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瑞士生物技术公司推动抗生素商业模式变革

新型抗生素往往被留作最后一道防线,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用药,以避免产生耐药性。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家族制药企业德彪集团(Debiopharm)表示,如果我们想避免新一轮大流行病,那么是时候像对待保险一样对待救命药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作为一个拥有40多年经验的企业家,蒂埃里·莫维奈(Thierry Mauvernay)知道如何发现好的商机。抗生素就不是一个好的商机。“根本找不到抗生素方面的商业提案,”德彪集团的这位总裁简单地说道。

多年来,抗生素市场的问题一直是众所周知。新药研发往往成本高昂,上市后只能在较短的保护期内以相对较低的价格销售,这导致大公司不愿投资于新型抗生素的研发。就连学者们也对该领域的研究望而却步。

但莫维奈并没有让德彪集团放弃研发新型抗生素。“我不希望出现病菌大流行后,再马后炮地说我们本可以做些工作,”他在西南部城镇马蒂尼(Martigny)公司的生产基地告诉瑞士资讯。

不过,该公司的风险正在积聚。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型制药公司退出新型抗生素研发领域,能够生产和销售德彪新药的潜在合作伙伴数量正在减少。

这家生物技术公司的高管们过去常留在幕后,如今则开始呼吁瑞士和其他国家政府趁还有机会,及时解决抗生素市场存在的问题。

新药研发有风险 

作为一家家族企业,与抗生素行业的许多生物技术公司相比,德彪集团有很多值得羡慕之处。它不仅有雄厚的财力,而且经营还能不受股东干预。

“我们可以承担别人不能承担的风险,”莫维奈说,他于2001年加入了由他父亲创立的这家公司。  

去年,美国至少有两家抗生素初创企业申请破产,Achaogen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尽管Achaogen公司研发了一种可治疗复杂尿道感染的抗生素,但它无法从中获得足够的利润来维持经营。   

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到2050年,如果没有新的抗生素上市,全球每年可能有约1’000万人死于感染。专家警告说,新冠肺炎疫情只会使情况变得更糟,由于住院时间延长,患者出现继发性细菌感染的风险会上升。

然而愿意涉足该领域的公司却寥寥无几,而在那些敢于尝试的公司中,很多公司都把钱烧光了。

世卫组织确定了9种最迫切需要研究的病原体,德彪集团已经投入了数亿瑞郎用于研究其中的3种。一般来说,开发一种抗生素需要10-15年的时间,耗资10亿美元,成功率只有10-15%。

但该公司有信心在4年内推出一种新型抗生素。

药物架构师

与许多生物技术公司不同的是,德彪集团并不致力于基础科研发现,也不自主销售重磅药物。相反,它在供应链中不太显眼的中间环节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公司成立于1979年,其核心原则是“不做药物发现,只做药物开发”。德彪集团会去寻找在早期研发中表现出良好前景的药物,然后进行许可引进或收购,再对药物分子进行开发,然后授权更大的制药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流通和商业化。

莫维奈将公司描述为“制药业的架构师”,它将医药产业链不同环节上的工作进行外包。

公司一直在世界各地搜寻新药分子。在每年评估的600个机会当中,公司通常最终只会签署一份合作协议。然后,公司将投入10-15年时间和平均10亿美元(合人民币68亿元)用于包括临床试验在内的药物开发。公司的合作伙伴包括武田(Takeda)、辉瑞(Pfizer)和赛诺菲(Sanofi)等大药企。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制药巨头,如瑞士诺华(Novartis)和葛兰素史克(GSK)等,退出新型抗生素研发领域,德彪集团越来越担心未来的投资回报情况。

“如果我们直接把这些抗生素推向市场,可能就没有大公司愿意接手了,”德彪国际首席执行官、德彪集团高级副总裁贝特朗·杜克雷(Bertrand Ducrey)告诉瑞士资讯。

今年7月,包括诺华(Novartis)和罗氏(Roche)在内的23家大型制药公司组成的联盟发起了一个10亿美元的基金,旨在为患者研发新型抗生素。德彪集团、Bioversys和Polyphor等多家瑞士公司均可能是基金的受益者。   

莫维奈表示:“投资于研发固然是好事,但如果这些企业能继续参与抗生素的研发工作,帮助我们找到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那么效果会更好。”

财务缓冲

德彪集团计划继续推进抗生素研究,部分原因是它有足够的财力这么做。除了传染病之外,德彪集团还大力投资于利润更高的抗肿瘤药领域。

该公司正在开发的14种药物中,约有7种用于癌症治疗。其中包括用于治疗头颈癌的xevinapan,该药获得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突破性疗法认证”,从而加快了监管审批的速度。

杜克雷说:“如果没有抗癌药带来的收入,我们就无法将新型抗生素推向市场。”

2006年,莫维奈还发起设立了一个1.5亿瑞郎的投资基金,投资于一系列从事患者医护创新领域的医疗初创企业。几周前,该基金为比利时初创企业Oncomfort提供了1’0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8’024万元)的A轮融资,这家公司利用催眠和虚拟现实技术来缓解患者的痛苦和焦虑。

未雨绸缪

尽管德彪集团不打算退出抗生素领域,但它坚持认为解决抗生素市场面临的问题已刻不容缓。

“往往好的抗生素是不轻易销售的。它们能够起到一种保护作用。但如果你不卖,怎么能开发出新药?谁会去投资呢?”莫维奈问道。

政府和慈善机构试图通过承担一些前期研发费用来鼓励新型抗生素的研发活动,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抗生素价格因此大幅上涨,也会使大众负担不起。

德彪集团高管认为,各国需要开始将抗生素视为买保险,一些公共卫生专家和经济学家(英)也支持这种观点。他们把抗生素比作汽车的安全气囊,或是武器和坦克的军需合同,这些装备一直存放在仓库里以防战争爆发。

“你采购它们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但你希望用不上它们,” 莫维奈说。  

卫生系统将定期支付“保费”,然后仅在需要时使用抗生素。这就使制药公司获得的收入与抗生素销量不再挂钩,从而鼓励公司开发新的抗生素药物。

今年夏季,英国开始尝试将类似的商业模式(英)应用于两种抗生素。在美国,两位立法者近期提出了所谓的“巴斯德法案”(英)。根据该法案,制药公司会收到预付款,付款人将对其研发的抗生素拥有无限使用权。   

到目前为止,类似提案还尚未得到瑞士卫生部门的大力支持(多语)

然而,不同国家各自为战的措施难以解决根本问题。莫维奈说,新冠肺炎让人们认识到公共卫生威胁的紧迫性,但它也揭示了很难让各国团结起来,致力于实现共同的目标。

他说:“我们需要各国团结合作,共同推动市场变革,我不确定现在这样做是否现实。”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