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阿尔卑斯山脉遭遇前所未有的高温热浪侵袭

回首去年,瑞士阿尔卑斯山脉地区的年平均气温达到了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值,对整个瑞士而言,也是继2018年之后排名第二暖的年份。这无疑是全球气候变暖趋势下的必然结果,从而迫使某些物种未来的生存将被置于险境。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8日 - 09:00

自去年冬季起-从气象学的角度来说也就是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间,瑞士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暖的冬季。根据瑞士联邦气象气候局(Federal Office of Meteorology and Climatology)的说法,总体而言,2020年是气候非常温暖且阳光充足的一年。

外部内容

“在瑞士绝大部分地区,2020年全年当地年平均气温要比1981年至2010年期间的平均水平高出1.4至1.6摄氏度,”联邦气象气候局于去年年底通报(多语)外部链接称。这使得去年的平均高温让瑞士熬过了继2018年之后第二热的年份。

外部内容

当然,面对日渐加剧的全球变暖,瑞士并非在孤军作战。根据尚未完成相关数据整理汇编工作的世界气象组织(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介绍,在全球范围内,2020年是有记录以来最温暖的三个年份之一。

“与工业化时代(1850年至1900年)之前的水平相比,2020年全球平均气温预估上升了1.2摄氏度左右。截至2024年,比当时高出1.5摄氏度的可能性至少高达20%,”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佩泰里·塔拉斯(Petteri Taalas)于去年12月初预测道。

外部内容

据世界气象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迄今,每年的年平均气温都位居最高之列。2020年12月正值针对全球危险性气候变化而制定的《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 on Climate Change)签署五周年之际。该协定旨在大幅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将全球气温增幅保持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2°C以内,并寻求将气温升幅进一步限制在1.5°C水平以内。

“我们对各国政府近年来所作出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欣然欢迎并深表感谢,因为截至目前,我们还未步入正轨,还需要付诸更多的努力,”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塔拉斯表示。

消融的冰川,迁徙的蚱蜢

阿尔卑斯山脉地区越暖和,冰川历经日渐萎缩消融,残留面积就越小。自1850年以来,阿尔卑斯山脉的冰川版块萎缩幅度达到了60%,而近年来其融化还在持续加速。在全球急遽变暖的情势下,“2100年之前,在阿尔卑斯山脉的绝大部分地区,冰川将化为乌有,不复存在,”来自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和瑞士联邦森林、雪和景观研究所(Swiss Federal Institute for Forest, Snow and Landscape Research)的科学家们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德)外部链接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这一变化会导致包括突如其来的洪水在内的多种自然灾害爆发的风险骤升,同时也会减少饮用水储备。

与此同时,高海拔地区气候变暖也扰乱了当地动植物间的平衡。以前无法在一定海拔高度以上的地区扎根的植物,现如今正朝着海拔更高的山脉攀缘而上,与素来生长于平均温度低于10摄氏度阿尔卑斯高山地带环境下的高山植物争夺栖身空间与养分。此举进而又会影响到那些依赖它们作为食物来源和容身之处的其他物种。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来自瑞士联邦森林、雪和景观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将通常情况下会现身于中海拔地区的蚱蜢带到了阿尔卑斯山脉地区。在那里,他们对“新移民”蚱蜢的进食习性进行了密切观察,最终得出结论全球变暖有可能“会破坏生态平衡。原因就在于,包括许多食草昆虫在内的迁移动物,能比定居性植物更快地将栖息地拓展到海拔更高的地区;同时,来自低海拔地区的各类昆虫‘移民’在迁徙到高山环境中之后也能怡然自得地生存下去,而作为此地‘常住居民’的高山植物面对这些食草动物新移民的入侵,尚未做好充分准备,甚至根本就毫无准备。这或许会最终改变整个高山植物群落的现有结构和运转。”

全球变暖所带来的另一个后果便是,生长于阿尔卑斯山脉地区的树木要比过去更早地长出叶子。据瑞士联邦森林、雪和景观研究所称,“早产式”的针叶发育,对于高山林区生态系统的发展及运转来说都会造成问题。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