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制药公司的投资能解决抗生素危机吗?

每年约有70万人死于抗菌素耐药性。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6日 - 10:54

20多家大型制药公司决定投资近10亿美元(9.4亿瑞士法郎),设立一项研发新型抗生素的基金。但有人认为,对行业内的潜在问题而言,这只是治标不治本。

这种为解决公共卫生问题而完全由制药公司设立基金的情况尚属首次,瑞士诺华(Novartis)公司和罗氏(Roche)公司也加入了基金设立。这个所谓的抗菌行动基金(Antimicrobial Action Fund)于2020年7月初开始启动,旨在于未来十年内将两到四种新型抗生素推向市场。

国际制药商协会联合会(IFPMA)总部位于日内瓦,正是这个联合会将制药行业联合起来以支持这一风险基金。该联合会的Thoms Cueni说,“面对公共卫生危机,这是20多家制药公司合作努力解决重大挑战的历史性独特举措。”

过度使用抗生素及滥用抗生素已经导致细菌进化出对药物的抵抗能力,从而产生了对新型抗生素的需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每年有大约70万人死于抗生素抗药性,如果没有新药上市,预计到2050年全球将有约1000万人死亡。

这些制药公司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宣布设立这一基金,突显了危机的严重性和紧急性。抗生素的使用正在攀升,因为新冠病毒患者长期住院会增加细菌感染的风险。

世卫组织总干事Tedros Ghebreyesus在该基金的启动仪式上发表讲话时称,抗生素抗药性是“一场缓慢的海啸,有可能会破坏一个世纪以来的医学进步。”

该基金启动的时间点也反映出大型制药公司在大流行期间的处境:一方面因开发疫苗和治疗方法而受到赞誉,另一方面因对传染病投资不足而被妖魔化。

营利性制药模式面临着一个问题:某些公共卫生问题无法为制药公司的股东带来丰厚的回报,公司会避免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和投资。而抗生素危机只是这个问题的一枝一节。

世卫组织的Ghebreyesus在上周四表示,“这是一种公私合作的新模式,利用私营部门的投资在公共部门的指导下应对公共卫生挑战。”

Cueni强调说,这一基金并不是要对制药公司进行交叉补贴,而且制药公司无意据此赚钱。

成为投资者

对于全球卫生主管部门来说,该基金的设立是一项可喜的进步。多年以来,在全球和地区层面,人们一直在讨论如何弥补资金缺口,以防止抗生素供给渠道完全枯竭。

大多数时候抗生素领域的研究并不活跃,这个新项目使大型制药商接替了该领域风险投资家或捐资人的位置。小型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如果研发出新型抗生素药物备选品,那么在研发的各个阶段都可以获得大公司的资金和技术支持。

多家大型制药公司最近都完全停止了对新型抗生素的研究,包括位于巴塞尔的诺华公司和美国艾尔建(Allergan)公司。去年有两家抗生素初创公司破产。诺华首席执行官Vasant Narasimhan在上周四表示,“事实证明,找到一种针对有抗药性细菌的新药,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他希望该基金更能够促进更多创新。

诺华集团下属的仿制药公司山德士(Sandoz)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抗生素供应商之一,但该公司尚未表示有任何计划重新进行新型抗生素研究。总部位于巴塞尔的罗氏公司曾在几十年前退出抗生素研究,最近又重启了针对这一领域的研发和诊断,但是这样做的大公司寥寥无几。

皮尤研究中心(Pew)四月发布的报告(英)显示,约有95%的抗生素产品都是由小公司主导研发。将近75%的公司被认定为暂无营业收入,这意味着他们在市场上尚无产品。包括Bioversys、Polyphor、Basiliea和Actelion在内的一些瑞士初创公司都重点进行了抗生素研发(英),其中一些公司可以从该基金中受益。

Bioversys是一家位于巴塞尔的生物技术初创公司,致力于研发针对抵抗高度耐药的革兰氏阴性细菌感染的抗生素。该公司首席执行官Marc Gitzinger说,“大型制药公司出于经济原因退出抗生素研发,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他们仍有责任感。我们需要新的抗生素,而且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现存的中小型公司很难生存。”

权宜之计

Gitzinger很高兴该基金可能会帮助像他这样的公司开展研究,但他认为,长远来看,为鼓励更多公司制造抗生素,需要进行更大的行业改革。   

他说,“这项基金确实弥合了中小行企业与大型药物开发商之间的差距,但这不会是解决方案,最终的解决方案应该是一个有效的市场。”

Cueni解释说,抗生素销售无法平衡其研发成本。“目前,抗生素研发投资者可能面临的最糟糕的情况是,相较于研发投入没有成果,一旦研发成功,他们会损失更多的钱。”

虽然所有人都同意抗生素研发的整体模式已经被破坏,但是就如何将其修复目前尚无共识。有人曾提议采取像网飞那样的订阅模式(Netflix subscription model),这种模式正在英国进行测试,可以为研发公司提供预付款,以换取获得其研制的抗生素的机会。

但是,在激励企业继续开发药物的同时,如何在世界范围内确保抗生素的获取,在这一点上仍然存在分歧。在上周四的发布会上,Ghebreyesus表示世卫组织会提供全面协助,以确保新基金的未来计划中包括获取方式和正确使用方面的保障。

对于全球抗生素研究及合作发展机构(GARDP)来说,这些问题是重中之重。该机构致力于药物的后期临床开发,以及确保低收入国家可以获得药物并正确使用相应的治疗方法。

该机构执行董事Manica Balasegaram担心,在得到了上市许可之后,抗生素药物仍然会因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和重视而陷入“死亡之谷”。

瑞士生物技术协会(Swiss Biotech Association)负责人Michael Altorfer表示,各国政府和全球卫生主管机构,尤其是世卫组织,必须认识到新型抗生素的价值并为其高售价提供保证。

“抗生素必须便宜,这样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才能使用,只要世卫组织一直持这样的观点,那么投资者就会退出市场。”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