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瑞士生物技術公司推動抗生素商業模式變革

新型抗生素往往被留作最後一道防線,在較短的時間內完成用藥,以避免產生抗藥性。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家族製藥企業德彪集團(Debiopharm)表示,如果我們想避免新一輪大流行病,那麼是時候像對待保險一樣對待救命藥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6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作為一個擁有40多年經驗的企業家,蒂埃里·莫維奈(Thierry Mauvernay)知道如何發現好的商機。抗生素就不是一個好的商機。 “根本找不到抗生素方面的商業提案,”德彪集團的這位總裁簡單地說道。

多年來,抗生素市場的問題一直是眾所周知。新藥研發往往成本昂貴,上市後只能在較短的保護期內以相對較低的價格銷售,這導致大公司不願投資於新型抗生素的研發。就連學者們也對該領域的研究望而卻步。

但莫維奈並沒有讓德彪集團放棄研發新型抗生素。“我不希望出現病菌大流行後,再馬後砲地說我們本可以做些工作,”他在西南部城鎮馬蒂尼(Martigny)公司的生產基地告訴瑞士資訊。

不過,該公司的風險正在積聚。隨著越來越多的大型製藥公司退出新型抗生素研發領域,能夠生產和銷售德彪新藥的潛在合作夥伴數量正在減少。

這家生物技術公司的高階主管們過去常留在幕後,如今則開始呼籲瑞士和其他國家政府趁還有機會,及時解決抗生素市場存在的問題。

新藥研發有風險

作為一家家族企業,與抗生素行業的許多生物技術公司相比,德彪集團有很多值得羨慕之處。它不僅有雄厚的財力,而且經營還能不受股東干預。

“我們可以承擔別人不能承擔的風險,”莫維奈說,他於2001年加入了由他父親創立的這家公司。

去年,美國至少有兩家抗生素初創企業申請破產,Achaogen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儘管Achaogen公司研發了一種可治療複雜尿道感染的抗生素,但它無法從中獲得足夠的利潤來維持經營。

世衛組織的數據顯示,到2050年,如果沒有新的抗生素上市,全球每年可能有約1’000萬人死於感染。專家警告說,新冠肺炎疫情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由於住院時間延長,患者出現繼發性細菌感染的風險會上升。

然而願意涉足該領域的公司卻寥寥無幾,而在那些敢於嘗試的公司中,很多公司都把錢燒光了。

世衛組織確定了9種最迫切需要研究的病原體,德彪集團已經投入了數億瑞郎用於研究其中的3種。一般來說,開發一種抗生素需要10-15年的時間,耗資10億美元,成功率只有10-15%。

但該公司有信心在4年內推出一種新型抗生素。

藥物架構師

與許多生物技術公司不同的是,德彪集團並不致力於基礎科研發現,也不自主銷售重磅藥物。相反,它在供應鏈中不太顯眼的中間環節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公司成立於1979年,其核心原則是“不做藥物發現,只做藥物開發”。德彪集團會去尋找在早期研發中表現出良好前景的藥物,然後進行許可引進或收購,再對藥物分子進行開發,然後授權更大的製藥公司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流通和商業化。

莫維奈將公司描述為“製藥業的架構師”,它將醫藥產業鏈不同環節上的工作進行外包。

公司一直在世界各地搜尋新藥分子。在每年評估的600個機會當中,公司通常最終只會簽署一份合作協議。然後,公司將投入10-15年時間和平均10億美元(合人民幣68億元)用於包括臨床試驗在內的藥物開發。公司的合作夥伴包括武田(Takeda)、輝瑞(Pfizer)和賽諾菲(Sanofi)等大藥商。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製藥巨頭,如瑞士諾華(Novartis)和葛蘭素史克(GSK)等,退出新型抗生素研發領域,德彪集團越來越擔心未來的投資回報情況。

“如果我們直接把這些抗生素推向市場,可能就沒有大公司願意接手了,”德彪國際首席執行官、德彪集團高級副總裁貝特朗·杜克雷(Bertrand Ducrey)告訴瑞士資訊

今年7月,包括諾華(Novartis)和羅氏(Roche)在內的23家大型製藥公司組成的聯盟發起了一個10億美元的基金,旨在為患者研發新型抗生素。德彪集團、Bioversys和Polyphor等多家瑞士公司均可能是基金的受益者。

莫維奈表示:“投資於研發固然是好事,但如果這些企業能繼續參與抗生素的研發工作,幫助我們找到有效的商業模式,那麼效果會更好。”

財務緩衝

德彪集團計劃繼續推進抗生素研究,部分原因是它有足夠的財力這麼做。除了傳染病之外,德彪集團還大力投資於利潤更高的抗腫瘤藥領域。

該公司正在開發的14種藥物中,約有7種用於癌症治療。其中包括用於治療頭頸癌的xevinapan,該藥獲得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突破性療法認證”,從而加快了監管審批的速度。

杜克雷說:“如果沒有抗癌藥帶來的收入,我們就無法將新型抗生素推向市場。”

2006年,莫維奈還發起設立了一個1.5億瑞郎的投資基金,投資於一系列從事患者醫護創新領域的醫療初創企業。幾週前,該基金為比利時初創企業Oncomfort提供了1’000萬歐元的A輪融資,這家公司利用催眠和虛擬現實技術來緩解患者的痛苦和焦慮。

未雨綢繆

儘管德彪集團不打算退出抗生素領域,但堅持認為解決抗生素市場面臨的問題已刻不容緩。

“往往好的抗生素是不輕易銷售的。它們能夠起到一種保護作用。但如果你不賣,怎麼能開發出新藥?誰會去投資呢?”莫維奈問道。

政府和慈善機構試圖通過承擔一些前期研發費用來鼓勵新型抗生素的研發活動,但這不是長久之計。如果抗生素價格因此大幅上漲,也會使大眾負擔不起。

德彪集團高管認為,各國需要開始將抗生素視為買保險,一些公共衛生專家和經濟學家(英)也支持這種觀點。他們把抗生素比作汽車的安全氣囊,或是武器和坦克的軍需合同,這些裝備一直存放在倉庫里以防戰爭爆發。

“你採購它們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但你希望用不上它們,” 莫維奈說。

衛生系統將定期支付“保費”,然後僅在需要時使用抗生素。這就使製藥公司獲得的收入與抗生素銷量不再相關,從而鼓勵公司開發新的抗生素藥物。

今年夏季,英國開始嘗試將類似的商業模式(英)應用於兩種抗生素。在美國,兩位立法者近期提出了所謂的“巴斯德法案”(英)。根據該法案,製藥公司會收到預付款,付款人將對其研發的抗生素擁有無限使用權。

到目前為止,類似提案還尚未得到瑞士衛生部門的大力支持(多語)

然而,不同國家自掃門前雪的措施難以解決根本問題。莫維奈說,新冠肺炎讓人們認識到公共衛生威脅的緊迫性,但它也揭示了很難讓各國團結起來,致力於實現共同的目標。

他說:“我們需要各國團結合作,共同推動市場變革,我不確定現在這樣做是否現實。”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