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詹姆斯·邦德:半个瑞士人,一棵摇钱树

akg-images.de

从《朱利叶斯·诺博士》(Dr. Julius No)手中拯救世界50年后,詹姆斯·邦德仍在创票房新高,各国观众仍在为之痴迷。但是,如果没有瑞士,《007》系列电影、还有邦德本人,都将迥然不同。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10月05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1962年10月5日,当影片(《诺博士》)画面上来自伯尔尼州Ostermundigen的年青女演员身穿窄小的白色比基尼,腰间别着一把猎刀,缓缓的从海水中走出来时,观众们简直看呆了。

影片中的哈尼·莱德(Honey Ryder) 在牙买加以海边拾贝谋生,饰演该角色的偶像派演员乌苏拉·安德丝(Ursula Andress) 是瑞士人。由于她浓重的瑞士德语口音,在影片中需要配音,尽管如此,至今人们还认为她是最经典的邦女郎。按照目前的通货膨胀来核算,该片票房收入当时达到了4.58亿美元(4.37亿瑞郎)。

尽管受到其他动作明星如杰森·包恩(Jason Bourne)的挑战,詹姆斯·邦德在经历了半个世纪、22部系列影片、前后6名主演之后,丝毫没有示弱。

本月末,在《007之天幕坠落》(Skyfall)中,邦德将卷土重来,该片试图打破2008年由《007之量子危机》(Quantum of Solace)5.86亿美元的票房记录。《007之量子危机》由在瑞士长大的导演马克·福斯特(Marc Forster)执导。

但是,007和瑞士的渊源不仅仅是另类的瑞士女演员或者在瑞士长大的导演。事实上,邦德电影和瑞士的联系千丝万缕。毕竟,邦德是半个瑞士人:他的母亲莫尼克·德拉克洛瓦(Monique Delacroix)是沃州人,后来在Chamonix爬山时死于意外。

“有这样一种说法:弗莱明(邦德小说作者)在日内瓦有个女朋友,他在瑞士和奥地利呆过一段时间,在这两个国家,他学会了滑雪,这在他的书中都有记载。”瑞士詹姆斯·邦德俱乐部(James Bond Club Switzerland)的负责人Daniel Haberthür说。

从1952到1964年去世前,弗莱明共写了12部邦德小说。可以肯定地说,他的作品中有他自己的成长经历,邦德暗示过自己曾在日内瓦大学短期学习过,弗莱明也有过这种经历。

Haberthür和其他的160名影迷会偶尔聚聚,他们当中的2/3是男性。“我们讲讲故事、讨论影片场景等等。”当影片《007之量子危机》在距离很近的布雷根茨(Bregenz)拍摄时,他们中有30人在片中做了临时演员。

“我们中有些人是现在的邦德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的影迷;有些人感兴趣的是影片的取景地,还有些人喜欢影片里的车-大家的爱好五花八门,但是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关于詹姆斯·邦德。”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旅游业繁荣

一直以来,在瑞士取景地的拍摄片段都是最令人难忘的邦德电影场面,比如,在1969年的《女王密令》(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也译作《女王密使》)中,乔治·拉赞贝(George Lazenby)将一个坏人推到雪朗峰(Schilthorn)螺桨式除雪机下的场面;或者说在1995年的影片《黄金眼》(GoldenEye)开始时,从提挈诺州韦尔扎斯卡大坝(Verzasca Dam)上纵身跳下的创纪录蹦极。

瑞士国家旅游局工作人员Daniela Bär说,邦德电影对这两处旅游胜地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影片取景地对于影迷来说,是很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雪朗峰和韦尔扎斯卡大坝也不例外。”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两个取景地的选择与我们的想法相吻合,因为这表现了瑞士最好的一面:雪朗峰体现了我们的冬季特色;韦尔扎斯卡大坝是‘体验瑞士’的象征。”

的确,由于和邦德电影的渊源,这两个地方都获益匪浅:花上27.50瑞郎(28.80美元),你就可以在雪朗峰山顶的Piz Gloria旋转餐厅,尽情地吃上一顿“詹姆斯·邦德007自助早餐” (马提尼酒不包含在内)。

异国风情

然而,除了瑞士那些声名狼藉的“苏黎世大银行家”外,瑞士本身在影片中很少被提及。

在影片《007之黑日危机》(The World is Not Enough,1999年)中,短暂地提到过“处于休眠状态的犹太受害者帐户事件”。当银行家说“为了把这些钱归还给其合法所有人,我正在尽一切努力”时,邦德回答道“我们知道,对于一个瑞士银行家来说,这有多么地难。”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历史学教授Jeremy Black也是《詹姆斯·邦德的政治:从弗莱明小说到大屏幕》(The Politics of James Bond: From Fleming’s Novels to the Big Screen)一书的作者,他分析道:“显然,瑞士既不是冷战时的前线,也不具有异国情调那样的吸引力。许多早期电影的明星都是大鲨鱼,影片都是在水下摄制,那么在瑞士,你可以做的很有限。”

Black说,邦德电影的一部分吸引力,是因为他总是到一些色彩丰富、鲜为人知的地方取景,尤其是西印度群岛(West Indies)。在欧洲,没有一个地方可以与之抗衡。

优势与劣势

瑞士尽管可能缺少珊瑚礁,但它却也有自己的优势。

“如果看到有人开飞车穿过苏黎世老城,那会很刺激。但是影片要展现的都是独一无二的事物-也就是瑞士的阿尔卑斯山脉。”Haberthür说。

“在电影里,阿尔卑斯山脉太壮观了。康纳利饰演的邦德影片中没有任何滑雪场面。最初的滑雪场景出现在《女王密令》中,接着出现在罗杰·摩尔(Roger Moore)饰演的邦德影片中,这些滑雪追逐的场面差不多都是在瑞士拍摄的。”

摩尔过去住在格施塔德(Gstaad),现在在克莱恩-蒙塔纳(Crans-Montana),他还有个冬季度假屋。从水平上来看,可以说他是个出色的滑雪者,但是在《007之海底城》(The Spy Who Loved Me,1977年)中,他却让专业人员为他做了滑雪特技。这部影片开场的追逐场面是在圣莫里茨摄制的。

其他邦德剧组的足迹也踏进过瑞士:从《007之来自俄罗斯的爱》、《007之雷霆杀机》(A View to a Kill)到《007之铁金刚大战金手指》(Goldfinger)。

“二战后,弗莱明写了《007之铁金刚大战金手指》,那个时候,瑞士的形象已经被损害了:人人都把黄金囤积在那里。” Haberthür说:“所以,瑞士的形象就是个黄金走私中心,部分原因可以归于伊恩·弗莱明。”

在《007之黑日危机》中,邦德带着嘲讽的腔调,告诉那个狡诈的银行家Lachaise:“如果你不能信任一个瑞士银行家,世界会什么样呢?”

看来,当瑞士国家旅游局官员即将举杯庆祝007电影诞生50周年时,瑞士金融工作者的担子不轻-他们要让好莱坞的编剧相信他们并非都是无所顾忌的强取豪夺之辈。

1962年瑞士大事

221日: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笔下的讽刺戏剧《物理学家》(The Physicists),在苏黎世首映。

324日:瑞士物理学家、发明家和探险家奥古斯特·皮卡德(Auguste Piccard)去世,《丁丁历险记》中的向日葵教授(Professor Calculus)这个人物形象就是受到了他的启发。

41日:65%的瑞士选民投票对于取缔核武器的动议投了反对票。

410日:马克西米利安·谢尔(Maximilian Schell)因出演《纽伦堡大审》(Judgment at Nuremberg)而荣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67日:在智利举办的世界杯足球赛中,瑞士足球队遭意大利队淘汰出局。

6月21日:视频艺术家皮皮洛蒂·瑞斯特(Pipilotti Rist)诞生。

89日:诗人兼作家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逝世。

813日:马特宏峰西壁首次登顶成功。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