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女人不容易

瑞士女性生活在职业与家庭的夹缝中

瑞士女性生活在职业与家庭的夹缝中

(Keystone)

做人难,做女人更难,这一点生活在瑞士的女性一定感受最深。瑞士一直没有做到男女平等,同等行业、同等职位的员工,女性的工资要低于男性。

然而男女不平等的问题不仅体现在同工不同酬上。瑞士的职场女性还要忍受更多不平等待遇。比如在进修机会上,女性就比较吃亏。

很多企业为男性提供进修的机会并出资资助,而女性如果想进一步发展自己,往往要自己寻找进修机会,甚至还要自己“掏腰包”。

瑞士人非常注重进修,这一点是欧洲许多国家所无法比拟的,只有瑞典人比瑞士人更喜欢进修。一般情况下在瑞士企业中,员工们会得到进修机会,某些企业还为员工提供进修班的学费。而这些进修机会,因企业大小而不同,而在男女员工的待遇上也不相同。

瑞士是一个传统的国家,女性结婚生子之后,一般留在家里做全职母亲。但现代社会女性在职场上的时间越来越长,年轻人往往推迟生育时间,首先在职场上拼搏。

进修待遇不同

要想在工作岗位有良好的发展,进修是关键的一步,但瑞士在进修上尚未做到公平。这是2010年进修调查报告上得出的结果。

负责瑞士进修调查的项目负责人Stefan C.Wolter表示:如果一个国家不能为公民创造“活到老学到老”的条件,那么这个国家将失去国际竞争力。

在瑞士有这样的情况,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中75%至少每年参加一次进修,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中这个数字只有24%。

Wolter认为这种现象应该有所改进,国家应该承担这个义务,鼓励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参加进修,最实际的方法就是为他们提供进修费用。

在奥尔滕的一所经济高校中,18名来自瑞士各公司企业的从事人事工作的人正在接受《劳工法》课程进修。这些学员属于受过良好教育的群体,他们肯花时间、精力增长业务知识,有些人甚至为此不惜自己缴纳学习费用。因为在瑞士,为员工提供的进修费用分配并不均匀。

在瑞士一家大企业工作的格拉夫先生,对晚间新闻的记者说:“我的学费由公司承担,但我要保证在学习班结束后,一年内不能离开公司,否则要退回一部分学费。”

而另一位女学员卡门为一家小公司工作,她的境遇就完全不同,她说:“在我们公司,有时候公司会提供进修费用,有时候则必须自己出钱。我这次就是自费。”

女性在得到进修资助问题上往往少于男性。这一点也明显地显示在这份2010进修报告上:三分之二男性的进修费用由公司提供,而三分之二女性必须自费进修。

坐在奥尔滕这所高校的课堂上的9名男学员和9名女学员中,男学员的学费全部由公司支付,而3名女学员则必须支付部分甚至全部学费。

究其原因

然而究竟是什么造成这种不平等待遇呢?就此瑞士雇主联盟(Arbeitgeberverband)主席Thomas Daum表示:“有一点是肯定的,各企业公司绝对不是有意歧视女性。主要问题是在今天的经济状况下,瑞士在各行业、各个岗位的男女平衡问题尚未受到足够重视,这一点有待改进。”

在瑞士做女人不易

瑞士一直想解决男女平等问题,但这不是一个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问题。自古瑞士的社会就是“男尊女卑”的结构。这一点从“瑞士女性自1971年开始才拥有投票权”上不难看出。

现代社会,女性的地位在逐渐提高。瑞士政治层面出现了不少出色的女性。联邦政府7位联邦委员中女性占3位,刚刚选出来的国民院主席也是一位女性,今年的联邦总统由联邦委员中的经济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担任。

然而女性在职业生涯中能够达到顶峰的,仅是凤毛麟角。大部分瑞士女性不仅在家庭中承担着大部分家务,如果想在职场上有所发展,还要付出比异性同事更多的努力,就连进修机会都要争取,甚至得不到资助。

做人难,做女人难,而做瑞士女人则更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杨旭东

瑞士女性就业状况

2001-2005年之间,女性就业率增长1.5%,上升到74.7%。

2006年瑞士45.9%女性工作。 57.9%女性兼职工作。(欧盟:32.4%)

2001-2006年所有欧洲的劳工市场女性兼职人员都有所增长,瑞士增长了8.2%,欧盟17.8%。

同一时期,瑞士全职女性增长1.4%,欧盟2.6%。

85.8%瑞士劳动女性在服务行业上班。

信息框结尾

瑞士人与进修

受过良好教育人中的75%平均每年会接受一次进修。

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中则只有24%时常进行进修。

男性员工中三分之二人的进修费用由公司支付。

女性员工中三分之二必须自己解决进修费用。

瑞士人喜欢进修的程度欧洲领先,只有瑞典人比瑞士人更爱进修。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