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也存在與美國類似的種族歧視

黑人喬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官在執法時致死這條新聞,令種族歧視在美國成為人人口中的談論話題。對於這件事瑞士人持兩種看法,其一:太好了,瑞士也終於能就種族歧視問題展開討論了;另一種則為:為了突出這一問題,用得著拍死者影片嗎?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15日 - 09:1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Anja Glover

自稱是非裔歐洲人,出生於蘇黎世,生活在洛桑,在盧塞恩和巴黎攻讀社會學和文化。是一名記者也是傳媒公司Nunyola的老總。

End of insertion

這一話題近日在瑞士也引起關注,這裡人們最關心的問題實際上與該主題無關,他們提出的問題是:瑞士是否存在種族歧視?這個問題就像瑞士是否存在性別歧視一樣,不會有答案。

但就算人們承認瑞士存在種族歧視,也理所當然地覺得瑞士的種族歧視是另一種形式的歧視-比較柔和,與美國的形式沒有可比性。

種族歧視不應該在出現了極端情況時才受到重視。之所以出現這種極端情況是不平等現象長期不受重視和不予治理帶來的後果。種族歧視並未變得更嚴重,只是這次被拍成了影片。

與美國沒什麼不同,瑞士同樣存在結構上的種族歧視,它並非是一種個人態度上針對個體的種族歧視,而是存在於社會團體之間。而在美國的整體社會系統中,與白人相比,黑人處於劣勢地位。

瑞士的種族歧視體現警察和移民身份檢查上,就是按照所謂的“種族特徵”實施檢查,這裡人被分為三六九等,某類人被歸類為重點懷疑對象。比如,黑人就比白人更多地受到這種檢查。

是的,瑞士殖民主義

這樣的種族歧視,難道不能與美國相提並論嗎?瑞士有著不同的歷史過程,但是僅憑瑞士不曾有過殖民經歷,尚不能斷定瑞士未參與到殖民主義中去,在我們的語言中,就有許多種族政策殘留的印記,許多房屋和飯店的名字都來自殖民時期。

然而在學校裡我們學到了多少關於瑞士在殖民主義中所扮演的角色?

關於至今還隱藏在瑞士巧克力背後的奴隸買賣現象,我們又意識到了多少?

同時,隨著美國文化作品引進瑞士,這些作品中的種族歧視觀點,被我們不加批評地接納。

親身體會

種族歧視無處不在,非白色皮膚的人每天都要面對這種窘境,而相關討論則總是受到阻撓,或者簡單粗暴地被定位為極端現象。

如果我們不將種族歧視公之於眾,或不承認它的存在及為它的存在找藉口,那麼它將永遠存在。

對抗種族歧視的第一步就是承認它的存在,在瑞士也不例外。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