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未能实现减排目标

瑞士现在大约有460万辆汽车,比1990年增加了近50%。 © Keystone / Michael Buholzer

在过去30年中,瑞士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有所减少,但仍不足以实现政府制定的2020年减排目标。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8日 - 09:00

瑞士202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本应该比1990年减少20%,这是联邦二氧化碳法中规定的减排目标。

虽然目前只有2018年及以前的统计数据,但联邦环境局认为,根据目前的预测,瑞士将无法实现其减排目标。甚至连新冠肺炎危机导致的经济停摆都无法帮助瑞士达成减排目标。

外部内容

自1990年以来,瑞士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下降了14%,而人口却增长了27%。排放水平因经济部门而异,如下表所示。

外部内容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趋势逐渐形成,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的部门不再是建筑部门,而是交通部门。此外,合成气体占总排放量的比例在上升,其中包括冰箱和喷雾罐中使用的化学品,这些物质是臭氧消耗物的替代品,但却会导致温室效应。

外部内容

热泵代替燃油取暖

进一步研究表明,建筑部门的排放量出现明显下降。提高能效和替换传统的燃油取暖系统使房屋和建筑物的排放量减少了34%。

外部内容

尽管瑞士更多地使用热泵和太阳能采暖,但降低建筑物排放量,尤其是老旧建筑物的排放量的空间仍然很大。

在欧洲各国中,瑞士是使用燃油供暖最普遍的国家,目前每年只有1%的瑞士房屋符合新能源供暖标准。以这样的速度,瑞士还需一百年时间才能完成所有建筑物的供暖系统改造。

耕地面积和牛养殖量减少

自1990年以来,农业部门一直占瑞士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七分之一左右,其排放量也有所减少(-10%)。近年来,不仅耕地总面积出现了下降,而且牛养殖量也减少了。牛产生的甲烷会导致温室效应。

外部内容
外部内容

瑞士农民联盟能源与环境事务主管汉娜·霍弗(Hannah Hofer)表示,在1990年至2011年间,牲畜养殖量和矿物肥料用量下降使农业生产的排放量减少了约8%。同时,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农业食品部门的排放量上升了15%。

霍弗坚持认为,无论是大型动物的消化系统还是地底生物,它们体内的生物反应过程极其复杂,很难实现大幅的农业减排。对于农场而言,气候保护目标可能与农民追求的其他目标相冲突,例如动物权益保护、粮食供应安全、减少农药用量。

农业产业协会表示,只有以牺牲粮食生产为代价,才能大幅度削减农业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霍弗表示,要减少牧牛数量,就必须减少动物制品的消费量。

大体积、大排量汽车

虽然建筑、农业和制造业部门的排放量下降了14%,但是交通部门的排放量却有所增加(+1%),新增排放基本抵消了其他部门的减排量。

这背后有几个原因。最重要的是,道路上的车辆比30年前要多。瑞士有460万辆汽车,与1990年相比增长了约50%。  

外部内容

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瑞士司机偏爱大体积、大排量的车辆。在瑞士,目前SUV约占路上汽车总数的一半,而欧洲的平均值约为三分之一。

外部内容

碳排量比汽油发动机更少的柴油发动机占比有所增加,汽车行业的技术创新以及电动汽车数量增加都对减排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然而,由于新车未能达到碳排放标准,并且司机的驾驶里程数上升,导致交通部门无法实现减排目标(较1990年减排10%)。

外部内容

碳排量比汽油发动机更少的柴油发动机占比有所增加,汽车行业的技术创新以及电动汽车数量增加都对减排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然而,由于新车未能达到碳排放标准,并且司机的驾驶里程数上升,导致交通部门无法实现减排目标(较1990年减排10%)。

外部内容

瞄准新目标

研究人员表示,未来十年将决定地球的命运。不要为已经发生的事后悔,而要着眼于未来,尤其是2030年的减排目标。瑞士计划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

这一目标是《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一部分,要实现该目标,瑞士必须修订联邦二氧化碳法,目前议会正在进行修法辩论。

瑞士联邦政府认为,通过提高能效,推广可再生能源并实施碳补偿项目(包括国外项目),瑞士仍有望实现2030年的减排目标。

从长远来看,瑞士和其他许多国家一同将目光投向了2050年净零排放的目标。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