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黑幕经济 地下室里的中国黑工

作者:


伯尔尼东部的一座百年老楼,前Burgernziel饭店。

伯尔尼东部的一座百年老楼,前Burgernziel饭店。

(Marco Zanoni/Lunax)

伯尔尼城市东部的一条热闹大街的转盘处有一幢复古的老建筑,楼前有一个宽敞的大院,院内的大树和常青藤显示出年头的久远。这个大院现在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梅花园,这是一家中餐馆,客人川流不息,而不久前还不是这个样子。

Burgernziel饭馆在附近人尽皆知,一对伯尔尼夫妇在这里经营了30年之久,除了饭店之外,这里的地下室中还有瑞士人的传统娱乐设施-老式保龄球馆。后来这对夫妇退休了,房主就把饭店租给了一对越南夫妇,事情就发生在这对越南人的饭店里。

那是2014年12月的一天,警察来到了这家越南餐馆,在地下室的保龄球馆中发现了数名中国人,官方推断,他们是非法待在瑞士,被蛇头带过来强迫打苦工的人。那对越南夫妇对此矢口否认,然而这件事发生几周之后他们的饭店就关了门。一名《伯尔尼报周日版》的记者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

现在徐小武一家在这里经营着一家中餐馆-梅花园。

瑞士的黑工现象

近些年来,瑞士在性服务行业严打人口走私问题,但是对于其他行业黑工现象的治理似乎有些怠慢。实际上瑞士经济界的黑工现象相当普遍,无论是餐饮业、建筑业、农业、护理业、清洁公司和私人家庭中,都有干着繁重工作、拿着“饥饿工资”的黑工。

餐饮业是瑞士的低薪行业,根据瑞士餐饮协会Gastrosuisse有关工资的数据,该行业一名全日制职员工最低月薪不得低于3100瑞郎(约2万人民币),核算成小时,每小时不能低于约17瑞郎。而一名黑工(比如罗马尼亚黑工)每小时只挣10瑞郎,中国黑工的工资没有具体数字。

外事警察局负责人欧特对于该越南餐馆中发生的案例不愿多说,只透露当时除了他的手下之外,还有劳动监督局的官员和商业警察在场。

而当时的越南老板娘对于她店里地下室的中国人只字不提,只是说她的丈夫曾在那里过夜。她与黑工事件之间的关系至今是个谜,虽然她表面上是饭店的店主,但很有可能背后还有掌事之人。附近的邻居对这对夫妇的评价是友好和善,《伯尔尼报》记者在报道中这样写道。

该案件很难断案,因为没有证明人口走私的确凿证据,从那些在地下室中被发现的中国人口中没有问出任何口供。

中国黑工增多

专门调查黑工现象的Trafficking.ch组织的罗特先生在接受伯尔尼报采访时表示,中国黑工近些年在瑞士有增多的趋势。他说:“中国黑工走的是欧洲环游路线,首先是在瑞士当厨房帮工或者饭店服务员,遭遇与被迫从事性服务的黑工差不多:证件被拿走;几乎不能与外界接触;身背因出国而欠下的重债。他们的下一站可能就是意大利北部或西班牙,在那里当缝纫工。”

他们一般被安排在一个公共营地的地铺上睡觉。这些人最后的命运:女性会沦为妓女,而男性则会去农场或工地上干重活。罗特先生介绍说,这些人大多来自中国贫困地区,有的是被家长送出来的,部分旅费由家长承担,通过蛇头来到欧洲,有时身上的债务高达15万瑞郎。雇佣他们的人付给他们的工资少得可怜,根本无法还清债务,还要把工资的一部分寄给家长。因此很多人都走上了卖淫的道路,因为可以略微多挣些钱。这样的生活往往要长达10年。

而官方的干涉往往令这些可怜人的境况更加糟糕,因为一旦他们被发现,就会被遣返回国,或者遣送到其他申根国家,而那里等待他们的会是另一个蛇头,把他们送往别处。

根据罗特先生了解的情况,这种黑幕经济由住在欧洲的中国团伙一手操办,他们知道哪里的饭店要易主;提供投资贷款;负责向家乡的转帐;他们还保证载着中国游客的大旅行车在“正确”的饭店前停下用餐;此外,他们还提供廉价员工。而店主要想得到这样的服务,需要交费。

2014年伯尔尼查出多起黑工案件,其中807涉案的人受到罚款、禁止和刑事诉讼的惩处,比前一年明显增多。

旧貌换新颜

越南餐馆关门之后,这幢老房子曾经空置了很长时间,直到徐小武一家重新接手这家餐馆,将其变成了一个中餐馆,这个庭院才恢复了勃勃生气。

老板徐小武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他也是从《伯尔尼报周日版》的报道中了解到以前的那件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他在同份报纸上发表了声明,表明与此事无关。

梅花园虽然没有梅花,却散发着一种祥和的气息,那条负面的信息在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