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提高女性退休年龄:许多国家都已迈出这一步

几位退休老人在卢塞恩州的山间散步(照片)。瑞士政府有意将女性的退休年龄从64岁提高到65岁。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瑞士政府计划将女性退休年龄提高一年,与男性退休年龄看齐。大多数工业化国家都已经做出了类似的改革决定,然而这一话题仍具有政治爆炸性。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2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同是发达经济体里的刚退休人员,挪威和冰岛的却是其中最为年长的。在这两个北欧国家,必须工作到67岁才能领取全额退休金。两国于2005 -2010年既已相继引入相关立法,在退休年龄上不再男女有别。

瑞士的情况则有所不同,瑞士女性退休年龄为64岁,男性为65岁。联邦委员会长期以来希望消除这一性别差距,并提高退休参考年龄,而这也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主张(多语)外部链接

联邦院于3月15日(周一)通过了持同样主张的养老保险改革法案(AHV/AVS,法)外部链接。该院议员对改革的必要性并未表示异议,但就改革的方式进行了辩论。

目标: 实现养老保险预算平衡

养老、遗属和伤残保险(AHV/AVS)是瑞士养老金体系“三大支柱”中的第一支柱,旨在确保所有在瑞士生活或工作过的退休人员的最低生活水平。这个保险属于现收现付制的筹资模式,但养老保险资金状况多年来每况愈下,而随着“婴儿潮”一代的退休,这一现象在未来几年会持续恶化。联邦社保局预测,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养老保险的累计赤字将在十年内超过230亿瑞郎(约合1609亿元人民币)。

为解决这一问题,名为《AVS 21》的改革法案主要提出了调高增值税、将女性退休年龄提高到65岁及各种补偿。政府希望通过此举在2023年至2031年间节省共计100亿瑞郎(约合700亿元人民币)的开支。

End of insertion

平均退休年龄朝66岁推迟

根据经合组织起草的《养老金概览》(法、英)外部链接数据,瑞士女性的退休年龄目前处于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2018年女性为63.5岁,男性略高于64岁。

但近年来,人口老龄化和财政赤字预期的加剧促使大多数政府决定提高退休年龄,这往往引发激烈抗议(法)外部链接

外部内容

相较于瑞士混合制的养老金筹资模式,即三大支柱中仅第一支柱采取现收现付制,其他两大支柱则采取基金制。完全实行现收现付制的养老金筹资模式受人口变化影响更大也更早,且面临更大的财政压力。

swissinfo.ch

根据不同国情,各国退休制度改革或渐进或剧烈。经合组织指出,男女退休年龄都将最终延长至70岁以上,例如丹麦和荷兰。到2060年,成员国的平均退休年龄将逐步提高至女性65.7岁、男性66.1岁。如瑞士通过《AVS 21》项目,其退休年龄仍将略低于平均值。

外部内容

两性退休年龄差异将不复存在 

根据《养老金概览》,在绝大多数仍存在男女退休年龄差异的国家中,这一情况会逐渐消失。目前在19个经合组织和G20成员国中,女性退休年龄低于男性。以奥地利为例,女性退休年龄比男性低5岁。

外部内容

从决策情况来看,未来仅有5个经合组织成员国拉齐男女退休年龄,其中包括瑞士。不过阿根廷、俄罗斯、中国和巴西的男女退休年龄仍有5岁差距,而罗马尼亚则将缩短至2年。

退休年龄差异,“父权制”的产物?

“瑞士未来(Avenir Suisse)”法语区主任、社会政策研究负责人Jérôme Cosandey(多语)外部链接指出,国际比较不仅证明瑞士的改革计划“并非大刀阔斧”,同时也是在呼吁退休年龄的统一。

他向瑞士资讯表示:“其他4个仍未进行改革的经合组织成员国,即波兰、匈牙利、以色列和土耳其,并不是真正实现男女平等的典范。”

瑞士关于养老保险改革的政治辩论集中在改革公平性问题上,而公平性仅针对这一半的人群。这位养老金专家认为,男女退休年龄差异本身是“高度父权”制的产物。

“男女退休年龄差异本身是“高度父权”制的产物”

End of insertion

早在1948年引入养老保险时,男女退休年龄同为65岁。Jérôme Cosandey回顾道,直至1957年和1962年两次修订,即1971年瑞士妇女获得选举权前,政客们决定将女性退休年龄先后降低到63岁和62岁。

联邦委员会提出的论点是基于“尽管女性预期寿命较高,但处于生理相对弱势”这一主张。

这位研究负责人补充道,直到1997年对养老保险进行最后一次修订时,才决定将瑞士女性退休年龄从62岁逐步提高到64岁,作为实现其他改善的补偿条件。

女性退休收入更低

改革的反对声主要来自女权主义界、工会和左翼政治力量。社会民主党(SP/PS)认为这是一项“踩在女性背上(法)”外部链接进行的改革。

3月15日周一这天,多家工会与女权运动组织把反对提高女性退休年龄的请愿书呈交伯尔尼的联邦秘书处。这个请愿书共收集到30多万个签名,主要通过网上收集。 Keystone / Peter Schneider

“这项改革被视作迈向男女平等的一步,然而平等首先应体现在工作中。但我们离这一目标还相去甚远”,公共服务工会(SSP)中央书记处书记、女权主义活动者Michela Bovolenta(多语)外部链接向瑞士资讯表示。对这位坚决反对(法)外部链接提高女性退休年龄的人而言, “这样的举措反将进一步加剧男女之间的不平等”。

较低的工资收入、女性普遍的兼职、职业道路碎片化、“玻璃天花板”、女性化程度最高的职业艰辛度、家务分配不均…… Michela Bovolenta细数道:“时至今日整个事业生涯中积累了如此之多的不平等,使得女性的收入水平远低于男性。”

“整个事业生涯中积累了如此之多的不平等,使得女性的收入水平远低于男性。”

End of insertion

事业中存在的这些不平等现象主要影响缴纳职业养老保险(第二支柱)和个人养老保险(第三支柱)的能力。事实上,老年贫困人口中女性占比过高。在经合组织(多语)外部链接成员国中,女性平均退休金较男性低25%,在瑞士则几乎低三分之一。该机构也指出,未来差距“可能仍将高企”,但“改善劳动力市场中的女性状况将有助于弥合这一差距”。

外部内容

两度遭否决的项目

撇开女性退休年龄问题,联邦委员会(法)外部链接表示“关心薪资不平等问题”,并同样认为问题的解决“需要追溯到它的根源”。

政府之所以如履薄冰,是因为此前已两度遭受改革挫败。第一次尝试于2011年未能通过议会这关,第二次(“养老金2020”)则于2017年在全民公投中遭否决。民意调查显示,女性力量得到极大动员,以反对这项提案。

上周一开始的议会辩论将确定改革法案中涉及补偿和过渡措施的内容。

 Jérôme Cosandey认为将会上演“一场‘现实政治’”。“必须要哄骗那些直接相关的群体”,因为在直接民主制度下,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人民手中。

(译自法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