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苏菲的二婚

婚礼前的一对新人

婚礼前的一对新人

(Keystone)

苏菲再婚,邀请我去观礼。那是一个寒风萧瑟的冬日,我捧着一束并不算是精心挑选的鲜花,怀着比鲜花更平庸的心情,推开了教堂神圣而厚重的大门。

被邀请来观礼的嘉宾不多,只有男女双方的父母,各自的孩子和几个朋友。苏菲穿着白色的礼服,笑容漾起了脸上的一些皱纹,微微略起的腹部在阳光的照射下隐约可见。婚礼在牧师的安排下按部就班地进行,当牧师阐述二婚中关于家庭与孩子责任的时候,庄重的气息弥漫在整个教堂,久久不散。

久久不散还有我无法释怀的心情。婚礼的乐曲奏起,教堂圣灵的烛光在眼前摇曳,苏菲跟前夫生活的一些片段也在我脑海摇曳起来。烛光中,耿耿于怀的叹息从心底冉冉升起。忧怅怅,怨戚戚,直到曲终人散把我推出了教堂的大门。

7年之痒

那是瑞士离婚率历史冲破50%的2005年,据官方资料显示,那一年,每三对在瑞士登记结婚的新人里面就有一对来自二婚。也是这一年,女儿开始在瑞士上托儿所。不断与其他瑞士家庭交往的机会,像是一把直抵社会心脏的梯子,让我一步一步从微观接触个体与家庭的同时,慢慢触摸到瑞士民族婚姻观念的脉搏。

从留学生活到嫁入瑞士,再从女儿出生到上学的这几年,我接触过大量离异的瑞士家庭。这些离异家庭的婚姻大部分不能够坚持到7年,分手的原因多数是因为感情破裂或者是第三者的介入。

据我所知,瑞士人离婚的过程很少带有激烈争吵的色彩,离婚常常是在两个人中间悄然无声地进行,少有长辈或其他家庭成员的参与,常常连邻居或同事都不发觉。

瑞士人明白离婚是个人的事情,尽管这件事情并不好听,但是如果婚姻生活已经失去了精神上的契合,两心相悦的爱情变成了一句空话,他们宁愿选择分道扬镳而不是委曲求全,让彼此早日获得重新寻找幸福的机会。

视如己出

闲暇时跟孩子们在小区散步,常常会碰到一些女儿的同学和他们的弟弟妹妹或哥哥姐姐在一起玩。时间长了,逐渐了解到很多孩子的兄弟姐妹都不是同一对父母所生。他们有些年龄差距比较大,有些年纪相仿。有些来自同一个妈妈,有些来自同一个爸爸。有些住在一起,有些各自跟着爸爸或妈妈一方住。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我发现当这些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亲密无间的关系,友爱融洽的气氛,简直就像跟自己百分百的亲兄弟姐妹没有任何的区别。

苏菲再婚后的同年年底,她和现任丈夫的女儿降临。苏菲的丈夫因为常常在外地工作,她的前夫大卫不计前嫌,在生活上对苏菲给予了很多帮助和照顾。有一段时间,苏菲身体不好,大卫不仅把他们所生的两个男孩子接回家照顾,也偶然把苏菲的女儿顺道带去照看。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他们,两个大哥哥还争着跟我介绍他们出生不久的小妹妹。自豪的样子,感慨之余,让我想起中国人所描述的“视如己出”。

被“视如己出”的爱所感动,对于生活在瑞士却成长于不同社会背景的我,带来的除却是一份陌生的温暖,更是一种深刻的思考。而我相信,这种“视如己出”态度所蕴藏的平和与仁慈,背后必定有着坦荡的胸怀和广义的爱心。这一切,在一个爱义贬值的社会,是不可能存在的。

恩爱一生与作茧自缚

大卫曾经很坦然地对我说,“一段婚姻中途告终,不应该归咎于任何一方的过错。不少人其实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了解自己是谁。所以有很多婚姻可能都是错配的,草率的,常常要到人生后半段思想成熟稳定后才发现。

在这个时候,假若两个人要为婚姻的名义去维系一段貌合神离的婚姻,就等于自缚作茧,相当残忍。相反,在我们的社会,大家对爱有不同的理解,雷同的共识。那就是婚姻关系结束了,友情关系照样可以延续。和其他地方相比,对于离婚,我们或许轻率,或许猛烈,但它是个人的,单纯的,直接的,没有虚伪的情愫而且大部分时候并不会因此株连九族影响到其他家庭成员和前配偶已经建立的情感。”

恩爱一生白头偕老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随着时代在进步,人的情感需求和社会的结构与自身的认知产生一系列变化的时候,尊重感情,淡然从容恰恰是一种让人赞叹的情感态度。

瑞士人的婚姻观念侧重纯粹的爱情,他们大部分不会考虑婚姻的博弈,只要两情相悦,所谓的家庭背景,社会地位等等条件都显得无关重要。因为有了纯粹的爱情,他们因此相信成功的婚姻,不需要靠小孩去升温和维系,而半途的婚姻,更不应该拿小孩子去当了断的筹码。

偷听来的箴言

有50%离婚率的社会究竟会是一个什么画面?对着这个庞大的数字,我常常想,在一个不懂得尊重爱的社会,它或许是烟硝弥漫,或许是爱义扭曲,或许是千苍百孔。但是这些恰恰没有发生在社会稳定的瑞士。

有好多年,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答案,直到有一天,在公共汽车上偶然听到身旁一位女士用手机跟电话那头的孩子说,“爸爸爱不爱妈妈跟你去看望爸爸是完全两回事”

这句不经意偷听回来的箴言,教育了她的孩子,同时也教育了我。它就象一枚青橄榄,不断咀嚼,不断流香,直到溢出淳淳的甘甜。而那一刹那,当我愣在异国的土地仰望天际,远方的博朗峰,蓝天白云,恬静温柔。

今天是苏菲二婚的五周年纪念日,我忽然有一股冲动跑去花店为她精心挑选了一束艳丽的玫瑰。借着这份祝福传情达意之余,我多么希望让苏菲知道,他们的生活故事,不仅让我看到了一个有爱的社会,一种迴然不同的生存方式,更加让我对婚姻与爱有了一种不同层面上的理解和感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投稿人:朱颂瑜

婚姻数据

2008年,瑞士共有4.15万对新人喜结连理,比2007年上升了1.3%。

其中瑞士同国籍婚姻为2.13万人,约占51%。

男方为瑞士人,女方为外国人的跨国籍婚姻8423人。

男方为外国人,女方为瑞士人的跨国籍婚姻有6605人。

双方均为外国人的有5112人。

信息框结尾

涉外婚姻

瑞士1/3家庭属于双国籍家庭,异国婚姻的离婚率略低于瑞士同国籍婚姻。

男方为瑞士人,女方为外国人的组合占异国婚姻中的2/3,他们的离婚率明显低于瑞士同国籍婚姻。

但是女方为瑞士人,男方为外国人的夫妻离婚率却高于瑞士平均离婚率。

瑞士异国婚姻组织于25年前成立。

这一组织主要致力于维护异国婚姻及家庭的政治、社会及文化权利。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