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倡导批判性思维,才能对抗极端主义”

近些年瑞士的极左和极右分子都呈现增长趋势。 Keystone / Jens Meyer

在瑞士的青年人群中,极右翼和泛伊斯兰主义者并不多,倒是持极左翼观点的较为普遍。这些年轻人具有怎样的特征?如何防止他们陷入极端主义呢?瑞士专家弗里堡大学的社会学家Sandrine Haymoz给出了答案。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03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为了反恐而进一步严化刑法的计划在瑞士备受争议。那么在这个国家流传最广的极端主义思潮是什么呢?虽然媒体报道最多的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但事实上在瑞士更有市场的是左倾和右倾极端主义。

弗里堡和苏黎世的社会工作学院于2017年在一项研究中对瑞士青少年的极端主义倾向进行了分析。共有10个州、8317名年龄在17-18岁之间的年轻人参与了此次调查。

Sandrine Haymoz是弗里堡社会工作学院的教授,也是该研究的作者之一。她认为,年轻人应该与民主程序联系得更紧密一些。

备受争议的立法草案

瑞士政府希望在反恐斗争中能够采取新的举措。议会目前正在就一项由两部分组成的草案进行讨论。为了能在过激行为尚在萌芽状态时就采取行动,未来的反恐法会涉及一系列的警务措施(德)。这些法条的适用范围甚至超越了刑事诉讼,有些可以针对12岁以上的行为人。

该草案计划严化刑法,并加强国际间的反恐合作(德)。其中一条新的刑法规定,为实施恐怖主义行为而进行的招募、培训和旅行,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部法律遭到许多非政府组织的反对。瑞士国内外专家、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和欧洲委员会的人权专员也纷纷提出批评。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瑞士青少年中流行的最普遍的极端主义形式是什么?

Sandrine Haymoz:极左翼思潮是流传最广的。我们的调查显示,7%的受访青年是极左翼。他们大多有暴力行为,如在反对跨国企业时有打砸抢行径。5.9%的受访者属于极右翼,还有2.7%的泛伊斯兰主义。

那为什么穆斯林的极端主义却最引人注目呢?

这确实有悖常理。但当穆斯林袭击事件发生时,很不幸总是充满暴力、有许多牺牲者。所以媒体报道得就更多。

意识形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出现问题?

当人们固执己见、不能容忍异议时,他的意识形态就有问题、变极端了。有些人甚至强迫别人赞同自己的观点,不惜使用暴力。

我们的研究在定义极端主义时,首先要考虑两点:一是对民主和民主基本权利的摈弃;二是为了打开新局面对暴力的接受和使用。对青少年来说,他们的极端主义不一定付诸于行动。

那些深受极端主义思潮影响的年轻人有什么典型特征吗?

我们的研究显示,他们大多是年轻男性。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他们中的大部分自我控制力很弱。也就是说,他们更容易冲动、爱冒险。

我们可以确认,他们在道德价值上缺失很多。他们对民主非常不满,对我们的国家制度也缺乏信任。还有他们几乎都爱玩充满暴力色彩的电子游戏,爱看非常暴力的影片。

不同形式的极端主义者有什么差别吗?

有的。例如极左势力的一般在学校里是问题少年,而且本人多是父母暴力的牺牲者。有极右和泛伊斯兰主义倾向的拥有更多共同点。他们性格乖张、专制、恐同(厌恶同性恋),爱利用男性特征、通过暴力确立权威。

这些年轻人的过激倾向体现在哪里?

大多在网上,以及和朋友的接触中。他们表现出对极端内容的兴趣,开始收集并接纳这些观点。在极左和极右翼倾向的形成过程中,家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有什么办法能够把这种极端主义再矫正回民主立场呢?

我们断定那些极端主义青年在媒体、网站和极端音乐中耗费了大量时间。因此向他们提供可以接触到不同内容的讨论机会是很重要的,应该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其他的思维方式。极端主义者的观点极其僵化,绝不能容忍与他们不同的意见。

作为预防,我们必须强化批判式思维,增强同理心、尊重与合作。还要对其他人、其他文化和宗教持开放的态度。最后还要加强自我管理。

这听起来似乎理所当然。但有些孩子却根本没有机会获得这方面的能力。当家庭充满暴力时,孩子们学会的是通过暴力解决问题。他们不知道还有其他方法。因此让他们明白还有其他方式可以解决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您的研究结论也提到,年轻的极端主义者对瑞士的民主体系不甚满意。我们要让他们重新建立对政治体制的信任吗?

是的,这里需要我们付出努力:让他们更多地参与民主程序。他们需要更多的平台,可以更多地发声。我们应该给他们更多说话的机会。

极端主义的相关数据

2018年联邦通讯社(NDB)共报道了53起与极右翼有关的暴力事件,是前一年的3倍。还有226起暴力事件与极左翼有关,比前一年增长13%。而穆斯林极端主义的存在,据NDB表示,令瑞士的恐怖主义风险一如既往地处于高位。最可能出现的威胁就是利用最小的物流代价发起的袭击。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