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瑞士鐘錶業你需要知道的八件事

拉紹德封製錶傳統雙年展上展示一款瑞士製造高級腕錶。 © Keystone / Adrien Perritaz

儘管瑞士鐘錶業受到新冠疫情的沉重打擊,但它仍然是“瑞士製造”工藝和精密度的象徵。瑞士資訊swissinfo.ch帶您一起探索這個出口世界各地的工業瑰寶。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7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1)佔據豪華手錶市場絕對統治地位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每年生產超過2000萬支手錶,僅佔全球總產量的2%。但按價值計算,它佔據了全球鐘錶市場50%以上份額,所有品牌的營業額總和超過500億瑞郎(零售銷售額,約合523億美金)。

在中高檔市場,瑞士只把極少份額留給法國或德國的競爭對手 : 售價超過1000瑞郎(約合1045美金)的手錶中有95%以上在瑞士生產。

近年來,瑞士手錶的平均出口價格穩步增長,達到近1000美元(約合6990元人民幣)。顧客最終將必須支付這個價格的2到3倍,才能戴上夢寐以求的手錶。

外部内容

2)就銷量而言,僅蘋果就超過了整個瑞士鐘錶業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製錶業面臨著一個令許多專家感到擔憂的現象 : 生產的手錶數量急劇下降。這是向高端市場轉型的必然結果。 2019年,瑞士鐘錶製造商出口的手錶比2016年減少了近一千萬。受新冠危機影響,瑞士鐘錶製造商2020年預計僅能售出1400萬塊手錶,相當於上世紀40年代水平。

除行情困難外,瑞士鐘錶業還面臨真正的結構性挑戰。首先是來自智能手錶,尤其是Apple Watch的競爭,這對活躍於入門級市場(低於200瑞郎,約合209美金)的“瑞士製造”手錶構成沉重打擊。僅蘋果一個品牌在2019年的銷量就超過了所有瑞士製造商。儘管它五年前才開始銷售手錶!

外部内容

受影響的第一個品牌是著名的Swatch(斯沃琪),根據瑞士法語廣播電視台(RTS)估計,該公司目前每年僅生產300到700萬支手錶,而在最佳時期(上世紀90年代)每年產量接近1500到2000萬塊。 Mondaine(國鐵),Festina(飛士天),Victorinox(維氏)和Raymond Weil(雷蒙威)等入門級品牌也因自2017年起實行的一項更嚴格的法規而受影響,該法規是為了獲得“瑞士製造”的標籤”。 這些廠商被迫在瑞士訂購更多零部件,手錶售價隨之提高,因此銷量下降了幾十萬。

3)最知名的品牌也是最暢銷的品牌

End of insertion

“如果您50歲時還沒有一塊勞力士手錶,那您就算白活一場”:十多年前法國廣告商雅克·塞蓋拉(Jacques Séguéla)的名言仍然能說明該品牌在奢侈品界的非凡象徵意義。從羅傑·費德勒(Roger Federer)到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再到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傑斯(Jay-Z),勞力士手錶出現在全球最著名人物的手腕上。它也是全球最暢銷的瑞士手錶品牌。 2019年,其營業額超過50億瑞郎(約合52.3億美金)。

這是美國銀行摩根士丹利和瑞士諮詢機構LuxeConsult的估算數字。因為儘管勞力士全世界享有無與倫比的聲譽,但它在開展業務方面表現低調。勞力士由品牌創始人威爾斯多夫家族基金會(Wilsdorf Family Foundation)掌控,未在股票市場上市,其股權不可轉讓。因此,這家總部位於日內瓦的公司可以在股票市場透明度規則之外隨意控制其訊息發布。

4)它由一個封閉的億萬富翁和強勢集團俱樂部掌控

End of insertion

儘管有近350個品牌聲稱擁有“瑞士製造”標籤,但並非所有品牌都在同一聯盟中發展。僅五個最有影響力的品牌就佔據瑞士鐘錶業份額的50% : 勞力士、歐米茄(斯沃琪集團,23.4億),浪琴(斯沃琪集團,16.5億),卡地亞(里奇蒙特,15.94億)和百達翡麗(13.5億)。封閉的億萬富翁俱樂部還包括天梭(斯沃琪集團,10.5億)和愛彼(10.3億)。

除了表現出色的獨立品牌外,勞力士、百達翡麗、愛彼和理查德·米勒等三大集團主導了瑞士鐘錶市場 :

- 斯沃琪集團(英、法)在鐘錶業排名世界第一,在瑞士證券交易所上市,但哈耶克家族及其親屬控制著約40%的資本。

-由南非人約翰·魯珀特(Johann Rupert)創建的歷峰集團(Richemont,英)在瑞士和南非證券交易所上市

-由法國人伯納德·阿諾特(Bernard Arnault)領導的全球領先奢侈品集團LVMH在巴黎上市,總部位於巴黎

外部内容

5)在瑞士經濟中的比重適中

End of insertion

鐘錶業約佔瑞士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5%,是僅次於製藥和機床業的第三大出口產業。製造商主要位於納沙泰爾州、伯恩州、日內瓦州、索洛圖恩州、汝拉州和沃州,這些州創造了該行業增加值的90%以上。

在這些地區,製錶業是主要就業來源 : 活躍於該領域的700家公司僱用了近6萬名員工。加上與該部門相關的間接工作崗位,估計瑞士有超過10萬就業人口依賴鐘錶業。

外部内容

然而,鐘錶業的員工工資並不比他們生產的鐘錶那麼令人嚮往。 2018年,製錶師的工資中位數僅略高於每月5400瑞郎(約合5644美金),比該國所有勞動者的工資中位數低1000瑞郎(約合1045美金) 。

6)它有光榮的過去,但也有黑暗的時光

End of insertion

瑞士鐘錶業在20世紀60年代後期達到頂峰,擁有1500家企業和近9萬名員工。 70年代初,亞洲石英錶打亂了市場,使瑞士鐘錶業陷入嚴重危機。 80年代中期,在這次危機中倖存下來的只剩500至600家公司和3萬名員工。

隨後,瑞士鐘錶業依靠大規模生產和Swatch手錶復興。 2000年開始得益於新興國家對豪華手錶的濃厚興趣。 2019年,瑞士鐘錶業的出口額超過210億瑞郎(約合220億美金)。

然而,冠狀病毒使這一行業的平穩運轉戛然而止。瑞士鐘錶業協會(FH)預計2020年出口額將下降25-30%,造成該產業歷史上最嚴重的行情危機。


7)若沒有外國工人,瑞士鐘錶業將不復存在

End of insertion

汝拉的製錶師拿著放大鏡伏案工作的圖片仍被廣泛使用於手錶廣告中。但現實並非都如此美好。為了經營工廠,瑞士鐘錶業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大量使用廉價的外國勞動力。當時主要招募意大利婦女到裝配線上進行重複勞動。

如今主要由邊境地區,尤其是來自該行業歷史搖籃汝拉州的工人來確保鐘錶業的平穩運轉。他們平均佔了三分之一的就業人口,在靠近法國或意大利邊境的工廠中,這一比例有時會上升到80%以上。

歷史上看,瑞士鐘錶業的存在應歸功於外國人,尤其是1685年路易十四撤銷南特敕令後逃離法國的胡格諾派教徒(新教徒)。

8)亞洲-尤其是中國-是瑞士製錶師真正的 “Eldorado“(黃金國)

End of insertion

2000年代初,中國市場的逐步開放極力促進了瑞士手錶向遠東地區的出口。從那以後,瑞士出口到中國的手錶價值翻了100倍!算上購物旅遊,全球範圍內售出的“瑞士製造”豪華手錶中,約有二分之一售給了中國客戶。

但中國的經濟發展放緩,習近平開展的反腐敗運動-手錶是中國官員非常喜歡的禮物-香港近年來的政治動盪,都在某種程度上擾亂了中國和瑞士製錶商的蜜月

外部内容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