber Hegner壟斷日本的絲綢生意長達近半個世紀之久。此外還有巴塞爾傳教會:他們在加納種植可可,並成為可可貿易中的重要一員。

這些商行極大地推動了瑞士金融業的發展。一些靠殖民貿易起家的成功商人在回國後,紛紛成為保險公司和銀行的理事。這些公司還為瑞士當代的原材料貿易奠定了基礎。

瑞士的商業和金融服務業知識也得到了長期的積累。而原物料貿易一直在間接地從殖民主義中獲益。

背後的原因就在於,殖民給非洲留下了為數不少的孱弱國家和腐敗政府,而大多數的歐洲人也並不介意對當地的礦藏進行掠奪。

熱帶地區成為科學研究和工業生產的蓄水池

從殖民地中受益的不僅是歐洲的商業,還有科學和技術。在地理、生物、古生物和人類學領域,熱帶地區提供了不少有意思且有價值的研究課題。製藥學家們對土生土長的藥材很感興趣。通過走訪熱帶地區,並在當地實驗室對熱帶物質進行研究,科學家們在學術上也取得了不少進展。地理學家還為殼牌和其他石油企業勘探了原始森林和沙漠。

正如棉花和外國的印花花樣引來了工業化的第一次浪潮,來自殖民地的物資,又在化學、汽車和電子工業掀起了第二次工業浪潮。產自馬來西亞、蘇門答臘和錫蘭大規模種植的便宜橡膠,也有力地推動了工業化進程。

人們總是在尋找可替代更新、更有潛力的物質。為了興建歐洲人的工業化大規模種植,當地大量原始森林被砍伐。許多瑞士人就在這樣的大規模種植裡工作,少數人攫取了巨大財富,並在回國後修建了別墅和規模宏大的花園,以彰顯自己的財力。

然而對國民經濟來說,這些靠殖民地起家的百萬富翁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瑞士在國際經濟秩序中的地位,而這正是在殖民地時代形成的:瑞士既是原材料的供應商;又是工業化的生產商。恰恰因為取得了殖民地的“入場券”和原材料,瑞士的工業化國家地位才得以札實。

儘管隨著新的全球化發展,工業生產又轉移到了前殖民地國家,但如今更起作用的還是科學和技術產品的製造。不僅如此,如果不是得益於殖民地,那麼瑞士高等教育的發展現狀也一定會相對遜色。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