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国滑雪教练牵动瑞士万人心

作者:, 于格施塔德


李春雷在格施塔德Glacier 3000教授滑雪

李春雷在格施塔德Glacier 3000教授滑雪

(Anzeiger von Saanen)

再次站在瑞士格施塔德的雪地上,春雷感慨万千。他眼前涌动着去年所经历的种种,瑞士的爸爸妈妈、滑雪学校、小镇格施塔德秀美的风景。去年,他和另外7名中国教练一起,在瑞士旅游局的安排下,分别在瑞士的8家著名滑雪场,担任主要针对中国游客的滑雪教练。今年,他们中的大多数, 又都回来了。

他们的归来,在瑞士再次掀起中国滑雪教练的旋风,《20分钟》报先声夺人,在12月初教练们还没登机时,就煽情地回顾道:“去年春天他们离开时,我们(瑞士村民)依依不舍。才一个冬天,我们就建立了深深的友谊”。谁都没有料到,这本是瑞士旅游局组织的一次媒体活动,8名中国滑雪教练却在瑞士生根发芽,和他们所居住的当地村民、和瑞士人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去年他们产生的反响可真是不小,连瑞士山里的老爷爷都对我说:‘这下上亿的中国人可知道我们瑞士的民主了’,我知道,中国人对这个其实不感兴趣。但这8名教练确实把中国文化带到了瑞士;而且也让瑞士人通过他们,开始反观自己的生活和意识,”6集《中国滑雪教练》电视纪录片的制作、编导Sara Leuthold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Sara的镜头一直关注着不同文化间的碰撞,她的这部纪录片于2014年12月15日-23日在瑞士德语电视台播出。

“我学滑雪用了2、3年”

春雷是这部纪录片的三个主人翁之一,从考试应聘到上岗,再到中国、瑞士的家庭生活,摄像机记录下了他生活的点点滴滴,然而有谁能够想到,这位如今2小时就能“教会”一名学生滑雪的教练,自己学倒花了好几年的时间。

“我是黑龙江亚布力人,那里是中国滑雪的发源地。小学放暑假的时候,因为天热,所以电视《请您欣赏》栏目总是会播放清凉的滑雪镜头,我觉得挺好,就想自己试一试。八几年的时候,中国租不到也买不到滑雪板,于是我就照着电视里滑雪板的样子,自己用木头做,之后就开心地扛着板子上山了。但我不会滑、也没人教,主要靠摔。3天做一副雪板,还要用铁卡子两边做个环,把鞋压上去,或者用绳子绑上。可纯手工的滑板用不久,我滑下来撞树上,就废了,只好回家再作一副。”

这样两三年之后,李春雷才学会滑雪,“九几年的时候,刚刚能借到滑雪板,我就去山上自己练。后来,我参加了亚布力的越野滑雪队;96年,亚布力滑雪场对外开放,我就成为了一名滑雪教练”。春雷的事业生涯恰恰见证了中国滑雪事业的发展,随着京郊等经济发达地区多家滑雪场的创立,他也开始“转战”北京、河北、重庆等地。“春雷和其他几位来瑞士的教练,在中国滑雪界其实都挺有名的,” 美国旅游生活方式杂志《Travel+Leisure漫旅》的资深编辑、记者翟若帆说,她很高兴可以在格施塔德(Gstaad)再次见到春雷。

感受中国教练

若帆是中国的滑雪爱好者,亚布力、万龙、崇礼几个滑雪场她如数家珍,“瑞士的滑雪场很好,选择很多,对初学者来说,雪道很宽,而且摔一下也不怕,因为这里的雪很好,很松软。北京附近的雪场大多是人工造雪,雪很硬,所以摔一下会很痛。”她已经在瑞士考察了恩格堡、维拉尔等雪场,并在格施塔德的Glacier 3000(3000米冰川)“小试牛刀”,“在这里可以享受到中国教练的服务非常好,因为即使客人的英文很好,滑雪的专业词汇也不见得会;而且春雷教练纠正了我的一些动作,这很重要。”

来自北京的张先生一家三口也正在格施塔德度假,他有些跃跃欲试,想给女儿请个中国教练。“你现在是这样滑、还是这样?”春雷伸出双手的食指,比划着平行和八字的滑步。

见到中国的小朋友,春雷马上蹲下来,亲切地问着

(swissinfo.ch)

瑞士滑雪教练

“瑞士的滑雪教练在瑞士很受尊重,这也是因为他们尊重每一个人,无论是大人、小孩儿、穷人还是富人。中国的滑雪事业才刚起步,很多人太重视钱。滑雪没钱当然不行,但也不能只向钱看。去年我们学习了Snowli等教学方法,虽然在瑞士,这主要是针对儿童的,但它也适用于中国,因为这种让人享受滑雪、乐于滑雪、寓教于乐的方法,中国的成年人也应该感受一下”。他去年回国后,邀请“中国滑雪教练”项目的参与者-瑞士雪上运动联合会,与河北张家口多乐美地滑雪场一起,开设了新型滑雪学校,由他担任校长,就是要把瑞士的教学、滑雪模式引入中国。

“中国的滑雪教学模式,比较像在学校里,老师教、学生学,让你大小臂呈90度角,你照着做就是了。瑞士比较看重自我尝试、自我感受和自我发展,在个人的练习、摸索中学习,”格施塔德滑雪学校校长Jan Brand对瑞士资讯说。

瑞士的爸爸妈妈

Jan是春雷的顶头上司,他把春雷安置到了自己父母的家里:“春雷如今已经成为了家庭的一员,尤其对我妈妈来说,就跟她的儿子一样”。Jan的父母拥有一个农庄,夫妻俩也都是滑雪教练,“春雷会帮他们做些农活儿,他喜欢在牛棚里,挤挤牛奶什么的。他也可以看到传统的瑞士人的生活。他5点钟去雪场上班、晚上回来,和其他瑞士人一样,很快就融入了这里的生活”。

“春雷和Brand一家感情很深,”瑞士旅游局亚太区负责人包西蒙(Simon Bosshart)说:“去年3月春雷离开时,听说他们哭了半个小时。把春雷接到苏黎世,他一句话都不说。临行前,他狠狠地抱了我一下,虽然什么都没有表示,但是我知道,这里面有太多的感情。春雷也是农民出身,上次来瑞士,对他来说是很大的一件事”。

“春雷在格施塔德小镇很受欢迎,走在主街上,很多人和他打招呼,”格施塔德旅游局市场部经理苏瑞(Mirjam Wolf)操着流利的中文对瑞士资讯说:“格施塔德以前的中国客人并不多,因为这里是比较高端奢华的度假地,但现在在逐渐增加。当然这很难说,是不是因为春雷,但他至少把中国文化带到了我们身边。对我们旅游部门的同事来说,他们至少知道了,今后该如何对待中国客人”。

教练转身成明星

春雷去雪场上班路远,村里人会主动开车捎上他

(Giancarlo Cattaneo)

在Sara的纪录片中,也记录下了春雷和他瑞士的爸爸妈妈从起初的语言难以沟通、到相互了解,直至最后熟稔地无需用言语沟通,“他和他瑞士爸妈的感情,也感动了我们,”Sara说。早在2013年9月,Sara就开始筹拍这样一部纪录片:“我们的一位主持人,她的父亲是滑雪学校校长,她向我们介绍说,几位中国滑雪教练要到瑞士来工作、生活一段时间。我觉得这非常有意思,纯正的中国人要到最纯粹的瑞士山区来生活,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于是我就想记录下来这一切。”

“但是去年他们太火了,许多媒体本来是去采访滑雪教练的,因为冬天雪季到了,结果全都把镜头转向了中国教练,而且观众的反应也特别好。这让我们比较被动,但我们的路子不一样,他们是新闻、消息,我们更倾向于文化、记录的东西,”Sara没有占得先机,有些无奈,但她也为这些中国人的知名度而开心。“Sara的片子很好,很幽默,记录下了真正中国人的生活,展现了‘他们’的故事。我不喜欢人动不动就谈‘中国’怎么怎么样,中国很大、情况很复杂,不能一言以概之,”在中国生活多年的包西蒙说:“去年许多瑞士人对中国教练的生活都很感兴趣,而且德国、奥地利,甚至美国的媒体都对此进行了报道。这几位滑雪教练俨然成为了中国现代生活的代言人,这点令我们也有些意外。瑞士人其实对现代中国并不了解,更不知道中国作为滑雪市场的潜力”。

尊严和民主

中国的滑雪市场的确潜力巨大,据《东方早报》报道,滑雪人口据称有500万,这当然有不少水份,因为在中国,滑过一次雪,就可以被算作是滑雪人口;而在欧美,连续两年、每年冬季至少滑过一次雪的人,才能被称作滑雪人口。但这也是中国的现状,许多人从未去过雪场,而有的人已经开始在日本、韩国、加拿大、法国、瑞士滑雪。如果北京、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那么未来25年这一地区将迎来1700万人次的滑雪者。



李春雷与他在瑞士的“学生们”

李春雷与他在瑞士的“学生们”

(Anzeiger von Saanen)

“作为张家口多乐美地滑雪学校校长,我当然希望申奥成功;但我知道,斯德哥尔摩、克拉科夫、奥斯陆等其他几个申办城市的居民,都因为害怕浪费纳税人的钱,而投票取消了申办,”李春雷撇了撇嘴意味深长地说,去年冬天的经历让他知道,俄罗斯举办索契运动会有些费力不讨好,许多“高大上”而毫不环保的举措,并不受这里人的欢迎。

“冬奥会肯定会促进中国滑雪事业的发展,但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把‘快乐’这个理念带到中国的滑雪场。一方面,客人要快乐地体验、享受滑雪;另一方面,滑雪教练应该不光只为钱而工作,这样会很累。作为滑雪教练,当你想要传播快乐的同时,自己也会很快乐。希望我们都能过有尊严地生活,和瑞士滑雪教练一样,赢得客人的尊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