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瑞士

相关内容

也无风雨也无晴

此内容发布于 2010年01月27日 我大学时有一位好友R,就是睡在我下铺的姐妹,可以被成为“闺蜜”的那种。我在法语系她在德语系。 记得数九寒天我们缩在没有暖气的宿舍里,拥被高谈,畅想着来日乘坐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火车穿越亚欧大陆,然后到了莫斯科就分道,她要直奔德国我则飞往自己梦想中的巴黎。去瑞士?那时的我们想都没有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