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在德國學醫,在瑞士行醫

瑞士以高薪、光明的職場前景和良好的工作條件吸引了眾多德國醫生。 Keystone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4月25日 - 09:00
瑞士資訊swissinfo.ch

有許多外國醫生在瑞士行醫,德語區的外國醫生主要來自德國。德國醫生一方面獲益於瑞士良好的工作條件,一方面也為保障瑞士的醫療服務做出了貢獻。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又是德國人!” 並不是所有的患者都歡迎醫術精湛、德語流利的德國醫生,相反有些患者抱怨,給他們看病的為什麼不是瑞士醫生?

費德勒合夥公司(德)外部链接的負責人蘇珊·費德勒(Susanne Federer)說,德國醫生經常遭到這樣的批評。費德勒合夥公司是一家醫療健康行業的諮詢公司,已經有20多年的歷史了。 “近10年、12年以來,有大量德國醫生湧進了瑞士。”

語言能力

瑞士醫生聯合會(FMH)稱,瑞士患者和德國醫生之間並不存在溝通障礙。瑞士醫生聯合會主席約克·施洛普(Jürg Schlup)說,“我們非常感謝德國同事的支持,醫患間交流無礙,尤其在瑞士德語區,因為兩地的文化和語言十分相似。”

施洛普稱,來自非瑞士官方語言國家的醫生會面臨交流問題。 “為了保證患者的安全,多年來,我們一直致力於加強對醫生語言能力的要求。瑞士目前對醫生語言能力的要求不符合歐洲標準。”

瑞士僅僅要求醫生“具有所在州官方語言的必要知識,而德國、法國、奧地利、意大利等歐洲鄰國則要求醫生掌握所在國的官方語言”。

施洛普遺憾地說,“我們的動議,也就是說,在瑞士從業的醫生要具有與在其他歐洲國家從業的醫生同等的語言能力,沒有得到議會的批准”。

End of insertion

費德勒稱,不僅邊境地區的德國家庭醫生越來越多,德國醫生甚至接手了瑞士中部地區的診所。 “許多年輕的瑞士醫生不願意每週工作60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而德國醫生可以接受這樣的工作強度。”剛開始的時候,一些瑞士患者對德國醫生抱有抵觸情緒。 “但是,後來德國醫生的醫術令他們信服了”,費德勒說。

吸引人的瑞士職位

在一些醫院裡,包括住院醫生、專業醫生或主任醫生在內的幾乎四分之一的專業人士講標準德語,而不是瑞士方言。

亞琛大學醫院的副主任醫生馬提亞斯·克努博教授(Matthias Knobe)也來到了瑞士。他從2019年6月1日起擔任琉森州立醫院骨科和損傷外科的主任醫生及部門主任。 “在職業前景和實現職業目標方面,琉森大學醫院是非常好的選擇”,克努博這樣稱讚新雇主。

一些德國醫生在名為醫生報的論壇(德)外部链接上稱,一些瑞士人對德國醫生抱有抵觸情緒,對此,克努博並不擔心。 “有些德國人帶著一點優越感來到瑞士。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會怎麼對待你。我並不張揚,所以不會有問題。”

高薪、光明的職業前景並不是德國醫生移民瑞士的唯一原因。瑞士醫生聯合會(多語)外部链接主席施洛普稱,一些醫生不滿德國的醫療體系,特別是總預算制度。該制度在德國的門診部門已經全面實行了30年。如果醫療費用超過了總預算,醫生將從每次治療中收益無幾。

瑞士醫生聯合會主席約克·施洛普 ©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施洛普稱,“德國同事抱怨,總預算制度影響了質量效果,延長了患者等候的時間。”

 

瑞士醫生聯合會主席對移民瑞士的德國醫生表示感謝。 1980年代,瑞士大幅度降低了醫學院學生的人數,其結果是,瑞士醫學院的畢業生人數從1978年的1000名下降到了(2005年)約600人,而與此同時,瑞士的居民數增長了25%。

引進外國醫生是對醫荒做出的應對。根據瑞士醫生聯合會的統計,今天,瑞士的37'000名從業醫生中,外國醫生佔了三分之一,其中6800名醫生(超過18%)擁有德國大學的畢業證書。

德國醫生在瑞士,波蘭醫生在德國

雖然德國納稅人出錢培養了德國醫生,但是德國的醫荒問題卻日益嚴重,因此德國衛生部長延斯·斯帕恩(Jens Spahn)打算抑制醫生移民外國,特別是移民瑞士。

斯帕恩在不久前接受《週末一瞥》採訪時說:“波蘭醫生來德國工作,引起了波蘭的醫荒”。因此,斯帕恩建議要統一管理歐盟內部的在他國招募技術工的問題。

有移民意願的德國醫生並不歡迎該建議。克努博教授也對該建議表示懷疑。 “任何人都不能阻止醫生實現自己的職業理想,” 克努博說。

瑞士有三個州實行總預算制度

瑞士正在審核是否要引進總預算制度以降低醫療費用。 2017年,醫生聯合會、醫療保險公司和患者聯合會組成了史無前例的聯盟,反對這項計劃。

根據聯邦強制性醫療保險法的規定(德)外部链接,各州可以在住院部實行總預算制度。日內瓦州、沃州和提契諾州就實行了這種制度。

End of insertion

“如果斯帕恩部長打算抑制人才流失,他必須要改善德國的狀況。比如,他要確保醫生不必整天做行政工作,而沒有時間照顧病人。他還要保證醫生不必總是加班加點, 而且醫生不必迫於經濟壓力而做出不合理的治療決定。”

瑞士醫生聯合會主席施洛普理解雙方的難處:“根據最新數據,德國醫院總共缺少5000名醫生。斯帕恩部長要求採取措施是合理訴求。從倫理學的角度來看,外國納稅人出錢培養出來的醫生卻在瑞士行醫的確是值得商榷的。”

瑞士醫生聯合會多年來一直呼籲,每個國家都要培養出足夠的醫生。 “瑞士在過去的20年裡沒有培養足夠的醫生,現在,瑞士正在自食其果,”施洛普說。

自從2008年以來,瑞士醫學院的學生人數增長了一倍。但是,這些醫學院畢業生成長為專業醫生還需要幾年的時間。

基於人口的原因,瑞士醫生聯合會主席施洛普認為,瑞士對持有德國畢業證書的醫生的需求量還會很大。 “持有瑞士畢業證書的醫生要在幾年後才能填補人才缺口。”

瑞士法語區和提契諾州面臨同樣的問題

在法語區和意大利語區,大量醫生來自法國、意大利等鄰國。

日前,意大利籍牙醫在提契諾州以“侵略性廣告”吸引客戶引起了媒體的熱議(德)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