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医生观点:少一些武器-少一些自杀

很多瑞士士兵习惯于将枪留在家里

(Keystone)

瑞士2月13日将就“预防武器暴力”提案进行投票。瑞士医生认为,针对这一提案,他们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对他们来说,每一个因武器而丧生的生命,都让人痛心不已。

瑞士医疗界并不太热衷于参政,但就“预防武器暴力”这一提案,他们的表现迥异。因为在瑞士逾90%被枪支夺去生命的案例都是自杀。

“这与公共健康问题有关,与预防自杀有关。这是医生们非常关切的事情,”瑞士医生协会(FMH)主席Jacques de Haller说。

他强调,对医生来说,这不仅仅是政治。“支持该提案的委员会成员是跨党派的。”无论是提案的支持委员会还是反对委员会,都邀请瑞士医生协会代表团举办过听证、讨论和抉择:“因为这与医生的重要使命-保护生命有关”。

医疗界的这一行为也可以被理解成发扬希波革拉底的精神,挽救人的生命,就是这一职业的使命。“这是医生的一项基本工作,对抑郁的人们进行治疗、陪伴,当然也要挽救他们的生命。这就是我们的工作,”de Haller说。

可怕的经历

他多年在日内瓦工作,经历过多起使用武器自杀身亡的案件。“我所经历的首起死亡病例,就是20年前在日内瓦用武器自杀的”。

这起病例令他和许多医生都醒悟了:“太可怕了,这些发生的事!如果每年可以令瑞士减少100起这样的案件,那么我们一定要做”。

法律越严格-自杀人数越少

尽管近10年来,瑞士使用枪支自杀和和伤人致死案件的数量呈下降趋势;如今有更多的人选择用毒品和药物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对年轻人来说,武器依然是他们最乐于使用的工具,用来和生命告别。医生协会主席这样说。

数字也显示,武器越少、自杀案件越少,他说:“据我们了解,像英国、苏格兰、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国家:对武器的立法越严格,使用枪支的死亡率越低,而一般性的自杀案例也越少”。

人的生命价值几何?

如果依照该提案,将武器,特别是军队武器系统地收归到武器库中,而不是可随便持有,可以提高生命的安全性,Jacques de Haller确信。“这可能并不涉及犯罪,犯罪也不是提案的重点,但就自杀和家庭暴力来说,可以大大提高生命的安全性。当然,这可能要花点钱”。

De Haller的这一观点和提案反对者的意见也有关:反对者强调,如果将武器归库,那么必然要增加上百万的经费。“每年1百万瑞郎的金钱怎么能和十几个人的生命相提并论呢?”他问道。

制止冲动行为

这位瑞士医生也不太同意另一项反对者的意见:提案对射击运动爱好者太过严厉。他认为提案中保障了因运动或打猎而需要使用武器的人,可以持有枪支。

“我们是想保护那些要自杀的人,他们突然作出这样的决定:‘现在,我受够了,我要做了’。如果枪支存放在柜子、走廊里,他们就会自杀。但如果当时拿不到枪,这已被证实,他们就不会这样做。这就挽救了生命”。

de Haller举例说,1998年在伯尔尼老城Münsterplattform平台前撑网,就有效地阻止了自杀行为的发生。“Kirchenfeldbrücke桥就和Münster教堂相隔100多米,但却并没有人走到大桥上跳下去。这证明,对这些人来说,找到另一种方法并不容易”。

死亡原因

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08年共有259人丧生于枪管之下,其中239人属自杀。

大部分死者为男性,女性仅有13位。

自1998年起,枪支伤人致死事件的数量已几乎减半。这之前的死亡人数为466人,其中自杀人数是413位。

但同时,使用药物和毒药自杀的人数增加了一倍:2008年有395人采用了药物自杀方式。

2008年的自杀人数为1313人。

信息框结尾

不是所有人都赞同

瑞士医生协会(FMH)代表团在2009年明确地对该提案表示了支持的态度。
 
不是所有成员都对此表示赞同。

主席de Haller向《新苏黎世报》(NZZ)表示,在一封瑞士医生协会向其成员呼吁对该提案表示赞同的倡议信中,2/3的成员对这封电子邮件表示了否定的态度。
 
De Haller是社会民主党成员,也是该党下一任伯尔尼国民院议员的候选人。 

但瑞士医生协会的副主席Ignazio Cassis却与主席的态度完全相反,作为自由民主党的国民院议员,他是反对该议案委员会的主席团团长。

信息框结尾

该提案要求:

拥有武器必须出示武器需求及能力证明。
 
禁止私人购买自动火器和“Pump Actions”。
 
士兵武器应留在武器库而不是家中。
 
建立枪支登记的中央系统。

信息框结尾

“招骂”的理由

来自瑞士人民党的国防部长Ueli Maurer在年初就枪支议案的讨论提出了一点新“论据”,这马上引起了争论。

就“为什么女性会比较支持这一提案”的原因这一问题,他向《Landboten》解释说:这是因为“她们不太懂枪”。

伯尔尼州前司法部长、自由党的Dora Andres对这番言论发表的评论刊登在《Bund》上,她说:女人对枪没有什么经验,但“很会使刀”。

无论是该提案的反对派还是支持派,都对这两位选民的言论大摇其头。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