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介于法制和自由之间的安乐死

重要的环节是,选择安乐死结束生命的人必须自己迈出最后一步

(imagepoint)

与邻国不同的是,瑞士从未明文规定过禁止实施安乐死,因此许多决定选择安乐死的外国人也来瑞士结束自己的生命。

苏黎世是一个安乐死组织的驻地,这里反对安乐死的呼声越来越高,因此苏黎世州议会要求安乐死必须先提出申请。

选择安乐死的人,在选择死亡方式上也有权自己做出决定。2006年11月联邦法院证实:在安乐死的实施中,不仅被动辅助是允许的,间接主动辅助也合法。

瑞士有两个安乐死组织Exit和Dignitas,他们为那些决定以安乐死方式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提供帮助-通过提供一种名为Barbiturat Natrium-Pentobarbital的麻醉剂,使人死亡。这种麻醉剂必须由医生开处方。

一个重要环节是,选择安乐死结束生命的人,在实施过程中的最后一步,必须亲自完成,比如自己喝下含有麻醉剂的溶液或自己拧开点滴管的开关。

Exit组织10年来一直为瑞士国内的人提供死亡辅助,他们去顾客家中实施安乐死。因此对于所谓的“死亡旅游”的问题并不甚了解。

Dignitas在国外也很有名

而另外一个安乐死机构Dignitas则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这一组织向想要安乐死,而所生活的国家又不允许安乐死的外国人提供服务。

Dignitas前不久被“赶出了”他们的公司地点。因为一些附近的居民不愿在住家附近常常有通过安乐死结束生命的人被抬进抬出。一些地方政府也为安乐死组织设下了重重障碍,他们提出这种“死亡陪同”是一种工业行为,不应在居住区进行。

Dignitas一直在寻找新的地点,有时在工业区有时在酒店,但总是受到媒体的骚扰。

在公众的压力下,苏黎世州议会10月底就死亡辅助事宜表明了态度,经过激烈的讨论之后,“死亡旅游”勉强未被禁止。但是苏黎世州议会提出针对这类死亡陪同制定出明确的法律条款。

联邦不出新法

2007年4月,安乐死组织拒绝了苏黎世最高法律提出的一些自愿遵从的法律条款草案。这条草案主要规定了质量考核,其中包括:财政透明度、人员的训练有素等。因遭到拒绝,所以州议会寄希望于联邦能出面制定相关法律,而联邦的意思是,现有的规章制度已经足够使用。

在刑法手册中有一些相关的、限制性的规定,还有一些关于麻醉剂的调控,因此对于联邦司法部来说,已经足够制止滥用“辅助自杀”的发生。

因此联邦也不建议制定申请和监督条例,因为这样做反而使“死亡辅助”成为一种名正言顺的国家品牌,反倒促进了这一业务和“死亡旅游业”的发展。

苏黎世最为开路先锋

苏黎世向安乐死业务赋予申请义务的理由是,如果没有相关法律,自杀辅助组织则在质量和培训范畴不受任何约束。

苏黎世州将推出怎样的法律,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在联邦没有更多的法律出台前,苏黎世的法律起到开路先锋的作用。

瑞士资讯(swissinfo),Alexander Künzle

死亡辅助

间接主动死亡辅助:提供缩短人寿命的药剂。

被动死亡协助:放弃维持生命所采取的措施或终止这类措施。

这两种做法在瑞士都被看作合法行为。

直接主动死亡辅助是指,有目的地缩短一个痛苦的生命。

这种做法在瑞士被看作犯罪。

“死亡旅游业”是指,不允许实施安乐死国家无法康复的病人,来到瑞士目的在于要求被实施安乐死。

信息框结尾

欧洲各国对于安乐死的态度:

瑞士:辅助自然及被动安乐死为合法。主动安乐死为非法。

德国和意大利:辅助自杀为非法。

法国:由医生或亲属实施的被动安乐死不久将合法化。但主动安乐死仍为非法。

荷兰和比利时:允许协助愿意死亡的的人结束其生命。

英国:拥有全欧洲禁止辅助自杀的最苛刻法规。许多英国人来瑞士寻求这种服务。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