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和播放:新冠疫情期间的瑞士电影业

在拍摄毕业影片时,电影导演Nikita Merlini一直盯着摄影机。 Sabine Cattaneo

国际化背景、聚集的人群、镜头下的密切接触:电影制作的特性令其很难保持社交距离,这就意味着新冠病毒疫情正在全球范围内威胁到电影行业的发展。这也是瑞士导演及其相关行业所要面临的挑战。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02日 - 10: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今年3月瑞士政府宣布封锁措施,国际旅行即刻中止,当时Romed Wyder正在担任一部瑞士和卢森堡合拍影片的导演工作。他说:“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当时我们必须做出决定。于是我们停止了一切工作,将拍摄推迟到夏末。”

这间卢森堡公寓被用作故事片《临时故事》中的场景。 Christina Schaffner

他的剧情长片《临时故事》(Une histoire provisoire)的演员和剧组来自两个国家,室内取景则主要在卢森堡。Wyder说:“我们刚刚完成了为内景准备的室内装饰,本来应该在一周之后开拍。那套公寓的租期只到9月初,所以我们必须在那之前赶回来拍摄。”

行业停摆

瑞士有几部电影的拍摄因疫情而中止,他的作品就是其中之一。中止拍摄造成了预算上的压力,并对瑞士创意产业的工作岗位和创意产出带来了风险。

通常情况下,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每年在电影业上的投入为3250万瑞郎(约合2.387亿元人民币)。今年,公司不得不推迟或暂停多部电视连续剧、纪录片及一些合拍影片的拍摄。由于影院关闭,各制片公司重新安排了电影的首映时间。

洛迦诺电影节(Locarno Film Festival)与许多类似活动一样,受疫情暴发影响取消了传统形式的活动。组织者决定引入一个新的奖项类别,因新冠病毒停摆的20部影片,其中包括10部瑞士影片和10部国际影片,参评“明日电影”(英、意)评选单元。最终5位获奖者赢得了3万至10万瑞郎的奖金,以帮助摄制组完成其影片。

预算意外增加

拆卸及存放布景装饰给Wyder带来了额外的开销。意料之外的中途暂停及延期拍摄期间,因延长设备租用时间和给员工付薪,也都令成本增加。

计划外的预算提高不仅是因为拍摄天数增加。根据瑞士制片人协会(Association of Swiss Producers)发布的指南(法),制片公司必须配备洗涤设备,提供消毒和预防病毒的用品,还要增加额外的清洁人员。员工只能单独或以人数较少的小组方式出差。

Romed Wyder说:“我们必须重新安排现场的人员流动,以保持必要的距离并遵守共处一室的人数上限等规定。这可能会把正常的工作流程拖长1小时左右。”

指南还建议公司任命一名主要的卫生专员,以确保员工遵守规则。根据指南,这卫生专员“必须始终在场,而且不受其他职责约束。”

这通常意味着,必须迅速雇佣一名专门的员工,对于有限的制作预算来说,这可不是一件易事。瑞士制片公司Box Productions的制片人Elena Tatti说:“理想状态下,我们是要招一名舞台监督,他同时还要有一些基本的医学知识。”该公司下一部故事片的拍摄也由7月中旬推迟到了9月初。

谨慎行事

在充满不确定的情况下,一些导演仍然在采取必要预防措施的前提下,想方设法继续拍摄。比如瑞士导演Laura Kaehr,她目前正在拍摄影片《成为朱利亚》(Becoming Giulia)。她表示,在疫情之初情况最严重的几周,所有人都戴着口罩和医用手套。

Kaehr说:“我正在拍摄一部纪录片,所以情况有所不同。演员们都是一个真实家庭的成员,他们同住一幢房子,彼此之间也没有严格的社交距离要求。幸运的是,影片的几个主演住在底楼,因此一开始时,我们可以通过将麦克风放在窗边,工作人员待在花园里的方式,继续一起工作。”

限制措施是否意味着电影里的演员之间都不会有亲密接触?瑞士制片人兼导演Alberto Meroni说:“亲密接触必须要有。我们需要运过智慧和远见,去领会如何做到。”在疫情期间,他只拍摄了几则电视广告,这促使他决定延迟拍摄其他几部影片。

Alberto Meroni在提契诺州拍摄电视广告时的自拍。 Alberto Meroni

Meroni说:“在这些短小的广告中,只能有几位来自同一家庭的演员出镜,工作人员带着口罩,我们在室外拍摄。这些措施无法适用于我们计划拍摄的这种故事片,我们的故事发生在一所高中里,会有许多孩子,而且还是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拍摄。”

对演员和工作人员实施隔离并不总是可行的,但是如果拍摄环境允许,这不失为一种选择,以避免继续推迟拍摄。Meroni还说:“除非我们都注射疫苗,否则演员在开拍前都必须遵守规则,自我隔离。”

创下“纪录”后的不确定性

除了需要密切接触的镜头外,疫情还引发了有关演员选派的问题。行业指南指出,根据联邦卫生局的说法,公司不应雇佣病毒易感者,举例来说,这就把65岁以上人群排除在演员人选之外。

这导致了Felix Tissi手头的影片《随着时间的流逝》(Aller Tage Abend)被无限期拖延。他形容这部电影是“关于老年的异想天开的故事”。拍摄于3月中旬中止,可能到今年年底前不会重新开拍。

但这并不是唯一的问题。世界各地电影节和首映式的取消,大大影响了这些影片的知名度,而计划外的停摆使得许多业内人士担心,疫情过后人们生活在某种程度上恢复正常时,影片可能会供过于求。

许多专业人士都是自由职业者,每年可以参与多部影片。之前的延期拍摄,可能会使得今年秋季开始拍摄的影片面临危险。制片人可能必须互相竞争,才能吸引最优秀的技术人员加盟自己的影片。

总体而言,导演和制片人表示,演员们都在认真承担自己的责任,并且彼此信任。Romed Wyder说:“演员知道不工作意味着什么,他们不想冒这个风险。我们绝对不愿有人生病,因此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来加以预防,及其可能造成的推迟拍摄。” Wyder是导演中的幸运儿之一,他的故事片已经在卢森堡和日内瓦重新开机了。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