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百家钟表品牌可能因疫情而倒闭

奢侈品牌抵御疫情冲击的能力更强。 Keystone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16日 - 09:30
瑞士资讯/ds

一位专家在接受德文刊物《新苏黎世报周日版》采访时表示,新冠肺炎危机可能会使百家瑞士手表品牌退出市场。

疫情期间企业纷纷停工停产,最重要的出口市场陷入低迷。具有购买力的游客是否会重返瑞士仍未可知。该报指出,钟表业“可谓祸不单行”。

奢侈品牌则表现出较强的韧性。它们抵御疫情冲击的能力要强于其他品牌。爱彼、劳力士、百达翡丽、理查德·米勒要么是家族企业,要么由基金会管理,因此并不依赖于销售走量。相反,这些奢侈品牌会针对性地控制生产,人为造成产品供不应求的局面。结果是:顾客排长队购买爆款产品,消费者迫不及待地以高额溢价购买心仪的手表。

冯托贝尔银行(Vontobel)的分析师René Weber告诉《新苏黎世报周日版》:“即使在疫情期间,奢侈品价格也几乎没有下降。在Chronext等线上名表交易平台上,全新劳力士迪通拿(Daytona)腕表的价格在过去几周里也远超20’000瑞郎(合人民币145’000元),而非12’500瑞郎。”

除了遭受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外,其他品牌还因为香港这一重要市场的社会动荡而损失不小。在2019年8月香港示威活动爆发后,瑞士对港出口急剧下滑。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企业全面停产数月。消费者信心崩溃,全球出口随之减少。过去常常会有海外游客带着瑞士制造的手表回国,而现在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韦伯估计:“在大约600个钟表品牌中,有50至100个将难以度过这场危机。”不隶属于斯沃琪(Swatch)、历峰(Richemont)或路易威登(LVMH)等奢侈品集团的小型独立品牌最有可能倒闭。这位分析师预计,2020年的钟表出口额将萎缩30%,而瑞士国内的钟表销量预计将下降40-50%。

钟表零售商也身陷困境

瑞士钟表制造商的困境也体现在钟表零售领域。像Bucherer,Gübelin或Kirchhofer这样的大型零售商表现依然稳健。韦伯表示:“过去几年它们的业绩很好,现金储备充足。”

过去每年都有大量游客涌入风景如画的卢塞恩和因特拉肯湖镇,对于那些依靠游客的小型精品店而言,未来似乎一片黯淡。

分析师指出:“独立的小型零售商已经无力经销爆款产品,而且他们还缺乏网销渠道,现在连客户也都不见了。”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