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繁荣的秘诀 瑞士的高竞争力可否归功于它的政体?

parliament building in Bern

伯尔尼的国会大厦-瑞士联邦体制的中心。

(Keystone)

瑞士一直保持着令人称羡的经济条件,还不断在全球竞争力排名中名列前茅。这当中有多少要归功于瑞士的政府体制呢?

瑞士的经济成功很容易量化,但却不容易解释。国内市场这么小,平均收入水平位居世界前列的这么一个国家,是怎样维持住如此稳定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保持着几乎全民就业,又(最令人费解地)长期占据全球竞争力排名榜首位置的呢?

一定要找一个单一的秘密因素的话,那么连生命的意义都可以拿来讨论,但这并未阻止人们到处找寻。最近在湖畔城市蒙特勒(Montreux)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人们正在探索瑞士的联邦体制与其经济之间可能的关联:这种分权制、多层次的政体是否影响了它的经济条件?

经济竞争力 瑞士经济竞争力8年蝉联世界第一

世界经济论坛(WEF)9月28日公布了2016-2017年度世界各国经济竞争力报告(英):瑞士稳居榜首,是自2007年以来的第8次蝉联。新加坡和美国分别居第2及第3。中国排名28,居金砖国家之首。

答案简单明了-是的。“瑞士现在拥有一个处于战斗状态的经济,这主要是得益于联邦制,”经济智库“瑞士未来”(Avenir Suisse)的蒂贝尔·阿德勒(Tiber Adler)指出。

没人反驳他的话。可是联邦制为什么,或以何种方式,在切实地促进着经济竞争力?有一点很肯定,就是起到促进作用的绝非这种政体缓慢的运转速度,有时它刺激不了反倒在阻碍创业能力。另一位与会者说道,瑞士稳健而迟缓,是一头“大象”,而非一只“猎豹”。

效率与均衡

不过这头大象很有效率。刚就该主题与人合著一本书(德)外部链接的卢塞恩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夫·沙尔特格尔(Christoph Schaltegger)说,效率是联邦制促进经济活动三种方式中的第一种:当地政府能够实现“更接近行动源头”的任务,这构成了一个整体上更高效负责的体制,促进了它的竞争力。

第二,联邦制政体努力“改善收入分配,担负起保险机制的作用”。这可能是全局性的-比方说,劳动力市场的机动性让技术能力可以从国内表现平平的地区,迁移到发展繁荣的地区,或者是由政府驱动的,例如至关重要的财政均衡(多语)外部链接做法,即富裕地区每年支付一定金额,用来补贴不够发达的地区。

在这种主要依靠国内政治与经济团结的政体下,通过全国基金和资金转移,能够缓解一个地区的经济崩溃。据沙尔特格尔透露,对一个地区的任何“冲击”, 通过瑞士联邦体制总体上可吸收20%左右。这使得经济能够经受更多风险,还可以令多样化维持在一定的高水平(联想一下纳沙泰尔的制表业、巴塞尔的制药业和苏黎世的银行业)。

“创新实验室”与竞争地区

然而联邦制成功的最重要因素甚至更不易察觉。沙尔特格尔解释说,瑞士各州(或曰地区)像是你争我夺的小型“创新实验室”,各家开发独到的解决方案,还经常彼此竞争,这类方案(一旦成功,)会被当作最佳做法全国仿效。

“各州能够彼此学习,”他表示。教育制度就是一个例子:在各地区对教育政策保留很大管理权的同时,各州也一直在观察哪些办法有成效、哪些没有。他指出这种“实验室效应”对整体成功而言很关键,可要量化则有一定困难。

在税收与内部竞争力等更加传统的领域里也是同样情况。各州间围绕企业税制与吸引海外直接投资因素的竞争,带来税率与公共服务之间不断的重定位与再评估。瑞士各州对企业征收的税率差异很大,从卢塞恩州的12.3%到日内瓦州的24.2%,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许多大企业会同有关部门协商特别待遇。

“没人真知道税收与公共服务间最有效水平的定位,”沙尔特格尔透露。但内部竞争促成了均衡的整体收益。用另一位与会者的话说,这种持续的“自我质疑”是保持经济发展与不懈努力的一个重要因素。

转向中央

不过,联邦制到底是竞争力的积极驱动力,亦或仅仅是并不妨碍竞争力的消极外壳?如日内瓦政界人士皮埃尔·莫岱(Pierre Maudet)在蒙特勒所问,如果真的出现危机,这种体制是否能证实自己的有效性?

对于这个问题,无人愿意明确表态。但大多数与会者承认,联邦制并非毫无瑕疵的全新制度。它缓慢的步调与多层面的官僚主义其实颇受各企业嫌弃,即使它们带来的政治稳定性受到欢迎。

“各企业有时会对瑞士的完美主义怨声载道,”阿尔高州(Aargau)州委员乌尔斯·霍夫曼(Urs Hoffmann)表示。当一个规范从联邦层面向下传达时,瑞士的各州与行政区往往会一丝不苟地关注每一个细节。这不但会在创办企业时,也会在处理付款与行政问题上令人头痛不已(尽管政府目前正在努力改进这个问题,为简化商业手续开办了EasyGov.swiss在线平台)。

与此同时,各地政府取得的有效收益可能会被彼此重叠的权限抵消。当企业与公民无法明确谁该全权负责某个政策范围时,就要被迫在几个层面上重复各种手续,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金钱。对欧盟制度的支持者来说,这可能并不陌生。

沙尔特格尔认为必需处理这种设计上的缺陷,它可能是“朝向瑞士集权化”的更广泛“趋势”的迹象。

如他所言,在谈论到联邦制度、政治稳定和经济竞争力的时候,“优质的比赛更多取决于优质的规则,而非优质的选手”。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