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林奇作品 當台灣遇見瑞士

一位朋友曾说:“瑞士真的很好,当人生下来就知道,如无意外,这辈子可以平顺到死。”但是就是太美好,让如我这般的台湾人愿意抱着距离欣赏她,如同欣赏一位女神,而非与她共同生活。

一位朋友曾說,「瑞士真的很好,當人生下來就知道,如無意外,這輩子可以平順到死」,但是就是太美好,讓如我這般的台灣人願意抱著距離欣賞她,如同欣賞一位女神,而非與她共同生活。

(林奇)

瑞士真是「好山、好水」,但如果是台灣人可能會補一句「好無聊」;光這句就註定台灣與瑞士是兩條平線,有趣、叛逆的台灣人,跟平和、甜美的瑞士人,各自沿著自己的線路前進。

是的,我是台灣人,一個喜愛瑞士如童話般的好山好水好風景,不過,我更愛生活在充滿不確定性、挑戰的亞熱帶小島,就是這種未知加上叛逆不服輸的個性,讓台灣人老是在爭論、老是在談論沒有統一答案的問題,而我們樂此不疲。

還記得大約是20年前吧,第一次旅行到瑞士,在那個寒冷的冬天,旅行巴士從公路穿越山谷,逐漸靠近瑞士的黃昏,白雪山坡上點點的燈光,在壯闊的山景襯托下,震撼了來自亞熱帶小島的我,我深吸一口氣,看到了夢想中童話故鄉的場景。

從小,我熱愛看書,童書最多的是歐洲的童話,故事裡的雪景小屋、歐洲古堡、親切善良的女主角…,幾乎貫穿我童年的腦袋,而親眼見到的場景,立即自動印和那點點滴滴的故事情節,就在那一眼,我已醉了。

冬天旅行瑞士,我穿上在台灣根本穿不上的厚重大衣,踩著雪靴,如同一位北國人士一般,踏在童話國度的土地,但是,就在第一步踏出的時候,我夢醒了,雪地上滿是滑滑的冰地,必須小心的行走,一個不小心,就會滑倒,一摔,厚重大衣會立即展現重量、讓我原本想要的優雅倒在眾人面前,於是我終於體會什麼叫「如履薄冰」,戰戰兢兢的踏出每一步。

在瑞士的冬天,我跟同伴坐上纜車,賞著雪景,在3000公尺的高山上,喝杯熱騰騰的咖啡,一起品嚐著南國不可能有的樂趣;共享青春的熱度。

15年後,我再度踏上瑞士旅行,這次是夏天,就在蘇黎世湖畔,跟同伴一起暢飲啤酒、一起快樂的跳著舞,避開熱浪的夏天蘇黎世是很舒服的溫度,沒有台灣夏天的燥熱,只有不徐不熱的舒爽。在市中心待了幾天,穿梭在容易散步的街道、看著整潔美麗的建築、臉笑很多的市民,大吃起士鍋、烤雞及美味麵包,知道了生活的便利與舒適,體驗「無壓」的環境。

連續兩次旅行的經驗,見識到瑞士的進步與美好,從一些資料中,印證了瑞士人的包容與平和,真是個適合旅遊與休息的國度。

但是,當我思考,要不要住在瑞士的時候,台灣人叛逆的基因就跳出了;一位朋友曾說,「瑞士真的很好,當人生下來就知道,如無意外,這輩子可以平順到死」,但是就是太美好,讓如我這般的台灣人願意抱著距離欣賞她,如同欣賞一位女神,而非與她共同生活。

從瑞士角度看,台灣應該是個非常遙遠的太平洋邊小島,亞熱帶的氣候,很難分得清四季,是個移民國度,政權換得快,台灣人各有喜愛,有像我這般的愛台人,也有崇尚歐美的人群,更有哈日、哈韓、哈中的人士,在台灣,這些都不是秘密,各自找自己的理由,捍衛自己的喜愛,經常在網上吵成一團,有時,一個家庭裡,就有不同的喜好,也在街頭各自找同伴遊行抗議,但是,也一起拜共同的神明或一起上教堂。

台灣的廟很多,廟宇文化裡,有庶民的信仰,也有商業的操作,媽祖是台灣人信仰最多的女神,每年的媽祖生日月份,進香人潮達數百萬,有的走路好幾天、有的吃素,一起陪著媽祖回娘家。

台灣是小小的島國,跟瑞士差不多大,但人口有2300萬左右,城市裡人口密集度很高,有高端的百貨公司、帶著粗礦氣息的夜市、每個街頭都有的便利店,幾乎24小時不間斷的生活習性,深夜,隨便逛到路口,可以吃到一碗熱湯、或是找到朋友聊天,或是隨意走走不用擔心危險。

每天,我們都為各種話題吵著不停,也許八卦、也許政治議題,也可能是夜市裡那一家店的收費太高…等,一天之內,議題就可以從台灣頭發燒到台灣尾,以自己的正義感打擊不公平。

是的,瑞士很美好,美的讓人羨慕,台灣很有趣,永遠有著不可知的樂趣,搭上台灣人不服輸的性格,總能找到另一個充滿汗味的美感。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当台湾遇见瑞士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