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冠溯源:赴华调查是否世卫组织的成败攸关之举?

大约一年前首先在中国发现的新冠病毒,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病毒是如何产生的呢?世卫组织派出的科学团队总算在中国开始尝试进行调查。 Keystone / David Chang

新冠病毒疫情给全世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在疫情暴发经历漫长的一年之后,世界卫生组织(WHO)派到武汉的科学团队终于结束隔离期,着手调查病毒的来源。无论是对全球卫生事业,还是对身陷困境的世卫组织的信誉,这次调查都至关重要。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01日 - 10: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新冠病毒是否如许多科学家现在相信的那样出自蝙蝠?若是如此,是否存在某种中间宿主,将病毒传给人类?专家表示,世卫组织派出的团队将特别关注病毒的动物起源,但同时还必须探查其他可能性,比如实验室意外泄漏。

日内瓦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Institute of Global Health)所长Antoine Flahault谈到世卫组织的调查时说:“调查本可以更早展开。而了解疫情起源或可能起源于什么,以及疫情是如何出现的,这非常重要。”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的中国研究所所长曾锐生(Steve Tsang)对此表示赞同:“如果我们不知道一切是如何开始的,就无法改变现状并阻止此类疫情再次发生。”

中国挑战

但是这项任务并不容易。Antoine Bondaz是战略研究基金(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的中国专家和巴黎政治学院教授,他认为在中国进行调查的主要问题是,政治束缚将限制联合国调查人员的工作。“掌握问题关键的人不是联合国专家,而是中国科学家。因此,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政治当局是否允许中国科学专家独立地开展工作。”

曾锐生认为中国当局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说,能够与国际专家交谈的中国科学家可能已经接受了培训,并且可能受到严格监控,以确保他们不会说出任何违背官方立场的话。曾锐生表示,中国当局说服人们病毒不是起源于中国,即使这种说法在其他地方可能没人买账,但中国国内的宣传工作做得很好。他补充说,中国政府将确保共产党和习近平主席的统治视为重中之重,甚至连卫生问题都可以退居其次。中国的说法是,这种病毒并非起源于中国,中国在控制病毒方面表现优异,但世界其他地区则表现不好。按照北京的说法,中国在疫情期间为世界提供了帮助,尤其是通过提供口罩。

这显然会加大世卫组织工作的难度。Bondaz认为,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的信誉受到严重威胁。他说:“这次调查是保全世卫组织信誉的基础。如果最后世卫组织无法就问题给出任何答案,那么其存在的作用将大受质疑。”

世卫组织遭受指责

世卫组织已饱受非议,尤其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政府指责世卫组织与中国过往甚密。瑞士全球卫生专家Ilona Kickbusch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疫情出现之前全球局势紧张,尤其是中美贸易战剑拔弩张,这些都影响了世界对疫情的反应。她说,之前也有世界卫生危机在地缘政治紧张时期发生,比如冷战时期的天花和2003年的非典(SARS)。但是世界在某种程度上克服了政治上的紧张,从而阻止了疾病的传播。但这次情况却有所不同,也许世卫组织的反应也因此受到了影响。

世卫组织的批评者说,全球卫生机构在面对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时反应速度太慢,只是重复中国在2020年年初时的声明。他们说,如果中国当局早在向世界承认以前已知道病毒可以人传人,那么他们就浪费了最为关键的数周时间,未能采取必要措施。还有人呼吁世卫组织总干事、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辞职,而埃塞俄比亚与中国联系密切。谭德塞直到2021年1月调查团队的中国签证出现问题时,才第一次对中国当局表现出恼火。

外部内容

但是Bondaz说,世卫组织与其他国际组织一样,必须维持微妙的平衡,因为调查必需其成员国的同意与合作。“因此,困境在于是否要公开批评中国当局,从而冒着可能无法进入中国、无法再与中国合作的风险。”

呼吁改革

与世卫组织合作的流行病学家Flahault确认了这样的观点。“世卫组织必须征得成员国的同意才能执行任务,然后必须与该成员国谈判,来评估任务的构成以及开始日期”,还有地点和职权范围。但他认为必须改变这种情况。他说:“我坚信,世卫组织需要拥有以下权力,即世卫组织的国际专家可以在任何时间针对任何一个国家开展调查,世卫组织可以决定谁能加入团队进行调查,不用受到任何限制,就像针对核武器工厂和化学武器工厂的裁军谈判会议那样。”

今年1月,世卫组织自己委托的一个专家组在一份中期报告(英)外部链接中表示,全球疫情疫情警报系统“无法满足需求”。该专家组由利比里亚前总统Ellen Johnson Sirleaf和新西兰前总理Helen Clark领导,旨在评估全球对新冠疫情的反应。该专家组认为:“世卫组织以及国家和地方当局都有可能针对人际传播的可能性发出更及时且更有力的警告。”但他们也表示,世卫组织采取的行动取决于各成员国。

新西兰前总理Clark在发布报告时说,世卫组织在面对这样的工作时束手无策,她指出,世卫组织无权进入一个国家并进行调查。Clark补充说,世卫组织如果没有获得更好的条件,就很难在紧急卫生状况下“及时”向各国发出必要的指示。

该专家组按计划应该在5月提交最终报告,他们呼吁世卫组织进行改革,包括拥有更好的资金条件以及更多独立性。

世卫组织调查可能取得什么结果?

在此期间,世卫组织只能在现有条件下开展工作。那么,去中国的调查团队可能会带回什么样的结果呢?

曾锐生认为,世卫组织的科学家将努力独立开展工作。他说:“问题是他们实际上能从中国获得多少配合。中国只有在确保他们要说的话会给中国带来积极影响时,才会与他们合作。”

Bondaz也强调,调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当局,他们是否能超越官方说法,并将发生的事情公之于众。他评论说:“很遗憾,我们对此深表怀疑。”

但是认识调查团队成员的Flahault则更为乐观。他说,他们是独立且技术精湛的专家,所以“他们会像研究人员一样行事,他们会对那些农场周围的一些动物,也可能是人类及人类群体,进行抽样和调查。如果他们无法接近这些社群,他们会非常沮丧并告诉我们实情,也许不是他们还在中国的时候,但他们回来时会告诉我们。”Flahault还认为中国当局明白这一点,而且不想引发新的危机,使其国际信誉受到威胁。

曾锐生说:“这不是在找中国的麻烦。这是在处理全球卫生问题。”

(译自英语:樊桦)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