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停和播放:新冠疫情期間的瑞士電影業

在拍攝畢業影片時,電影導演Nikita Merlini一直盯著攝影機。 Sabine Cattaneo

國際化背景、聚集的人群、鏡頭下的密切接觸:電影製作的特性令其很難保持社交距離,這就意味著新冠病毒疫情正在全球範圍內威脅到電影行業的發展。這也是瑞士導演及其相關行業所要面臨的挑戰。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02日 - 10: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今年3月瑞士政府宣布封鎖措施,跨國旅行即刻中止,當時Romed Wyder正在擔任一部瑞士和盧森堡合拍影片的導演工作。他說:“我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當時我們必須做出決定。於是我們停止了一切工作,將拍攝延到夏末。”

這間盧森堡公寓被用作故事片《臨時故事》中的場景。 Christina Schaffner

他的劇情長片《臨時故事》(Une histoire provisoire)的演員和劇組來自兩個國家,室內取景則主要在盧森堡。 Wyder說:“我們剛剛完成了為內景準備的室內裝飾,本來應該在一週之後開拍。那套公寓的租期只到9月初,所以我們必須在那之前趕回來拍攝。”

行業停擺

瑞士有幾部電影的拍攝因疫情而中止,他的作品就是其中之一。中止拍攝造成了預算上的壓力,並對瑞士創意產業的工作職位和創意產出帶來了風險。

通常情況下,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每年在電影業上的投入為3250萬瑞郎(約合3486.8萬美金)。今年,公司不得不推遲或暫​​停多部電視連續劇、紀錄片及一些合拍影片的拍攝。由於影院關閉,各製片公司重新安排了電影的首映時間。

洛迦諾電影節(Locarno Film Festival)與許多類似活動一樣,受疫情暴發影響取消了傳統形式的活動。組織者決定引入一個新的獎項類別,因新冠病毒停擺的20部影片,其中包括10部瑞士影片和10部國際影片,參評“明日電影”(英、意)評選單元。最終5位獲獎者贏得了3萬至10萬瑞郎的獎金,以幫助攝製組完成其影片。

預算意外增加

拆卸及存放佈景裝飾給Wyder帶來了額外的開銷。意料之外的中途暫停及延期拍攝期間,因延長設備租用時間和給員工付薪,也都令成本增加。

計劃外的預算提高不僅是因為拍攝天數增加。根據瑞士製片人協會(Association of Swiss Producers)發布的指南(法),製片公司必須配備洗滌設備,提供消毒和預防病毒的用品,還要增加額外的清潔人員。員工只能單獨或以人數較少的小組方式出差。

Romed Wyder說:“我們必須重新安排現場的人員流動,以保持必要的距離並遵守共處一室的人數上限等規定。這可能會把正常的工作流程拖長1小時左右。”

指南還建議公司任命一名主要的衛生專員,以確保員工遵守規則。根據指南,這衛生專員“必須始終在場,而且不受其他職責約束。”

這通常意味著,必須迅速僱傭一名專門的員工,對於有限的製作預算來說,這可不是一件易事。瑞士製片公司Box Productions的製片人Elena Tatti說:“理想狀態下,我們是要招一名舞台監督,他同時還要有一些基本的醫學知識。”該公司下一部故事片的拍攝也由7月中旬延到了9月初。

謹慎行事

在充滿不確定的情況下,一些導演仍然在採取必要預防措施的前提下,想方設法繼續拍攝。比如瑞士導演Laura Kaehr,她目前正在拍攝影片《成為朱利亞》(Becoming Giulia)。她表示,在疫情之初情況最嚴重的幾週,所有人都戴著口罩和醫用手套。

Kaehr說:“我正在拍攝一部紀錄片,所以情況有所不同。演員們都是一個真實家庭的成員,他們同住一幢房子,彼此之間也沒有嚴格的社交距離要求。幸運的是,影片的幾個主角住在底樓,因此一開始時,我們可以通過將麥克風放在窗邊,工作人員待在花園裡的方式,繼續一起工作。”

限制措施是否意味著電影裡的演員之間都不會有親密接觸?瑞士製片人兼導演Alberto Meroni說:“親密接觸必須要有。我們需要運過智慧和遠見,去領會如何做到。”在疫情期間,他只拍攝了幾則電視廣告,這促使他決定延遲拍攝其他幾部影片。

Alberto Meroni在提契諾州拍攝電視廣告時的自拍。 Alberto Meroni

Meroni說:“在這些短小的廣告中,只能有幾位來自同一家庭的演員出鏡,工作人員帶著口罩,我們在室外拍攝。這些措施無法適用於我們計劃拍攝的這種故事片,我們的故事發生在一所高中裡,會有許多孩子,而且還是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裡拍攝。”

對演員和工作人​​員實施隔離並不總是可行的,但是如果拍攝環境允許,這不失為一種選擇,以避免繼續推遲拍攝。 Meroni還說:“除非我們都注射疫苗,否則演員在開拍前都必須遵守規則,自我隔離。”

創下“紀錄”後的不確定性

除了需要密切接觸的鏡頭外,疫情還引發了有關演員選派的問題。行業指南指出,根據聯邦衛生局的說法,公司不應僱傭病毒高風險群,舉例來說,這就把65歲以上人群排除在演員人選之外。

這導致了Felix Tissi手頭的影片《隨著時間的流逝》(Aller Tage Abend)被無限期拖延。他形容這部電影是“關於老年的異想天開的故事”。拍攝於3月中旬中止,可能到今年年底前不會重新開拍。

但這並不是唯一的問題。世界各地電影節和首映式的取消,大大影響了這些影片的知名度,而計劃外的停擺使得許多業內人士擔心,疫情過後人們生活在某種程度上恢復正常時,影片可能會供過於求。

許多專業人士都是自由職業者,每年可以參與多部影片。之前的延期拍攝,可能會使得今年秋季開始拍攝的影片面臨危險。製片人可能必須互相競爭,才能吸引最優秀的技術人員加盟自己的影片。

總體而言,導演和製片人表示,演員們都在認真承擔自己的責任,並且彼此信任。 Romed Wyder說:“演員知道不工作意味著什麼,他們不想冒這個風險。我們絕對不願有人生病,因此我們將盡一切努力來加以預防,及其可能造成的推遲拍攝。” Wyder是導演中的幸運兒之一,他的故事片已經在盧森堡和日內瓦重新開機了。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